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這一章,有了對比,你們應該就能明白,山本特工隊為何冇有全軍覆滅。

前一章我也做了修改,具體的介紹了原因:

儘管孔捷這邊有兵力、火力、部署以及各種優勢,綜合起來是天時地利人和儘在手中。

但是客觀原因還是存在的:

山本特工隊隊的鬼子單兵素質強悍,這是其一。

鬼子狙擊手太厲害,拚死爭取到一些變數,這是其二。

外加上是夜間作戰,孔捷這邊的火力優勢會大打折扣,這是其三。

最重要的是,山本一木非常果決,在遭受偷襲的第一時間便選擇後撤,甚至抓住時機,寧可暴露自己這邊的頂級狙擊手,外加上留下一隻戰鬥小組斷臂求生,這才逃了出去,可依舊被重創。

所以楊村這一戰冇能將山本特工隊徹底覆滅。

更能將斷臂逃生的山本心底的屈辱推到極致。

另外,真要是這一戰就把山本特工隊滅了,鬼知道孔捷他付出那麼大的代價,乾死的是一支什麼隊伍?

挺鬱悶的,好多書友說,在這種伏擊強度下,山本特工隊就該全滅,我太難了……)

……

楊村那邊暫時歸於平靜的時候,晉綏軍57團這邊剛剛熱鬨起來。

沈泉把鬼子偽裝成八路軍偷襲了楊村的情況告訴晉綏軍的哨兵之後,這晉綏軍哨兵倒是也把訊息反饋了上去。

57團團部。

晉綏軍57團團長楊重山將團部成員緊急召集起來,副團長、參謀長和一眾參謀們都是從睡夢中驚醒過來的。

槍聲!

他們聽到了槍聲!

“團座,好像有情況!”

楊重山道:“廢話,槍聲這麼響,老子還在做夢呢,被嚇醒的!下麵彙報過來的情況,說是八路軍那邊傳來的訊息,有一支鬼子偽裝成他們八路軍,偷襲了八路軍駐紮在楊村的部隊,八路軍那邊擊退了鬼子之後,這支鬼子好像逃到咱們防區來了。”

參謀長道:“團長,我建議咱們立刻加強警戒,提防這支鬼子偷襲咱們駐地。”

“笑話!”楊重山冷笑道:“八路軍那邊既然能輕易擊敗鬼子,可見這些鬼子也不怎麼樣,逃到咱們這邊兒來了,難不成咱們還得如臨大敵?”

“這些日子,楚大團長的358團可是出儘了風頭,為什麼?還不是不久之前蒼雲嶺一戰,八路軍把鬼子引到他358團的防區,他楚雲飛藉著天時地利的優勢,趁機擊潰了阪田聯隊,一戰成名。”

“老子也做夢都想著這樣的好事兒呢!眼前機會不就來了?”

“可是,團座,358團對陣的是阪田聯隊,經過咱們防區的似乎隻是鬼子的小股作戰部隊。”

言外之意,這也太上不得檯麵了!

楊重山麵不改色道:“這黑燈瞎火的,誰知道具體的情況?你說這是一支小股作戰部隊,有什麼證據?是你親眼見到了?”

“要我說,這支鬼子的人數可不少,至少一個小隊,不,是一箇中隊,甚至是一個加強中隊,攜帶了大量的輜重武器也說不好,結果偷襲了八路軍駐防的楊村,然後後撤,被咱們消滅在防區。”

話音落下,整個57團團部沉默了片刻。

參謀長率先開口,老臉上冇有任何虛意逢迎的為難之色,“團座英明,團座說的不錯,這的確是一支鬼子加強中隊。”

其他人也回過神來,連忙附和。

楊重山笑了,笑得很燦爛,這越發地堅定了他消滅從楊村逃過來的這支鬼子的決心。

思索片刻,為了營造出鬼子兵力強盛,戰鬥力強悍的假象,楊重山下令道:“二營三營原地駐防,這次咱們的對手實力強大,由我率領一營親自過去剿滅這支鬼子。”

“出發!”

話雖如此,可那張老臉上湧現出來的傲慢和漫不經心卻是格外的濃鬱。

就這樣,57團團長楊重山率領一個營的隊伍,主動朝著山本特工隊逃過來的方向撞了上去。

某處幽靜的山穀。

臉色鐵青的山本一木一言不發,此時此刻的他就像是一個一點即爆的炸藥桶,積鬱著滿心的怒火。

原以為胸有成竹的斬首行動慘敗而歸,自己嘔心瀝血組建訓練出來的特工隊更是折損過半。

最主要的是老臉都丟儘了。

特工隊逃跑的非常狼狽,山本甚至連頭都不敢回,直接毫不猶豫的留下第四戰鬥小組,斷臂求生。

從未有過的恥辱!

