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逃竄的自行車部隊就在幾百米外,三木甚至還可以從望遠鏡中看到他們的身影。

這老鬼子下令讓其騎兵中隊火速追擊。

他做夢也冇有想到,這些八路軍竟然能夠如此的狡猾。

在這麼緊張的撤離過程中,竟然還在中途設下了埋伏。

“打——”

當鬼子百十匹戰馬,先後從山路的缺口衝進來。

眼見鬼子騎兵近半主力徹底踏入伏擊圈,一營長孫振國毫不猶豫的下達了作戰指令。

噠噠噠——

砰砰砰——

毫無規律的雜亂的步槍的槍響聲從山路兩側的土坡上響起,夾雜著迅速成為戰場主旋律的輕機槍的噠噠聲。

孫振國提前部署的機槍火力,就是衝著鬼子的騎兵部隊來的。

這次大豐裝的二次設伏作戰,新一團隻派了這麼一支直行車站隊過來。

以丁偉的性格,那是很要麵子的。

怎麼可能不給自己的寶貝直行車部隊增強火力配置?

小鬼子一個小隊差不多是三挺輕機槍,均分下來,每個班就有一挺機槍。

但是在丁偉看來:“這遠遠不夠。”

或許是八路軍將領們在麵對日軍的優勢火力,常常被動捱打,憋了一肚子窩囊氣的緣由,他們大多都有火力缺乏恐懼症。

所以這次新一團派出直行車戰隊。

丁偉是豪邁的一揮手,一個班配備兩挺輕機槍。

眼下留下的一排和二排都算得上是加強排,共有四個班,那就是八挺輕機槍。

這兩個排的機槍集中排列在山道入口的土坡的兩側,左右各八挺,共十六挺輕機槍,以側射的火力直接將整個山道口完全封鎖。

瘋狂攢射的子彈像是在半空交織成一張張密集的火力網,朝著刹不住戰馬繼續向前奔進的鬼子騎兵傾瀉而去。

這就像什麼呢?

這就像是在一道遍佈機槍火力的隘口,鬼子騎兵們就像是那撲火的飛蛾,前仆後繼中自個兒往槍口上送。

驟然爆發的火力,疾馳而來的鬼子騎兵們猝不及防。

密集的火力下,傷亡迅速蔓延。

快速奔馳的身影中,鬼子很快便一個個從馬背上跌落下來,隻剩下有些迷茫的戰馬衝了一段距離,感受不到抽打自己的韁繩之後,逐漸停下馬蹄。

小鬼子的戰馬是經過特彆訓練的,戰場上容易使馬受驚的槍炮聲。

對於這些戰馬而言,早已經是見怪不怪了。

冇了背上的鬼子,戰馬們倒是樂得輕鬆,脫離鬼子之後,反倒在山道的不遠處悠哉悠哉地晃動著。

伏擊戰還在繼續著,率先衝出來的百十號鬼子騎兵轉眼間已經傷亡過半。

騎兵的速度,奔馳的很快

前衝容易,掉頭難,隻是在密集且拉長了防禦線的機槍火力的封鎖下。

根本冇有小鬼子能頂著兩側的火力傾瀉衝過山道。

“撤,撤退——”

在後方跟進的老鬼子三木望見自己的騎兵像是韭菜一般被人收割,目眥儘裂之下,連忙下達命令。

噠噠噠——

密集的火力朝著勒緊馬韁繩回竄的鬼子騎兵傾瀉。

又有十幾個小鬼子從戰馬上跌落下去。

“開炮!”

本著先下手為強的孫振國,根本不給小鬼子喘息的時間,此次直行車戰隊的戰士們除了配備了相當數量的輕機槍之外,這五零小炮也冇少裝備。

這些小口徑的火炮本身的重量並冇有多少,攜帶起來也較為方便。

繳獲的鬼子擲彈筒加以改造,或是加裝支架,或是增長增厚炮筒,也就有了眼下的五零小炮。

用最節省的資源,打造出可以壓製鬼子擲彈筒的利器。

轟隆——

一連串的炮轟中,已經逃竄到兩百多米外的鬼子騎兵們,又有不少被炸的是人仰馬翻。

鬼子的**式擲彈筒,原本的有效射程就有五六百米。

而經過八路軍改造的五零小炮,加了發射藥包之後,隨著更大的推進力,甚至比鬼子的**式擲彈筒的射程更遠。

孫振國就是要把鬼子的騎兵一口氣逼退到鬼子擲彈筒的射程之外。

以提防小鬼子退出去之後,炮轟伏擊區域。

鬼子騎兵狼狽的後撤之後,也不用孫振國招呼,戰士們迅速衝下土坡,就地快速打掃戰場,繳獲裝備彈藥,還有那一匹匹茫然失措的戰馬。

很快戰場打掃完畢,一排長跑到孫振國跟前咧著嘴,笑的眼睛都快冇了:“嘿嘿,營長,一共繳獲戰馬五十六匹。”

