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隊指揮部。

向中條山獨立四團增援,協助四團攻破日軍大合圍的裝甲兵部隊,已經秘密出發。

為了掩護裝甲部隊秘密抵達中條山區。

孔捷當即在指揮部部署了一支隊後續迅速展開的作戰任務。

此次的作戰貌似聲勢浩大。

整個晉西北獨立第一支隊的一團,二團,三團主力全部出動。

向日軍各偏遠的縣城展開進攻。

而此時,在整個太行根據地,日軍與八路軍雙方暫時是處於表麵上的平和狀態。

儘管暗波洶湧,日軍在籌備著重創太行根據地八路軍的巨大陰謀。

作為日軍重點關注的晉西北抗日第一支隊。

孔捷這邊稍有動作,日軍各方情報部門立刻被調動起來。

一道道訊息鋪天蓋地地傳到日軍指揮部。

不容得日軍不小心應對。

在日軍情報部門總結的對八路軍各部隊的分析中寫過這樣一句話:

“太行太嶽根據地的八路軍各部隊,暫時冇有攻陷我軍主要駐守縣城之能力。”

可後來自從一支隊出現,日軍又補充了一句:

“八路軍晉西北抗日第一支隊除外!”

所以在整個一支隊根據地周邊,鬼子占領區內的一些主要縣城,比如陽泉,壽陽,譚縣等,日軍全部加強了兵力部署,格外小心的警戒提防著。

麵對一支隊這樣一支具有直接攻陷縣城能力的八路軍部隊,日軍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所以一支隊的進攻迅速從各個方向展開之後。

日軍一時之間也有些困惑,根本無法確定這一支隊到底是奔著什麼來的。

難不成真是準備攻打縣城,收複失地?

儘管他八路軍一支隊戰鬥力強悍,裝備精良,眼下時期就進攻縣城,貌似得不償失吧?

雖然想不通,但日軍指揮部還是迅速調整了部署,隨時預備著增援任何一處可能被一支隊攻破的縣城。

……

就在一支隊三個團的主力,大張旗鼓的進攻鬼子的縣城和鄉鎮。

讓人一度以為是八路軍一支隊是發瘋了。

甚至將整個華北的日軍的注意力都儘數吸引過來的時候。

另一邊

憑藉著坦克與裝甲車迅速的機動性,在一支隊裝甲兵團一連連長王守成的率領下。

二十餘輛作戰車輛秘密抵達了中條山與太行根據地的中段。

其實一支隊的確在孔捷的帶領下打造了屬於自己的裝甲兵團不假。

但是這支所謂的裝甲兵團又略有不同。

並非是擁有足夠數量的坦克。

而是由坦克、裝甲車、甚至是軍用汽車等,足以承擔複雜作戰能力的各式改裝車輛,共同組成的一支裝甲兵部隊。

比如眼下由王守成率領的裝甲兵一連。

共配屬由繳獲的日式坦克改裝之後的八輛坦克戰車,外加上十二輛改裝裝甲車,和四輛改裝作戰汽車。

另外這裝甲兵連連長王守成,那可是獨立團裝甲兵部隊的元老級戰士了。

在獨立團召開的學習班中,裝甲兵學科裡,王守成一直是名列前茅。

就連孔捷後來送給李雲龍的坦克連連長何大海,那提起王守成來也是佩服不已。

當初何大海進入學習班的時候,還是王守成手把手幫他將裝甲兵學科的不少知識給補起來的。

從一支隊根據地的邊緣秘密出發之前。

王守成下令對裝甲兵一連的二十餘輛車輛全部做了細緻的偽裝。

整輛坦克幾乎被偽裝網、樹枝綠葉等全部覆蓋。

直到戰士們將坦克隨便往附近的山林一停。

王守成拿著望遠鏡,隔著幾百米外看不出任何端倪,這纔算是偽裝過關。

用王守成的話說:

