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日軍的注意力儘數被吸引到正麵牽製的獨立四團三個營的主力身上。

三個營暴露出來的兵力也讓日軍深信,這就是活動在中條山的八路軍獨立第四團隊伍。

此時,若是從整箇中條山的上空俯瞰。

日軍的掃蕩兵力從濟縣、垣縣等主要縣城,逐漸聚集之後,迅速的拉開包圍大網,向著獨立四團根據地包圍過去。

隨著時間推移,日軍掃蕩部隊離縣城的方向越來越遠。

為了報複八路軍進攻青鄉和古鎮,日軍這一次也是下了狠心。

在發起掃蕩的時候,先鋒部隊主要是以輕裝步兵為主。

一些重武器,類似重機槍,還有步兵炮、迫擊炮之類的,則是跟在後方主力部隊緩緩向前推進。

最後方則是輜重部隊,還有運輸部隊。

為了確保將八路軍徹底圍困,鬼子指揮部在關東軍大隊長內田信也的建議下,還調整了此次的掃蕩部署,將掃蕩大網一共拉開了兩層。

內田信也認為,如此一來,就算有八路僥倖突破了第一層包圍圈。

緊接著就會被夾在第一層包圍圈和第二層包圍圈,直到被徹底消滅。

再加上日軍遍佈分散的偵察兵,還有在上空不斷盤旋呼嘯著的偵察機。

這中條山又地勢狹長,留給八路軍的縱深並不算多。

所以日軍有理由相信,在如此充分的籌備下,八路絕不可能突破包圍圈,跑到大後方去。

另外,在此之前獨立四團也從來冇有用過這樣的戰術打法。

日軍更不認為有這樣一支八路軍部隊,能夠悄無聲息的突破包圍圈。

就算他們真的做到,一旦暴露,也立馬就會被迅速合圍過去的大日本帝國部隊消滅。

上午十一時整。

此時,從上空觀望下去,日軍拉了兩層的包圍圈,繼續向著中條山獨立四團所在的根據地合圍。

韓烽則是成功的帶著四營主力一路偽裝,順利的迂迴到了日軍的包圍圈之外,處在鬼子的縣城到日軍的掃蕩部隊之間。

“已經十一點零五分了,算算時間,日軍恐怕已經進入咱們根據地的外圍。”

“咱們不能耽擱了,通知各連,立刻準備行動。”

看了看手錶,通過時間和日軍推進的速度,大概計算了日軍主力目前所在的位置之後。

韓烽毫不猶豫的下達了作戰的命令。

在作戰開始前,韓烽最後囑托到:

“咱們此次的作戰以破壞襲擾為主,不要想著什麼繳獲,繳獲的物資太多,反倒會成為咱們穿插部隊的累贅。

隻管給我打掉鬼子的運輸線,還有輜重部隊,打完就撤。記住,所有的戰鬥一律控製在二十分鐘之內。”

“在行動開始之前,必須提前計劃好撤離路線,二十分鐘一到,不管戰鬥情形如何,所有人必須立刻脫離戰鬥,從預定的撤離路線迅速撤離。”

“是——”

幾位分彆帶隊的連長齊聲應道。

另一邊,幾乎是同一時間。

派出去的幾支偵查小組分彆返回,向此次帶隊的突擊隊隊長段鵬彙報道:

“隊長,城門區域的情況已經探查清楚,日軍主力確定離開縣城,應該正在向咱們根據地進行掃蕩。”

段鵬點了點頭,日軍主力已經從縣城撤離,縣城內鬼子兵力空虛。

再加上各方要偷襲的目標都已經提前進行過探查。

眼下突擊隊作戰時機已到。

“通知各組按照原計劃展開作戰行動,記住,鬼子的倉庫、軍火庫、供電站、通訊站,包括軍用火車站,能炸的全都給俺炸了,鬨得越厲害越好。”

“咱們這邊鬨得越狠,讓小鬼子後院起火,咱們主力部隊的壓力就會越小。”

“各小組組長還是按照老規矩掐好時間,預定時間為二十分鐘,二十分鐘行動時間結束之後,咱們立刻撤離濟縣,向垣縣出發。”

“是——”

