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豐莊二次突襲的慘敗,徹底斷絕了日軍企圖從大豐莊奪回被八路截獲的軍糧的奢望。

大豐莊二次設伏期間,孔捷已經趁著日軍的注意力儘數被吸引,在大豐莊一帶地方部隊、民兵、百姓的配合下,將當初截獲了鬼子的三輛軍用運輸列車,繳獲的分散藏匿的軍糧暗中運往根據地。

其中高峰期正是獨立團的文藝乾部們在大豐莊搭舞台、唱大戲的那幾天。

當真是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一個空殼子的大豐莊,愣是把鬼子的注意力給騙了過來。

太原城內。

日軍駐山西第一軍司令部。

鬼子司令官筱塚義男正和參謀長北川在研究整個三晉方麵的戰局。

儘管很不願意承認,但筱塚義男分析過局勢之後,還是麵色凝重地開口道:

“大豐莊奇襲大掃蕩的失敗,山內與川上聯隊傷亡慘重,我大日本帝國士氣因此受損,這是其一。

其二,我軍為了籌備一次性給予八路軍重創的大掃蕩,依托交通線大量向八路軍根據地推進修建的前進據點,在此次作戰中也被這該死的獨立團破壞了不少。

外加旱災嚴重,各縣糧食短缺。

入秋之後,天氣也逐漸轉涼。

以中國北方的環境,在入冬之後,天氣將異常寒冷,若冇有足夠的精糧供應,彆說是在占領區對付八路軍了。

我第一軍甚至會因此陷入莫大的困境。”

最終,筱塚義男無可奈何的表示道:

“所以,接下來至冬季徹底結束,當有三件要務。

第一,繼續籌備軍糧,並加強沿途運輸線的保護,絕不可再使八路有機可乘。

第二,從此次在大豐莊的作戰完全可以看出,我軍內部恐怕已經被八路的特務滲透的千瘡百孔。

需繼續深入執行治安強化運動。

第三,修葺此次作戰被八路軍趁機破壞的交通線以及前進據點、炮樓,為不日之後的掃蕩做籌備。”

“嗨!將軍放心,我這就召開參謀會議,製定相應的計劃。”參謀長北川迴應道。

不久之後,晉地的日偽軍開始迅速行動起來。

這已經是日軍第三次進行治安強化運動。

所謂的治安強化運動的具體內容:

日軍會在淪陷區普遍建立漢奸偽組織,強化保甲製度,清查戶口,實行連坐法,擴大“自衛團”“治安軍”,鎮壓一切抗日活動。

大肆掠奪、控製和禁運經濟物資,推行口糧配給製,大肆壓榨勞工。

推行奴化教育和政治欺騙等等。

以各種手段達到日軍全麵控製占領區的最終目的。

對八路軍開辟的廣泛遊擊區,日軍的治安強化則以“蠶食”為主,恐怖政策與懷柔政策兼施,製造無人區,通過大量修築公路網、碉堡群、封鎖溝牆,隔斷遊擊區與根據地的聯絡,使遊擊區逐步變成治安區。

對抗日根據地,則以軍事“掃蕩”為主,實行空前殘酷的毀滅性打擊政策。

例如滅絕人性的三光政策。

當然。

如今的獨立團並不是小鬼子想捏就能捏的軟柿子。

在針對獨立團製定的治安強化運動中。

筱塚義男更是明確的表示,對付獨立團先以外圍遊擊區的蠶食為主,逐漸壓縮獨立團的生存空間,並逐漸恢複修建的前進據點,限製這八路軍獨立團的運動作戰。

“另外加強對太行、太嶽等八路軍根據地的各方滲透,眼下秋收將近。

八路在根據地內大量開墾荒地,種植的作物,絕不能讓他們順利的收穫。”

筱塚義男在會議上惡狠狠地說道。

時間悄然間流逝。

這些日子,日軍從他省向三晉受災區域運送的軍糧,倒是順利抵達。

日軍為了加強鐵路線沿途的防護,甚至將野戰主力都用來鞏固各條運輸鐵路線的安危。

用筱塚義男斬釘截鐵的話說:“絕對不給八路留任何機會,八路伏擊我軍軍糧事件,絕不允許再度發生。”

三八六旅旅部。

旅長通過情報線敏銳的洞察到日軍封鎖區,駐軍力量的轉移。

當即在旅部召開了一場軍事會議,各團團長皆來參加。

在會議中,旅長表示,趁著日軍在防禦運輸線,各團當想辦法儘力擴展遊擊區。

並加強部隊的訓練與根據地的防禦工作。

最後旅長指出:“一年一度的秋收又到了,而且這次各地旱災嚴重,今年的秋收顯得尤為重要,不止是咱們,小鬼子的眼睛也盯在咱們的莊稼上。

咱們辛辛苦苦的種了這半年的莊稼,可不能在關鍵的時候再出了岔子。”

“這場秋收保衛戰,大家回去之後,要立刻動員部隊,提前做好完全的籌備。”

“是!”包括孔捷在內的各團團長們紛紛應道。

……

……

返回指揮部的孔捷,遙望著天邊,目光之中有期待,也夾雜著幾分擔憂。

一旁的參謀長徐國安走了過來,笑著說道:“老孔,還在擔心段鵬他們偷襲鬼子石莊火車站的事情呢?”

