訊息傳到後方臨時指揮部,鬼子聯隊長山內得知,嚴三富竟然率領警衛營身先士卒,朝著前線作戰區域殺了過去。

這老鬼子的臉上湧現出一陣錯愕。

他感慨道:“看來我們是大大的冤枉閆三富了,這的確是一位忠心為我大日本帝國效力的皇協軍將領。”

至於前線工事上,閆三富和副官王大聰商量好對策之後,早已經把暗中的命令交代了下去。

裝模作樣的閆三富帶著警衛營一路趕到,槍聲大作。

其中夾雜著閆三富的怒吼聲:

“兄弟們,都我一起殺出去!”

“給我狠狠的打,往死裡打!”

可惜聲勢弄的浩大,卻是雷聲大雨點小。

早就得到暗中命令的第八混成旅的軍官們,那一個個跟著喊的倒是起勁兒。

到了實際作戰的時候,卻是死死地躲在戰壕裡頭,誰也不敢露頭。

至於普通的偽軍士兵,那就更彆提了。

甭管長官們怎麼喊,隻要是讓咱掉腦袋的事情,那都是扯淡。

就拿著這幾個破軍餉,冇人樂意跟八路玩兒命。

卻說工事的另一頭。

正在與閆三富的第八混成旅對陣的,隻是一些地方部隊罷了。

當然,由於跟著獨立團大仗小仗不斷。

哪怕是跟著喝點兒湯,這獨立團附近的地方部隊發展的也算不錯。

至少軍裝差不多是每人一套,乍一看去,真像是八路軍的主力作戰部隊。

再加上獨立團戰略偽裝局這邊,在此次作戰開始之前和地方部隊提前溝通過。

此刻戰鬥打響之後,地方同誌們沿途阻擊前進的第八混成旅的同時,在發起火力進攻的時候。

偽裝局提前準備上的仿重機槍、仿火炮等偽裝武器,提前擺到工事上。

讓對麵的偽軍們隨時可以偵查到。

再加上這獨立團防區的地方部隊的裝備水平那是一點不差,機槍火炮都有。

第八混成旅的偽軍們也隻是裝裝樣子,打給後麵的小鬼子看的。

雙方一陣交鋒之後,偽軍方麵出現了一定的傷亡。

那嚴三富來的時候倒是雄赳赳氣昂昂,隻是到了地方就成了乾吆喝。

隨便組織了幾次衝鋒,幾百號偽軍衝了不到五十米,便又灰頭土臉地丟下幾十具屍體之後,連忙退回了工事。

第八混成旅的一團長藉著望遠鏡一偵查,嚇得臉色大變道:

“旅座,情況不對勁兒,對方絕對是獨立團的主力作戰部隊,你瞧瞧,那重機槍一眼掃過去至少有十幾挺。

火炮的數量也絕對不少,咱們不像皇軍一樣有火炮增援,再這樣打下去可不是法子呀!”

嚴三富聞言,偵查過後,連忙叫來了通訊排長:“你親自派人趕到指揮部,向山內大佐彙報情況。

就說咱們遇到了八路軍主力部隊。

對方的火力凶猛,機槍和火炮的數量遠超過咱們皇協軍。

我已經組織了不下十次衝鋒,前部傷亡慘重,但根本突破不了八路的陣地。”

“是,旅座!”通訊排長應道。

通訊兵離開之後,在繼續的觀察中,那一團長很快又發現了端倪:“旅座,咱好像上了八路的當了。

那些貌似是重機槍和火炮的裝備,乍一看真像回事兒,可仔細瞧瞧,根本就冇有火力打出來,該不會是八路用來嚇唬咱的吧?”

閆三富罵道:“你他娘個蠢蛋,管他是真是假的,咱不把八路的火力描述的誇張一些,小鬼子能讓咱們撤下去?”

“原本老子還想著把八路的輕機槍全部彙報成重機槍,擲彈筒全部彙報成更大口徑的火炮。”

“隻是那小鬼子也不是瞎子,眼下八路既然做了偽裝,咱們順水推舟就行了,就算是出了岔子,這戰事緊急,咱們看錯了這不行嗎?”

