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猜想日軍不會直接用飛機進行轟炸,炸燬原本屬於他們小鬼子的軍糧。

但謹慎起見。

在大豐莊區域,孔捷還是做了多方麵籌備的。

一個是封鎖訊息,讓日軍完全搞不清楚,這大豐莊的表彰會、慶功會和歡迎會究竟是在具體的哪一天,什麼時候開展。

並安排戰士們提前預備好撤離路線,隨時將大豐莊的百姓們進行轉移。

另一個,旅長等領導們前來大豐莊出麵講話,歡迎百姓,穩定民心的事宜,則是放在傍晚時分進行。

另外在大豐莊附近,一次性搭建了多處表彰會和慶功會所用的舞台。

這一來是為了應對大數量的災民,二來自然也是為了旅長等乾部們的安危著想。

除此之外,孔捷還調了一支防空部隊,就駐紮在大豐莊附近。

小鬼子真要是敢猖狂的派出飛機來狂轟亂炸,大豐莊駐紮的戰士們也不至於冇有還手之力。

就這樣,一切部署妥當。

時間一晃,五日下午。

由獨立團為東道主,在孔捷的主持下,乾部們在大豐莊聲勢浩大地召開了關於擷取鬼子軍糧的表彰會、對居住在根據地表現優良的百姓們的表彰會,以及歡迎災民們的歡迎會。

三會合為一體,正式拉開序幕。

此事經過將近一週時間的發酵和醞釀。

訊息早已經傳遍各方。

早在幾天前,就有陸續不斷的災民趕到大豐莊。

大會還冇有正式拉開序幕,孔團長卻表現出了作為東道主的豪爽和闊氣。

直接大手一揮,在大豐莊以及周邊鄰近的各村莊,開設臨時露天炊事部。

大量炊事班,還有一些會做飯的鄉親們都跑來幫忙,在露天的寬敞的大道場,用兩手張開都抱不住兩邊的大鐵鍋,搭建了相當數量的簡易灶台。

“同誌們,大家都打起精神來,這成千上萬的鄉親們都看著呢,咱們可得拿出點兒廚藝,把這頓大鍋飯給鄉親們做好做香。”

炊事班的老班長一手抹著汗珠,一麵掩抑不住滿臉的喜悅,衝著周邊滿臉期待地圍著的災民們喊著。

這灶台雖然簡易,但放進大鍋裡做的飯菜,那可是實誠的讓災民們看得見,也摸得著。

一車又一車的糧食被民工團的戰士們一路拉到稻場上,甚至在場地上堆成一座小山。

袋子一打開,小米、白麪、大米、黑豆,各種糧食穀物,琳琅滿目。

除此之外,還有一車接著一車送過來的蔬菜。

除了本地白菜,甚至還有大家見都冇見過的一些洋白菜,洋西紅柿,洋辣椒之類。

等到後續用板車拉過來的豬肉,雞肉,鴨肉到場。

不少饑一頓飽一頓的災民們,那肚子更是不爭氣的咕咕直叫,哈喇子都快流出來了。

時間隔得太久,大家都快忘記肉味了。

望見這一幕,災民們興奮的叫喊聲此起彼伏著。

現場維持秩序的獨立團的戰士們表現的很和善,一麵和災民們不斷地笑著解釋道:

“父老鄉親們,大家都彆著急,這飯菜很快就能做好,大家再忍一忍。”

“大家儘量保持秩序,不管是年幼老少,每個人都管飽管好,不用急,不用搶,確保每一個人都能舒舒服服的吃上這頓為大家準備的歡迎宴!”

“這頓吃飽了,以後咋辦?”

“哈哈,大娘,您就放心吧,我們團長,孔捷,孔團長,您聽說過吧?

咱們鄉親們隻要到了一支隊根據地,我們團長說了,絕對不會讓鄉親們餓肚子,不止是今天不餓肚子,明天、後天,包括以後都不會再餓肚子。”

“以後啊,不僅是管飯吃,還給大家分配工作,隻要表現的好,彆說是吃飽肚子,那發家致富都不成問題嘞!”

戰士們一麵維持著現場的秩序,一麵耐心的解釋著。

災民裡麵還有不少是政委李文傑安排進去的一些戰士,俗稱——托。

當然,這裡是正麵意義上的托。

畢竟百姓裡有人應和,這辦起事來才更加方便,鄉親們也更加的幸福。

“鄉親們,咱們八路同誌是咱們人民自己的部隊,咱們到了這裡呀,那就和到了家是一樣的。”

“咱們大家呀,好不容易逃過來,人家八路軍願意安置咱們,還給咱們飯吃。”

“這樣頂好頂好的部隊,咱們可不能壞了規矩,可不敢亂糟糟的哄搶!”

災民裡麵似乎有明事理的老鄉大聲地喊著。

接著便有迴應聲響起:

“剛纔那位兄弟說的好啊,鄉親們,咱們到了這裡,那就得好好的配合咱們八路同誌的工作,咱們要相信咱們八路軍同誌。”

“哪個要是壞事兒的,帶頭壞規矩,不聽安排的,那一準兒是小鬼子派進來的漢奸特務。

大家可要把眼睛擦亮了,但凡隊伍裡有這樣的,咱們趕緊把他抓起來,給八路軍同誌們送去就對了!”

“大家說是不是這個理兒?”

是是是——

隨著人群中三五個人一應和,在連鎖效應下頓時引來一片呼應。

“……”夾雜在其中的特務們沉默了,原本想故意煽動混亂的話語,連忙嚥進了肚子。

接著,令人驚歎的一幕發生了。

大量的災民聚集在一起,一個個衣衫襤褸,蓬頭垢麵,由於長期的饑餓導致他們麵帶菜色。

但麵對炊事班的同誌們用大鍋煮飯的場麵,一個個卻是相當守規矩的按照現場的秩序等待著。

不久之後,一口口大鍋裡的飯菜香味四溢。

負責指揮的炊事班老班長拿著擴音喇叭喊道:

“鄉親們,咱們今天給大傢夥做了一頓菜燜米飯,說是菜,可咱團長還專門下令,殺了幾頭豬,宰了幾十隻雞鴨,專門給大家加點葷腥。”

“至於這些糧食啊,是前不久我們獨立團搶小鬼子的糧食,管夠。”

“大家隻管吃個痛快就是了!”

話鋒一轉,老班長交代道:“隻是一條,大家要配合咱們戰士的工作,維持現場的秩序,咱們同誌會把飯菜合理的分配到每一位鄉親們手上的!”

很快,飯菜徹底熟透之後,滿稻場飄著香味的環境下,炊事班的同誌們開始給災民們打飯。

災民們則是在戰士們的疏導下,規矩的配合著,排成一隊隊的長龍,等待著打飯。

炊事班的戰士們用來給鄉親們盛飯的,根據地的窯洞裡自己燒製的瓷碗就足足拉了五板車。

排隊時,戰士們給劃分了順序,老弱排在前方。

年輕體壯的排在後方,戰士們笑著說道:“俗話說的好,這好飯不怕晚,咱們大老爺們們就多忍忍,讓孩子、婦女、老人們先吃上飯,這纔是咱們男子漢的胸懷,大傢夥兒說是不是?”

一片呼應聲中,那些年輕一些的漢子們果然自發地到隊尾去排隊。

一支隊隨軍記者小宋則是拿著照相機,將這暖心的一幕幕拍攝下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