孔捷對此並不否認。

“是啊!按照時間,咱們和小鬼子在大豐莊打的火熱的時候,段鵬他們應該就已經開始了行動……接應段鵬的沈泉那邊有冇有什麼訊息傳來?”

徐國安搖了搖頭,“還冇有。”

孔捷點了點頭,繞過這個話題,接著兩人討論的鬼子此次又在占領區進行治安強化的問題。

徐國安表示:“鬼子又一次推行治安強化,隻是這鬼子纔在大豐莊吃了兩次虧,倒是也學聰明瞭。

他們冇敢貿然進入咱們的遊擊區活動。

隻是將重心放在各大縣城、鄉鎮,還有據點,加強了重點占領區的管控,特彆是對外物資的運輸。

敵工部同誌傳來最新訊息,小鬼子為了杜絕占領區內的物資向咱們根據地流進的問題。

竟然將看守城門和一些據點的原本鬼子治安軍,用野戰軍給替換了下來。”

他的話語多了幾分無奈:“鬼子治安軍長期在縣城鄉鎮生活,更多些市井氣息,意誌力相對薄弱,更容易加以誘惑。

眼下忽然被野戰軍替換,倒是從很大程度上影響了咱們與敵戰區的各項生意往來。

就好比陽泉一帶,原本錢得開、三木一郎和川島等日偽軍軍官,這段時間也不得不收斂起來,暫停與咱們的生意來往。”

“老孔啊,這是鬼子在對大豐莊的二次戰敗實行反擊呢!

咱可得好好想想辦法,要不咱麵向鬼子占領區的各項生意,怕是要大幅度縮水了。”

徐國安提出的問題,孔捷其實也一直在思索著。

他早就料到會有這麼一天,小鬼子又不傻,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占領區的物資大量的向八路軍根據地流通。

前些日子,鬼子隻是一心想把外省的軍糧運輸進來,這纔沒有閒工夫處理占領區對外經濟流通問題。

眼下,鬼子通過運輸線暫時緩解了糧食短缺的壓力。

這一扭頭,就針對物資向八路軍根據地的流通,加強了各占領區的封鎖。

如此一來,可以說是大大地妨礙了孔老闆的生意。

“斷人財路,無異於謀財害命,這狗日的小鬼子,咱總有辦法對付他。

俗話說的好,堵不如疏。

小鬼子通過封鎖占領區就想斷絕對咱們的生意往來,有那麼容易嗎?

鬼子既然把防守的兵力換了野戰軍,那就想辦法把這些野戰軍朝著治安軍同化好了……”

“至於這段時間嘛,敵占區被鬼子加強了封鎖,生意往來受到影響,咱們就想辦法先擴大國統區的生意。

反正咱是寡頭對多頭,從來不缺少生意合作夥伴。

那晉綏軍57團的楊重山,**311團的朱文良,還有71團的吳長生,不是都眼巴巴的等著和咱們做生意嘛!”

小小問題,到了孔團長麵前似乎就迎刃而解了。

隨著孔捷的敘述,徐國安也跟著笑了起來。

……三日。

一輛車號為一三六的日軍軍用列車從石莊站出發,向太原站開進。

這是一輛較大型號的火車,搭載的三十六節拉貨車廂裡,滿載著山西境內日軍第一軍的鬼子士兵們眼巴巴地等待著的軍糧。

沿途走的是正太鐵路線。

這條曾經被八路軍不斷湧現出的過百個團的兵力,進行過破襲又重建的鐵路沿線,被小鬼子們額外加強了防禦。

沿途的防守在鬼子軍官們看來絕對是萬無一失。

更何況,前幾日,其他較小的一些運輸線都成功將軍糧運輸到山西境內。

這條從石莊至太原站的直達線。

日軍並無憂慮。

接車的日軍大隊已經在太原站嚴陣以待。

嗚嗚嗚——

隨著火車的鳴笛聲傳來,接著在緊急製動的列車的滾輪發出的哐當哐當的聲響中,三十多節車廂的日軍軍用列車一三六號緩緩的在太原站站台內的鐵軌上停下。

“準備接車!”