各組組長齊聲應道。

此時。

王懷寶率領三個營的主力,從正麵與日軍交鋒的戰鬥已經徹底進入白熱化。

藉助對中條山區內地形地勢的熟悉,以及提前構築的防禦陣地,獨立四團三個營的主力表現出了極其強悍的戰鬥力。

打的數倍於四團的日偽軍寸步不能進。

直到日軍派來了飛機增援,在四團的防守陣地進行轟炸。

王懷寶這才下令直接捨棄一線防禦陣地,退守第二線防禦工事。

這是八路軍在根據地進行反掃蕩作戰常用的戰術。

一般八路軍指揮員們會在戰鬥爆發之前,提前預設多處的防禦陣地。

梯次設置,層層阻擊。

充分的發揮山區的地勢優勢,充分的拉開縱深,將日軍部隊逐漸拖垮。

而這一切在日軍關東軍大隊長內田信也看來,卻是這八路軍獨立四團的敗退。

儘管獨立四團突然展現出來的火力之強悍,大大的出乎了內田信也的意料。

這些八路軍手上甚至還有相當數量的美式裝備,著實令人意外。

但日軍畢竟占據了絕對的兵力優勢,再加上鬼子的炮兵支援,和空中增援,飛機轟炸。

即便強悍如獨立四團,也隻能被迫後撤。

“愚蠢的八路,可惜這裡並非太行,留給他們的縱深並冇有多少,這中條山南北縱深不過20公裡,又滿是山溝穀壑。

八路後撤一步,我掃蕩部隊便前進一步。

我想,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將這夥八路徹底逼迫到黃河北岸,最終迫使八路軍與我軍展開決戰。”

在分析戰局的時候,內田信也信誓旦旦地說道。

一旦將八路軍主力逼迫到黃河北岸。

八路就會徹底失去退路。

在內田信也看來,這支令人頭疼的八路,終於可以就此一舉覆滅了。

“繼續進攻!”

眼見獨立四團主力後撤,內田信也毫不猶豫的下達了繼續進軍的指令。

十一點二十分整。

韓烽率領的獨立四團第四營下屬的四個連,分成四個方向,先後伏擊了日軍從縣城向掃蕩部隊運輸物資的運輸隊。

其中還有兩支運輸隊規模較大,是滿編的運輸中隊。

在鬼子運輸中隊長原以為絕對安全的運輸線上,突然遭受四營戰士們的猛烈進攻。

四營的火力之強悍。

幾乎清一色的美式裝備。

整個一加蘭德步槍連,以絕對的優勢火力壓製了差不多是同等兵力的日軍運輸中隊。

再加上提前構築的火炮陣地,四五門M2型60毫米迫擊炮朝著鬼子運輸隊無情炮轟。

早就架設在製高點,以交叉火力封鎖了山道下的日軍運輸隊的輕重機槍一起開火。

在對華戰爭中,一直以優勢火力占據絕對上風的日軍,終於感受到了被中**隊以更加強悍的火力壓製得完全抬不起頭的憋屈。

戰鬥持續了15分鐘不到,整個運輸中隊的小鬼子傷亡殆儘。

鬼子向掃蕩部隊運送的大量物資,也被炸的七零八落。

戰鬥徹底結束之後。

四營的戰士們迅速打掃戰場,將鬼子的槍支彈藥火速繳獲一空之後。

帶不走的物資,則是直接集中起來一把火燒個乾淨。

熊熊燃燒的大火,帶起沖天而起的煙霧。

以至於收到求援通訊,迅速向運輸中隊被伏擊的山道趕來的日軍,僅僅是憑藉著上空升騰的煙霧,就鎖定了戰鬥發生的位置。

隻是很可惜,待日軍援兵趕到的時候,山道上的伏擊戰已經徹底結束。

偷襲的八路軍部隊不見了蹤影,隻有倒了一地的日軍士兵的屍體。

還有集中在一起被大火快要燃燒乾淨的物資。

“八嘎——”

帶隊而來的鬼子中隊長咆孝著,憤怒的神情佈滿醜陋的老臉,卻也無可奈何。

而這一切,對於韓烽,對於四營的戰士們來說,不過剛剛開始罷了。

趕到的小鬼子們還冇有來得及為眼前的運輸中隊被偷襲而繼續憤怒。

接著又有訊息傳來,在不遠處的另外幾處山道上的運輸線,分彆遭到八路軍部隊伏擊。

運輸部隊傷亡慘重,所有運輸物資都被八路軍焚燒殆儘。

待各方訊息彙總到一起,原本為了保障此次掃蕩主力的後勤供應,從濟縣、垣縣等主要縣城向運輸部隊運輸物資的多條運輸線。

竟然有將近七成,都遭到了八路軍部隊的伏擊,運輸的物資全部被銷燬。

訊息傳到日軍後方總指部。

日軍指揮官勃然大怒。

想都不用想,扭頭就把運輸部隊被八路軍伏擊的罪過扣在了掃蕩部隊的頭上。

“掃蕩部隊是乾什麼吃的?”

“足足兩層包圍大網,竟然還讓八路從中迂迴到了後方,偷襲了運輸部隊?”

“內田那個混蛋,出發的時候不是信誓旦旦,說此次大掃蕩絕對不會出現任何差錯嗎?”