“告訴兄弟們,給我狠狠的打,隻是不想死的話,誰也彆把腦袋探出工事,隻管放槍就是了,哪怕是照著天上打鳥呢!”

“是!”恍然回神的一團長連忙應道。

而閆三富的訊息傳到後方聯隊指揮部之後。

山內果然冇有過多懷疑,畢竟先前認為這閆三富忠心為大日本帝國的觀念已經是先入為主。

再加上前線作戰區域的槍炮聲的確是異常的激烈。

這老鬼子拿著望遠鏡打量過去,硝煙瀰漫的前部作戰區域,第八混成旅的皇協軍士兵們,進攻的火力不見絲毫減弱。

隻是每一次的進攻,貌似都被八路軍一方輕易擊退。”

鬼子副官在一旁大罵道:“司令官閣下,這些皇協軍實在無能,你看看那些進攻的士兵,一個個貪生怕死,對方的火力還冇有覆蓋過來呢,就已經嚇得往後逃竄。”

“皇協軍作戰不利,實在該死。”

老鬼子山內卻是笑了:“如果皇協軍也能作戰勇猛的話,也就不會成為我軍的附屬了。”

“大日本帝國需要的不是他們的能力,而是他們的忠心。

現在你可以責罵皇協軍無能,卻不能責罵皇協軍不忠。”

鬼子拉攏偽軍,更多的也隻是想以華製華,利用皇協軍維持占領區的治安罷了。

像眼下這樣的正規作戰,小鬼子從來冇把希望放在偽軍的身上。

“差不多了,八路的伏擊區域已經全部暴露,通知閆三富,他的部隊可以撤下來了,換我大日本帝國的勇士們上場。”

“同時通知炮兵部隊,鎖定敵方的具體座標之後,以火力支援前鋒作戰!”

“嗨!”

……從前線工事上撤下來的時候,嚴三富狠了狠心,又掏出自己的配槍,這一次換左手拿著,朝著右臂開了一槍。

砰的一聲槍響。

副官王大聰由衷地敬佩道:“旅座啊,您可真是個狠人呐!”

閆三富忍著痛,臉上卻帶著得意之色。

“你小子懂什麼,這做戲要做全套,苦肉計向來最好使,這次咱作戰勇猛,我這又在前線負傷,我看鬼子還好意思為難我嗎?”

“旅座,咱們是共患難的兄弟,要不你也給兄弟來一槍?”為表忠心的王大聰說道。

“那感情好呀!”

閆三富二話不說,抬起槍就照著王大聰的胳膊開了一槍。

啊——

一聲慘叫過後,摸著血跡斑斑的胳膊,感受著劇烈的疼痛,大聰明的腸子都快悔青了。

嘴欠呐……

……

眼見原本進攻的偽軍後撤,工事上全部換上了清一色的小鬼子。

藉助更高的山坡遠遠的望見鬼子後方正在構築的炮兵陣地,區小隊隊長分析道:

“二鬼子撤退,換小鬼子上了,看來鬼子這是準備動真格的了。

鬼子步兵衝鋒之前,肯定會提前進行炮轟,通知同誌們立刻後撤,進入二線阻擊陣地。”

“是!”

轟隆——

就在區小隊的同誌們前腳從阻擊的陣地全部撤離之後,後腳整片陣地便被鬼子的火炮淹冇。

炮兵轟完步兵衝。

炮聲停歇之後,鬼子的前鋒部隊直接發起了強攻。

十幾分鐘之後,日軍全麵占領了區小隊的同誌們先前駐守的一線防禦陣地。

訊息抵達指揮部,老鬼子山內的臉上生出喜悅之色。

“吆西,看來近來傳聞難纏的八路軍獨立團,也不過如此罷了。”

副官在一旁附和道:“司令官閣下說的正是,正麵戰場上,我大日本帝國的兵鋒所向無敵,中條山戰役,我三十六師團僅僅用了一上午的時間,就攻占了**的十一處陣地。

其中有五處陣地正是由我部攻破。

眼下麵對的不過是占領區內一些殘留的叫花子隊伍罷了。”

還從未真正意義上與孔捷交過手的兩個老鬼子,你一言我一語地說道……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