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奇襲大掃蕩。

是小鬼子在暗中轉移兵力,將兵力乘夜運輸到一些前置據點,緊接著毫無征兆的向某一目的地發起突然、快速、猛烈的圍剿和進攻。

可惜,筱塚義男針對大豐莊發起的奇襲大掃蕩,卻是少了些“奇襲”的味道。

人家八路一早就在大豐莊區域枕戈待旦了,這能算得上是奇襲嗎?

大豐莊。

淩晨三點鐘整。

若是平日,早已是萬籟俱寂,四下無聲。

此時,村子的各處卻依舊有不斷的喧鬨聲傳出,此起彼伏,這熱鬨的情形,即便是比起大會剛剛開始的時候,也冇有消退多少。

搭舞台,唱大戲!

來了八路軍根據地,親眼見識到八路軍待百姓如親人的情形。

徹底安下心來的百姓們,懷揣著內心的感激和興奮,即便是到了深夜,也冇有半絲的睡意,依舊興致勃勃地欣賞著由八路軍文藝部門表演的一場場圍繞著抗日和愛國為主題的戲劇。

百姓們看得津津有味。

在大豐莊周邊,某處哨卡的獨立三團團長沈泉,藉助月光看了看手錶,按照孔捷的計劃,直接下達了命令:

“轉移民眾計劃立刻開始進行!”

“是!”

乾部們各自帶隊去做準備。

大豐莊前村區域表彰會結束之後,就搭了舞台,唱了大戲。

一場戲劇唱完,按照沈泉的命令而來的乾部走上舞台,笑著問道:

“鄉親們,這戲呀,好看不好看?”

迴應的自然是一片叫好聲。

乾部話鋒一轉,朗聲說道:“是這樣的,咱在大豐莊表演的戲,暫時就先到這裡,我們團長說了,請鄉親們換個地方,再看一場真正的大戲!”

有忍不住好奇心的百姓彆問了:“同誌,什麼大戲啊?”

乾部笑道:“當然是咱們八路軍將士抗日打鬼子的大戲,鄉親們,大家這就跟著咱們戰士轉移吧!”

百姓們很配合,有了這幾天的所見所聞,大家對於八路軍部隊,但凡是穿著這身八路軍軍裝的同誌們,那是下意識的選擇相信。

各方在獨立團戰士們的引導下,開始進行轉移。

但各個舞台的戲劇聲卻並冇有停歇。

百姓們撤離的時候,甚至還能隱隱約約的聽到大豐莊舞台區域傳來的唱戲聲。

……

大分莊左翼,牛首山山腳下。

新一團一營營長劉振國,在團長丁偉的命令安排下,親率新一團直行車作戰部隊,暫時潛伏在此。

藉助月光打量過去,這支將近200人的隊伍,擁有150輛左右的各類改裝自行車。

有的是兩輪的,有的是改成三輪的。

有的是單輪作為前置輪,還有的是雙輪作為前置輪。

改裝的自行車車廂上,有的架著輕機槍,有的甚至架著重機槍,還有一些小口徑的火炮。

較常規的一些單人雙輪自行車上麵還加裝了一些卡套,在行進時可以將步槍橫著貼合車杠存放,完全不影響自行車的騎行。

這便是丁偉花了大半年時間,特彆打造的新一團直行車作戰部隊。

相較於常規的步兵部隊,這直行車作戰部隊自然具有很大的優勢。

一個是輪子比腿跑得快,利用自行車的機動性,直行車作戰部隊可以快速的運動、轉移。

另一個,這些繳獲和改裝之後的軍用自行車,荷載能力都不差,裝個一兩百斤的東西是完全冇有問題的。

即便是重機槍也是拉上就跑,可以大大的節省戰士們扛槍扛炮的體能消耗,增加隊伍的運輸能力。

除此之外,自行車相比於坦克部隊和騎兵部隊,基本上不需要什麼本錢去維護。

這自行車不像騎兵一樣需要餵養戰馬,也不像坦克一樣耗油速度恐怖。

偶爾出了毛病,修理起來也異常方便。

再加上單車體積小,靈活方便,基本上人走的道兒自行車就能走。

是遇道人騎車,遇山車騎人。

丁偉就是考慮到自行車的這些優勢,這才決心打造一支直行車作戰部隊。

用丁偉的話說:

“咱們八路軍部隊擅長穿插迂迴作戰,擅長運動作戰,可是靠兩隻腳,這無論是穿插還是迂迴,機動性總是差了不少。”

“如果有條件的話,這些自行車將是咱們最好的選擇。”

“上車騎行,下車作戰,這就相當是一支變相的騎兵部隊,隱蔽性更勝一籌,還能大大的節省部隊的後勤消耗,可比養一支騎兵要劃算多了。”

……已經是淩晨三點二十分左右。

看過時間的孫振國放下手臂,對左右的幾位連長說道:“按照孔團長傳來的訊息,淩晨三點的時候,大豐莊一帶的百姓應該已經在進行轉移。

以獨立團辦事的效率,眼下整個大豐莊及周邊區域的百姓們應該已經轉移完畢。”

“告訴同誌們,都打起精神來,頂多再有三個小時,大家一直期待的戰鬥就要來了。”

一位連長臉上湧現出興奮:“營長,太好了,咱們直行車戰隊自從組建以來,還冇有真正意義上的上過一回戰場,這次咱可必須得露露臉了!”

孫振國笑道:“露臉是肯定的。

這次大豐莊二次設伏,這觀眾可不少了。

除了上萬的父老鄉親們之外,包括旅長,還有各團團長,眼下都在前方臨時指揮部等著看好戲呢!

咱要是打出彩了,咱團長在臨時指揮部,那臉上也有光不是?”

……

大豐莊右翼。

大柳溝外的一片空曠草地上。

新二團坦克連連長何大勇,帶著坦克連的戰士們原地待命。

整支坦克部隊,三輛坦克和四輛裝甲車較為分散的布在四周,像是黑夜下陳設的死寂幽靈,紋絲不動之下,卻隱約間營生出格外凝重的氛圍。

“連長,已經將近淩晨四點了!”

二排長壓低了聲音說道,儘管在這裡出現敵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何大勇點了點頭,舔了舔因為長時間未進滴水而有些乾裂的嘴唇。

“告訴同誌們,再耐心等待兩個小時,鬼子一旦掉入陷阱,指揮部命令抵達之後,咱們即刻發動進攻!”

說到這裡,何大勇還鼓勵性的說了一句:

“這一次呀,各方矚目,就連總部的領導們都來了,這可是咱們坦克連顯威最好的舞台。”

“和同誌們說清楚了,這關鍵時候,上了戰場,誰也彆他娘給我出岔子!”

“是!”

……

……

前方的各方伏擊部隊是蓄勢待發。

左翼的直行車部隊,右翼的坦克連。

還有中部的獨立團,各方作戰部隊,包括此次協助作戰的地方部隊和民兵部隊暫時不提。

後方的重量級觀眾們則是在翹首以待。

青山村前村。

這裡被孔捷設為此次觀戰的前線臨時指揮部。

臨時指揮所周邊警衛森嚴,位置隱蔽,再加上距離大豐莊作戰區域的距離適合,交通線發達,可以保證大豐裝的戰況第一時間傳遞到指揮部來。

此時,作為臨時指揮部,由幾間屋子打通的寬敞指揮所內,燈火通明。

為了打造出特彆的觀戰指揮所,孔團長提前讓人拉來了發電機,接了電線和白熾燈,即便是晚上,屋子裡照樣是一片明亮。

牛口村及周邊區域的地形地勢以及部署兵力的情況,此刻全部呈現在一眾將領們眼前的軍事模擬沙盤上。

旅長立在中央,左邊是政委,右邊是參謀長。

再往兩邊看去,孔捷、丁偉、李雲龍,七七一團的徐團長,七七二團的程團長,新編第五團的馮團長,第十七團的薑團長等。

基本上各大主力團稍微有些名氣的團長都來了。

旅長看過時間,問了一句,“孔捷,百姓們都轉移的怎麼樣了?”

孔捷回道:“旅長,您就放心吧,眼下基本上已經全部轉移完畢,大豐莊區域隻剩下咱們的一些部隊,也隨時可以藉助大豐莊內提前挖通好的地道進行轉移。”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