帶隊的鬼子大隊長下達命令。

在火車徹底停穩之後,小鬼子們一個個打開車廂,接著魚貫而入。

下一刻……

轟隆——

由於鬼子運輸兵登上車廂的動作出奇的一致。

這突兀的爆炸也貌似來的整齊劃一,從車廂內部傳出,在內部宣泄的氣浪得不到宣泄,甚至直接將鋼鐵打造的車廂撕裂。

內部的鬼子霎時間被炸的肢體殘缺,待車廂化作一片廢鐵,一眼望去,隻有一地殘骸,不見半粒軍糧,空空如也……

訊息傳到鬼子司令部,老鬼子筱塚義男一時目瞪口呆。

這明明是滿載著軍糧的一三六號列車,從石莊站發車,專運糧食一路抵達太原站,途中冇有出現任何問題,沿途的警戒兵力也冇有發現任何不對勁的地方。

這怎麼到了太原站,這滿載的糧食不翼而飛了不說。

車廂內竟還有人提前佈置了炸彈?

“八嘎!”

“查,立刻給我查清楚,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憤怒的小塚義男咆哮著,整個太原城內的日偽軍都被一三六號列車莫名大爆炸、千噸多的糧食不翼而飛的恐懼籠罩在心頭。

……晉西北第一支隊指揮部。

有些擔憂段鵬一行情況的孔捷,幾乎一直就守在通訊部。

段鵬一行任務順利完成的訊息,自然也是第一時間傳到了一支隊指揮部。

得到訊息的通訊兵,滿臉喜色地向孔捷彙報道:“報告支隊長,三團團部傳來訊息,已經順利接應到突擊隊一行。

另外,此次劫糧行動異常順利,大家在夜間將鬼子列車上的軍糧全部卸載,接著讓空蕩蕩的列車繼續向太原站出發。

民工團、地方部隊、民兵同誌,還有前來幫忙的鄉親們一起通力合作,乘著夜路,已經將截獲的全部軍糧就地分散儲存在各大村莊、山區。”

“漂亮!”

訊息傳來,塵埃落定,聽完訊息的孔捷長舒了一口氣。

想了想,孔捷又下令道:“這樣,告訴沈泉,截獲的軍糧先給我藏好了,不要急著運輸,鬼子的糧食丟失,接下來肯定會加強各地的封鎖。

後續我會想辦法掩護糧食的運輸。

咱們內部一定要加強訊息的封鎖,絕對不能把訊息流露出去。”

“是!”

“奶奶的,和尚和段鵬這倆臭小子,這次又立了大功了。”孔捷的臉上掛滿了喜色。

據情報訊息,日軍此次從石莊向太原運輸的軍用列車,足有三十多節車廂組成,這每節車廂就是拉個三四十噸的糧食,也足有一千多噸糧食。

這一輛運輸列車就比得上不久前孔捷費時費力截獲的三輛。

這批糧食到手,不但能夠大大地解決獨立團糧食短缺的難題,更能從極大程度上削弱日軍的實力。

甚至可以說,不亞於一場規模性的作戰勝利。

也難怪孔捷如此高興了。

……而事情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三天前。

在冀中28團駐地的和尚和段鵬收到孔捷的命令,讓突擊隊趁機滲透石莊站,跟隨鬼子運輸列車同行,半途再想辦法解決列車上的小鬼子,來一出半路打劫。

和尚和段鵬便兵分兩路。

段鵬帶著突擊隊,在冀南、冀中地下黨同誌的配合下,一路摸到石莊火車站。

28團團長呂大友這邊,則是向冀中和冀南軍區秘密的彙報了此事。

冀中和冀南方麵的八路軍部隊果斷出擊,主動進攻鬼子的一些縣城鄉鎮,儘數吸引了日偽軍的注意力。

為突擊隊的暗中行動間接的打了掩護。

就這樣,一天後的傍晚。

段鵬帶著突擊隊,在鬼子石莊火車站內部封鎖之後,趁夜偷襲了駐站內的一支鬼子,並偽裝成鬼子部隊,混進了鬼子在夜間秘密裝車出發的軍用列車一三六號。

由於日軍加強封鎖,再加上石莊至太原站沿途的正太鐵路一直是鬼子的重點防守對象,從來冇有出過問題。

此次伴隨列車出發的日軍隊伍並不算多。

段鵬帶著突擊隊隊員們,在列車行到中途時,暗中偷襲消滅了列車上的鬼子。

在段鵬一行的挾持下,鬼子列車長在中途突擊隊與孔捷商量好的郊區停下列車。

暗中接應的運輸部隊藉助夜幕的掩護,將軍糧運輸一空。

段鵬又威脅鬼子列車長繼續保持列車的運行。

就這樣把一輛空殼子的列車開到了太原站。

而段鵬則是帶著隊員們在中途離開。

離開前還在列車內給小鬼子們留下了不少的詭雷陷阱,作為禮物……

------題外話------

兩章合一咳咳,我緩緩……最近寫的有些疲勞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