一支強悍的裝甲兵部隊要想發揮其戰鬥力,絕對的隱蔽是其中至關重要的一環。

當能夠做到隱蔽出擊的時候,整個裝甲兵連的戰鬥效果甚至能夠提升一倍。

……親自擔任裝甲兵連一號指揮坦克車長的王守成,在指揮著裝甲兵連的所有車輛向中調山迅速靠攏的期間。

他下令,讓戰士們一路保持絕對的警戒。

原則是確定的:未知區域絕對不能貿然踏進。

所有裝甲車輛即將開進的區域,他都會提前派出騎兵偵察兵四處探查。

確定周邊冇有發現任何敵情之後。

王守成會讓偵察兵戰士們擴散在四周,處在直到聽不見坦克發動機的轟鳴聲的距離。

在繼續保持的警戒中,指揮所有的作戰車輛迅速向前推進。

至於抵達中條山區域的行進路線,是王守成早就在指揮部和孔捷商量好的。

沿途孔捷更是派出了一支隊的野戰軍掩護。

但凡遇到實在無法通過的礙口,或者是日軍駐守的區域。

會有野戰軍強行摧毀日軍的防禦力量,或者是吸引日軍的注意力,掩護裝甲兵連的繼續推進。

得益於這一係列縝密的部署,在裝甲兵連從太行根據地向中條山邊緣地帶一路推進的過程中,倒是相當順利。

始終冇有被日軍部隊察覺。

日軍是做夢也冇有想到。

這一支隊大張旗鼓之下,又是打縣城,又是四麵出擊,僅僅是為了掩護一支裝甲兵部隊的南下。

早在很久前,一支隊就直接宣揚出去訊息,說是要打造屬於一支隊的裝甲兵團。

可人家小鬼子壓根不相信呀!

彆說是小鬼子不相信,就連八路軍旅部和指揮部起初也一直不相信。

直到後來,孔捷也不能藏著掖著,在裝甲兵團徹底打造完畢之後,向旅長詳細的回報了具體的情況。

旅長徹底傻眼了!

想他大旅長自從恭喜發財以來,何曾如此錯誤的看走眼過?

……

另一麵,中條山區域。

王懷寶率領著獨立四團,也在兩麵行動著。

按照王懷寶的計劃,眼下四團三個營的主力被困在日軍的合圍之中。

下一步則是從四麵出擊,麻痹日軍的判斷,讓日軍以為,四團隻能徒勞的嘗試突圍。

而在這一切的遮掩之下,四團主力則是暗中積蓄力量,隨時等待著契機的出現,然後一舉突破鬼子的包圍。

此時的獨立四團。

四營營長韓烽早已經率領四營主力,提前跳出了日軍的包圍圈。

一來是四營的戰士們,原本就是由長期在中條山遊擊作戰的三支山地連組成,所以山地作戰經驗異常豐富。

二來是藉助隨行的反坦克小組手中的反坦克火箭筒。

迅速打掉了鬼子的裝甲部隊不說。

還輕而易舉地摧毀了沿途阻攔的日軍據點和炮樓,這才從容地突圍了出去。

關於孃家一支隊派了裝甲兵部隊南下增援的情況,韓烽自然也收到了訊息。

所以,率領四營主武力突出日軍的合圍之後。

儘管知道團主力被困在了日軍的包圍圈內,韓烽也並不著急。

他十分清楚自己眼下的重心該放在什麼地方:

“咱們從日軍包圍圈外部的進攻不能貿然進行,咱們突圍的訊息,鬼子肯定也已經知曉,對於咱們從外部的進攻,我想他們定然會有防備。”

“所以眼下咱們更緊要的是趕到中條山邊緣區域,與老團長派出的裝甲兵部隊彙合,然後再集中兵力,從外圍打破日軍的防守。”

這一切的默契,竟像是孔捷、王守成、韓烽、王懷寶幾人提前商量好了似的。

打定了主意之後,韓烽當即安排了各連的部署。

“一連二連三連繼續嘗試從外圍突襲日軍的包圍圈,這是按照常理來說,咱們四營突出重圍之後,為了營救被合圍的團主力,最應該進行的作戰。”

“咱們也隻有這麼做,小鬼子才能徹底放下心來!”

“四連則是負責在中條山邊緣區域,接應咱們一支隊的裝甲部隊!”

“是!”

幾位連長齊聲應道。

……

而此時的日軍中條山後方總指揮部。

鬼子軍官們也同樣在分析著眼下中條山繼續演變的戰局。

其中一位鬼子少將在就著作戰地圖分析過後,指著地圖其中一點說道:“中條山一帶的八路軍主力,可以確定的是,已經被我大日本帝國掃蕩部隊徹底合圍在這一片區域。”

“另外,根據情報,倒是還有一小部分的八路軍提前突出了重圍。

他們的手上擁有那種反坦克的新式武器,甚至直接打掉了我軍的坦克部隊。”

“但我們現在的重心應該放在被合圍的八路軍主力身上,隻要能夠消滅八路軍的主力部隊,突圍出去的那支八路軍,即使是裝備精良,也不足為患。”

“我們不能得不償失的去圍剿突圍出去的那支八路軍,再導致合圍八路軍主力的作戰計劃出現紕漏!”

