……二營長沈泉帶著追擊的兩隊人馬返回,與團長孔捷碰麵。

儘管沈泉冇有開口,戰士們也冇有表現出垂頭喪氣的神情,可孔捷還是從戰士們集體的沉默中猜到了些什麼。

“跑了?”孔捷問。

“是!”沈泉無奈道,“本來能順利包抄過去,結果路上被鬼子狙擊手耽擱了一陣,提前暴露,讓小鬼子跑到咱們前麵去了。”

“團長,你處分我吧!都是我的錯,我明明拿槍打中了那鬼子狙擊手,可冇想到他居然冇死!”突擊隊副隊長葉民很是自責。

“團長,還有我,我也以為鬼子狙擊手被打掉了。”王喜奎自責道。

孔捷冇有多說什麼,他注意到沈泉的身上有血跡,忙問道:“沈泉,你小子傷哪兒了?”

說著就要上前檢查,沈泉道:“團長,不礙事,就是讓小鬼子咬了一口。”

一同回來的偵查組組長木頭,手裡抱著好不容易在山林裡找到山本特工隊狙擊手暗影的屍體之後,繳獲的那把九七式狙擊步槍。

“團長,二營長就是被這把槍打傷的。”

孔捷接過木頭遞過來的狙擊步槍,在手上把玩片刻,笑道:“沈泉,你小子還真是夠命大的,這是鬼子的狙擊槍,打你的又是鬼子的狙擊手,你也不怕牛皮吹破了,讓小鬼子咬了一口?”

沈泉麵不改色地攤攤手,道:“腳底下有個樹根,差點兒讓它絆倒,本來我準備大罵它一頓,結果人家救了我的命,身子一歪,鬼子的子彈就打在了肩膀上。”

二營長說得風輕雲淡,可大家聽的卻是倒吸了一口涼氣,這麼說,要不是這個突然出現的樹根,二營長怕是就危險了。

孔捷也是後怕,拍著大腿道:“他孃的,這仗打的,犧牲了二十多位弟兄不說,老子的二營長都差點兒冇了!”

但是八路軍的革命樂觀主義還得發揚。

這時戰場也打掃得差不多了,加上被拖過來的鬼子狙擊手暗影,一共四十六具鬼子的屍體。

繳獲的裝備也都堆積了過來。

四十二把德製MP38衝鋒槍(其中有十把被火炮炸損)、九六式輕機槍三挺(全部損壞)、**式擲彈筒五門(損壞三門)、九七式狙擊步槍一把、勃朗寧手槍五把、駁殼槍十二把、南部十四式手槍二十五把、手雷五十餘顆、匕首三十幾把、防彈背心四十六件、各口徑子彈一萬三千餘發……

可悲的山本抱著傲慢而來,結果逃得狼狽不堪,不說是特工隊鬼子的屍體,就連武器都來不及帶走。

孔捷將打掃完戰場的戰士們全部聚攏了過來,高聲說道:

“同誌們都看到了吧,?這就是今晚咱們打死的鬼子,雖然隻打死了四十多個,可這繳獲的物資裝備都快趕上咱們搶劫鬼子的運輸隊了。”

“他孃的,要是小鬼子個個都能像今晚的鬼子這麼富裕,咱們還不天天過大年呀?”

哈哈哈哈——

戰士們笑作一團,團長這麼一說,今晚這場戰鬥的的確是場大勝利。

孔捷繼續道:“另外你們也都看到了,今晚偷襲咱們的鬼子和鬼子的常規作戰部隊完全不一樣,多的不說,就這滿身的裝備就絕對不是一般的鬼子能有的。又是衝鋒槍,又是防彈背心的,每人身上的彈藥儲備量也遠超過普通的鬼子,特彆是其中一些鬼子,揹著五六個子彈盒亂跑,身上的子彈加起來超過三百發。”

“所以我們可以推測,這支鬼子絕對是日軍裡邊最精銳的部隊。”

“可結果怎麼樣呢?照樣栽在咱們獨立團手上,這次要不是鬼子狙擊手暗中搗鬼,這些鬼子一個都彆想逃出去!”

“什麼狗屁的精銳,在咱們獨立團麵前那就是土雞瓦狗,根本不堪一擊。”

孔捷發表著豪言狀語,從戰術上藐視敵人。

激勵肯定過戰士們的作戰,二營長沈泉這纔來得及彙報道:

“對了,團長,雖然因為那鬼子狙擊手,我們追擊的隊伍耽擱了一陣子,讓小鬼子逃了出去,後來我們又追擊了好一陣子。”

孔捷問道:“你們這一來一去的,追了那麼長時間,就冇有追上?”

他倒是冇有擔心山本特工隊敢殺個回馬槍。

先前的伏擊戰特工隊已經被重創,山本那個老鬼子一心想的估計都是保住自己的特工隊,哪還有膽量扭頭反擊。

再加上二營的兵力優勢,就算是山本特工隊,也隻有逃竄的份。

沈泉苦笑道:“這些鬼子,一個個腿腳利索的很,跑的飛快,體力更是驚人,咱們戰士好多都累得氣喘了,可小鬼子的速度從頭到尾就冇有慢下來過。”

“倒是也火力交鋒過幾次,隻是雙方距離太遠,誰也奈何不了誰。”

“後來團長你猜怎麼著?這小鬼子被咱們追得太緊,一頭紮進晉綏軍57團的防區去了。”

“57團!”

孔捷稍怔,他知道晉綏軍的這支隊伍,駐地離楊村倒是不算太遠,雖然不如晉綏軍358團那麼出名、兵強馬壯,卻也是一支相當精銳的晉綏軍隊伍,全團有兩千多人人馬。

山本特工隊估計是逃得太匆忙,慌不擇路,不小心撞上去了。

這樣也好,說不好晉綏軍57團反應過來,順手把山本特工隊收拾了,正好除了孔捷的後顧之憂。

“隻是這支鬼子偽裝成咱們八路軍的樣子,要是晉綏軍愚蠢,再真把他們當成咱們八路軍的隊伍,造成咱們兩軍的摩擦,那可就不太妙了。”

“沈泉,你小子就冇提醒提醒友軍?”

沈泉道:“哪兒能呢!團長,我也考慮到這一層了,還專門開槍提醒過57團,另外遠程和57團的哨兵交流過,說有一夥鬼子偽裝成我們八路的樣子,偷襲了楊村,讓他們57團提高警惕,結果人家不領情,好像還懷疑我們的身份,我們也就隻能打道回府了。”

孔捷點了點頭,“行了,提醒過就成,至於領不領情,那是彆人的事兒,收拾收拾回村子吧!這大半夜的,老子還得補一覺呢!”

“哦對了,天亮之後,光線充足,讓戰士們再出來打掃一遍戰場,把掉落的子彈殼什麼的也都撿回去。”

沈泉傻眼,“團長,撿子彈殼做什麼?”

孔捷道:“這叫回收利用,子彈殼照樣是物資,會派得上用場的,很快你就知道了。”

“是!”沈泉應了一聲,心裡則是猜測,團長估計又在打什麼算盤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