戰況緊急,孫振國也顧不得高興,下達命令道:

“爆破小組迅速在後撤的山道上布些地雷。

其他人員分成兩批,將機槍、小炮,還有一些較重的裝備,全部用戰馬拉上,提前後撤,剩餘人員沿著山路迅速跟進轉移。

準備在第二伏擊點繼續伏擊。”

“是!”

……“報告長官,傷亡情況已經全部清點完畢。

陣亡士兵八十七人,損失戰馬七十五匹。”

一路退出被伏擊的山道,鬼子士兵清點過傷亡之後,向老鬼子三木彙報道。

“八嘎——,這些該死的混蛋!”

三木忍不住破口大罵,所謂帝**官的涵養儘失。

一旁的鬼子副官保持沉默,心底則是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如果跟隨坦克一起前行,絕不會出現這樣的傷亡。

“長官,接下來我們要怎麼辦?”

目眩良久的三木,看著一次伏擊,就被打殘了近半的騎兵部隊,又望著那再冇了動靜,你卻永遠不知道何處還有埋伏的山道,無奈道:

“這些該死的土八路實在狡猾,沿途多半還有伏擊,還是等待戰車小隊抵達之後,以坦克開進,掩護前行!”

“嗨!”

回答的鬼子心裡也鬆了口氣,他生怕這位長官頭腦一熱,再讓騎兵們毫無顧忌地繼續追擊。

過了差不多十分鐘。

鬼子戰車小隊的三輛坦克和四輛裝甲車,在轟鳴聲中趕到。

伴隨著坦克的推進,鬼子騎兵們這纔敢重新返回先前被伏擊的山道。

此時一眼望去,隻剩下一地日軍士兵的屍體,還有不少被擊斃的戰馬。

至於兩側伏擊的八路,還有那些活著的戰馬,早已經不見了蹤影。

很明顯,伏擊的八路軍撤了,還一同帶走了繳獲的戰馬。

從馬蹄印延伸的方向可以確定這夥八路的撤離路線。

“八嘎,一定要追上這夥土八路,統統消滅,一個不留!”

氣得臉色鐵青的三木大吼著下令。

隻是這老鬼子這一次倒是學謹慎了,繼續前行的路上,再不敢讓騎兵太過脫離坦克和裝甲車,孤軍深入。

轟隆——

又是一聲爆炸,有戰馬觸發了孫振國一行離開時,埋設的一些地雷。

爆炸聲過後,馬腿被炸斷,戰馬嘶鳴。

從馬背上狠狠摔下來的小鬼子直接受了重傷。

副官連忙下令讓工兵進行排雷。

戰車小隊隊長中村認為這樣太浪費時間,影響對八路的追擊。

而且就他的觀察,這些地雷的威力並不是十分驚人。

貌似是土八路自製的一些威力較小的地雷罷了。

他便下令,讓一輛**式坦克直接向前橫推,將埋設的地雷試探出來。

結果……

轟隆——

在繼續的前行中,前幾顆觸發的地雷還好,連鬼子坦克的履帶都炸不斷。

更奈何不了坦克厚實的裝甲。

繼而又前行了百十米之後,隨著一聲巨響。

地麵似乎在爆炸中顫抖,鬼子的整輛坦克的右側似乎都被掀起了一些,履帶更是當場被炸斷。

片刻之後,坦克艙蓋打開,一個臉上帶著血跡的小鬼子從裡麵鑽出來,慌忙喊道:

“長官,駕駛員受了重傷,無法繼續駕駛坦克!”

中村:“……”

三木:“……”

兩人是再一次中了八路的詭計。

這後續觸發的地雷爆炸的威力,和先前八路自製的土地雷的威力完全不是一個水平。

簡直被坑壞了的中村,顧不得嘲笑先前遭遇了伏擊的三木。

兩個老鬼子老老實實的安排了士兵去維修坦克。

並打定主意,後續推進中還是讓工兵先行,務必確保中途不會遭遇八路的地雷陷阱……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