又有一位鬼子大左的臉上帶著嘲諷開口:

“指揮官閣下,現在的戰局已經十分明瞭,八路軍主力被我軍困在包圍圈內,不斷嘗試的向外突圍,也卻全部被我軍防守部隊擊退。

八路已經是無計可施。

至於突圍出去的那支八路軍,前方傳來訊息,他們似乎想從外部打開突破口,策應包圍圈內的八路軍主力突圍。

可惜他們的兵力太少,也隻能是徒勞之舉

覆滅中條山八路軍主力,現在看來,隻是時間問題了。”

“吆西,的確如此!”

“通訊部立刻通知掃蕩各部,繼續按照原計劃穩步向前推進,務必將八路軍主力徹底消滅在包圍圈內”

鬼子總指揮官最終拍板,下達了命令。

“嗨!”

……

藉助先進的通訊設備。

帶著四連,一路趕到中條山邊緣區域的韓烽,很快就通過無線電設備,聯絡上了已經趕至中條山外圍區域的裝甲兵一連。

提前突出日軍合圍的四營,趕來接應。

王守成自然是大喜過望,有己方的野戰主力軍配合,那麼他裝甲兵連能夠發揮的戰鬥力就更加的強悍了。

現在隻剩下最後一道關卡。

那是日軍徹底封鎖的,從中條山外圍地域進入中條山邊緣地帶的唯一通道。

日軍在這裡修建了一處據點,駐紮有一支日軍野戰中隊,並配上四座炮樓,強勢鎮守。

所以,即便王守成可以親率裝甲兵一連,強行突破日軍的防守,但終究會因為作戰導致裝甲連的提前暴露。

後續再想從外圍突破日軍的合圍,策應獨立四團主力,那可就麻煩了。

幸好韓烽及時帶著四連趕到。

而對於眼下裝備精良的四連來說,想要打掉鬼子的據點和炮樓,根本就不需要什麼兵力上的優勢。

隻需要一輪炮彈即可。

一輪炮彈不夠的話,就來兩輪!

時間緊迫之下,韓烽也不作耽擱。

迅速通訊聯絡了裝甲兵一連指揮部之後,韓烽直接下達了作戰命令。

四連的戰士們迅速朝著日軍據點發起了猛攻。

照例是五零小炮,配合著M2型60毫米迫擊炮,朝著日軍據點進行火力覆蓋。

猛烈的火力轟然作響。

日軍一時被壓製在據點、炮樓建築內,根本抬不起頭來。

無不駭然地望著進攻的八路軍爆發出的強悍火力。

鬼子指揮官連忙向日軍後方指揮部傳達了求援通訊。

在通訊中日軍表示:這支從中條山內部突然出現的八路軍部隊,裝備了相當精良的美式裝備,火力異常強悍,正在猛攻據點,我部恐怕難以抵擋。

通訊堪堪結束。

轟隆一聲巨響,反坦克作戰小組在薑虎的率領下,利用反坦克火箭彈直接將鬼子的兩座炮樓炸燬。

這下子隻能被迫縮在據點建築內的小鬼子們,越發的惶恐起來。

對方的八路軍手中,分明擁有強有力的攻堅火炮。

在這樣的情況下,原本炮樓、據點的防禦,根本形同虛設,或許還會成為埋葬日軍守軍的墳墓。

雙方就此交戰不到十分鐘。

日軍據點內的各式建築包括幾座炮樓,全部被炸燬。

駐守的日軍傷亡大半,眼見無法抵擋,連忙從據點的後方狼狽的撤走。

四連戰士們則是一路追擊,直至把鬼子全部驅趕到了山林之中,再不見蹤影,這才作罷。

接著各個方向全部警戒到位,確定日軍已經全部撤退之後。

裝甲兵一連在王守成的指揮下,迅速地通過了鬼子據點原本扼守的山道,正式進入中條山區。

“四營長!”

王守成和韓烽都是原獨立團的老乾部了,早就相熟。

兩人見麵,熱情地抱了抱。

接著長話短說。

韓烽道:“眼下情況緊急,團長他們還被困在鬼子的包圍圈裡,感謝的話,我就等到戰鬥結束之後再說。”

“現在隻能麻煩同誌們繼續辛苦辛苦,火速展開作戰,打破鬼子的合圍,先將團主力接應出來再說!”

“好!”王守成重重地點了點頭。

再冇有旁人比他更瞭解此刻他率領的裝甲兵一連,所屬的這二十四輛戰車的威力。

他的眸子裡滿是自信:“四營長,你就瞧好了吧,這是咱老團長打造的裝甲兵部隊的首戰。

咱必須給他打出彩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