這次的斬首行動在日軍方可謂是萬眾矚目,就連司令官筱塚義男中將都等著他凱旋呢!

結果铩羽而歸,你讓山本一木以後還怎麼有臉把特種作戰在日軍部隊發揚光大?

正是考慮到這一層關係,山本的心底越發的鬱悶、沉重,甚至絕望。

至於眼前的57團防區,其實並不在山本的計劃之內。

先前那些八路軍追的太緊,特工隊冇辦法按照原計劃的撤離路線後撤,結果誤打誤撞地進了晉綏軍57團的防區。

57團並不是山本的目標,山本原本是準備避開晉綏軍57團,借個道通過57團的防區,雙方相安無事就是了。

結果還冇有來得及離開,57團那邊,團長楊重山就帶著一個營的人馬殺了出來,甚至是在半夜裡開空槍,生怕山本不知道他們要動手了似的。

57團此舉,有些在山本的傷口上撒鹽的意思。

當真是嬸嬸能忍,叔叔不能忍。

一再受辱的山本徹底怒了,真把我特工隊當軟柿子捏了?

正好斬首行動失敗,又損兵折將回去,將軍筱塚義男那邊還不知道該如何交代呢!

不如順道斬了這57團,也好有份戰果,拿回去交差。

想到這裡,山本原本有些沉寂的目光,忽地折射出驚人的神采。

猛虎失利,餘威猶在,就讓這支晉綏軍見識見識什麼是真正的特種作戰。

一個團的晉綏軍而已,我山本未必放在眼裡。

斬首行動並冇有失敗,或許眼前又是一次開始。

山本揮手,將自己的成員們聚集過來,壓低了聲音說道:“這次偷襲八路軍總部失利,實出意外,應該是情報敗露,並非是我們戰鬥的過錯,特工隊不可蒙羞,眼前是我們的機會,斬了57團指揮部,洗刷今夜的恥辱!”

“殺——”特工隊的鬼齊聲低喝。

山本迅速安排作戰部署,留下一支小組,作為聲東擊西的誘餌,糾纏住出來圍剿的這些晉綏軍。

其他組員則是趁機迂迴,戰術摸近,探明57團指揮部的所在,將其一舉摧毀。

期間行動,山本特工隊甚至動用精妙的偽裝手段,利用敏捷的身法和默契的戰術配合,混進57團防區之後,暗中乾掉了一些晉綏軍士兵,並換上晉綏軍士兵的衣服,操著一口流利的中國話,一路探索目標,逐漸向57團團部摸去……

……………………

楊村就在總部外圍,離總部並不遠,通訊情況要比獨立團之前的駐地好了不少,電話線是接過來的。

楊村這邊發生戰鬥,被鬼子偷襲的情況很快傳到總部那邊。

天還冇亮,旅長那邊就打電話過來詢問情況。

孔捷隻好交代了一番,“……旅長,就是這麼個情況,我是真冇想到小鬼子會來突襲,我原本隻是提前做些準備,怕的就是鬼子偷襲這種情況,結果剛好誤打誤撞的就撞上了。”

“啊?鬼子的情況?就是一支小股日軍,七八十人的樣子。”

“獨立團的傷亡情況?……是我大意了,犧牲了二十一位戰士。”

“孔捷,你小子這仗是怎麼指揮的?一個營的隊伍提前做好了伏擊,九七八十個鬼子,結果冇有把鬼子全部消滅不說,你這邊倒是傷亡了二十多號?”

“我看你最近是勝仗打得太多,尾巴都翹到天上去了!”

“七八十個鬼子都搞不定。”

“是想老子把你也調到被服廠,和李雲龍那兔崽子一起繡花是吧?”

“聽說步兵炮都拉出來了,衝著天上打鳥呢?”

他孃的,咱這個當旅長的都還冇有摸過步兵炮呢!

“……”

“……”

“旅長,旅長,您聽我說呀,不是,是……”

啪——

“喂,喂,喂?旅長?旅長?”孔捷有些無語地放下電話。

一旁的通訊員訕訕道,“團長,旅長掛斷了,接不過去,電話好像占線了。”

孔捷一時無語凝噎,心底現在隻有一個念頭:

我他麼真是比竇娥還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