日軍先鋒大隊臨時指揮部。

“嗨!”

“嗨!”

原本掃盪開始的時候,還雄赳赳,氣昂昂的內田信也,此刻垂著腦袋,一臉歉意的神情,乖巧的像是孫子。

被上級指揮官訓斥了好一頓之後,內田信也這才悻悻地掛斷了電話。

他的臉色有些陰沉,抬頭望向參與會議的下級日軍軍官的時候,各級軍官們無不避開他那殺意凜然的目光。

“說吧,這夥伏擊了我軍運輸部隊的八路軍部隊,究竟是怎麼迂迴到我們的包圍圈外麵去的?”

一名日軍中隊長麵露思索,片刻之後,他回答道:“大隊長閣下,我們可以確保我們各箇中隊在逐步向前掃蕩的過程中,警戒的十分到位。

若是有八路軍部隊滲透到包圍圈的外圍。

少量的八路軍還是有可能的。

但是能夠伏擊我軍的多處運輸部隊,可見迂迴到後方的八路軍部隊絕對不在少數。

但是這種情況在我們逐步向前推進的掃蕩下,絕不可能發生纔對。”

“但事實就在眼前,難道後方的運輸部隊被偷襲的事情還能作假不成?”內田信也反問道。

短暫的沉默過後。

另一名日軍中隊長忽然語出驚人道:“大隊長閣下,有冇有可能在我們進行掃蕩的時候,這支偷襲了我軍運輸部隊的八路,原本就跳在我軍的掃蕩大網之外?”

“納尼?”

恍然之間,內田心也猛地想通了。

隨著思索,他越發的覺得事實正如眼前這位大尉所說。

一位作戰參謀也隨即分析道:“大隊長閣下,我認為小古大尉說的一點不錯。

仔細想想,就在昨日,八路軍突然毫無征兆地進攻青鄉和古鎮。

當時,我們對八路軍的這一舉動十分的疑惑。

以八路軍的兵力和裝備,他們為何要得不償失的打攻堅戰,主動進攻鄉鎮呢?這樣的情形可是少有的。

而等到我軍援軍趕到青鄉和古鎮之後,八路軍立即選擇了撤離,那麼八路這麼大張旗鼓的進攻青鄉和古鎮,結果又冇有任何意義的選擇了撤離。

那麼,這些八路究竟想乾什麼呢?

原本我也一直想不通,但現在我突然想明白了……”

內田信也若有所思道:“吆西,你的意思是八路進攻青鄉和古鎮,就是為了吸引我們的注意力,掩護這支偷襲了我軍運輸部隊的隊伍,提前潛伏到我軍占領區附近?”

“嗨!”

內田信也琢磨了片刻,也覺得的確是這麼個情況。

接著就是頭疼。

“能夠在我軍增援部隊抵達之前,迅速打掉多支運輸部隊,這支跳到包圍圈之外的八路軍隊伍,兵力應該不會太少,戰鬥力更是強悍。”

“如果繼續放在後方不管,遲早會成為禍患。”

“可如果分兵掉頭對付這支八路軍的話,眼下馬上就要將八路軍主力逼迫到黃河北岸的作戰,豈不是要被耽擱?”

內田信也在猶豫。

他消滅八路軍獨立四團的決心非常堅定。

他甚至在考慮著要不要繼續向八路軍主力進軍,就算後勤運輸線被切斷,掃蕩的士兵每人身上還帶著有三日的口糧。

大不了在三天之內尋求與八路軍主力決戰的機會,將這夥八路徹底消滅。

內田信也並不想半途而廢。

但緊接著又傳來的一則訊息,立馬打破了內田信也的猶豫:

“報告大隊長閣下,縣城指揮部方麵傳來訊息,說有八路軍小股作戰部隊滲透進了縣城,並炸燬了我軍在濟縣的軍火庫、物資庫,還在供電站、通訊站和火車站,製造了多起大爆炸。

造成了治安人員數十人的傷亡。

導致濟縣通訊係統和供電係統暫時陷入癱瘓。”

“八嘎,怎麼會這樣?縣城的治安軍都是乾什麼吃的?”內田信也怒罵不已。

鬼子通訊兵垂著腦袋,他冇敢開口。

維持縣城治安的憲兵隊那邊,也是用同樣的話,大罵內田信也等掃蕩部隊的。

這下子,先是運輸線被切斷,接著大後方縣城的各處軍用設施,又被八路軍部隊偷襲破壞。

震怒的日軍當即通過總指揮部向掃蕩部隊下達命令:

立刻將偷襲了運輸部隊的這支八路軍隊伍,找出來,消滅掉!

另外,封鎖濟縣,剿滅潛入濟縣的敵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