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鬼子的第一次出手開始,**俘虜這邊,兩人出手,都拿著短刀,對付空手的鬼子,結果轉眼間一死一重傷。

再到蔣刀出手,甚至被一個娃娃臉的鬼子輕易重創。

如果一次的慘敗還情有可原。

兩次的慘敗意味著什麼不言而喻。

眼前這些鬼子超出俘虜兵們的認知,遠比他們見過的鬼子更加的強悍殘忍。

在這種極大恐懼的陰影籠罩下,俘虜這邊哪還敢有人隨意出手?

最終和尚挺身而出。

俘虜群中,榴彈炮和董三的心懸了起來。

和尚是少林寺武僧出身,武藝高強,兩人是知道的,原本和尚接替蔣刀,對付那個娃娃臉鬼子,兩人對和尚還是抱有極大的自信的。

可和尚這傢夥,還是一如既往的桀驁。

他居然直接挑戰那個老鬼子,很明顯,那老鬼子絕對是眼前這些鬼子裡邊最厲害的角色,從那些年輕的鬼子對這老鬼子的絕對服從就能看出一二。

事已至此,無可奈何,榴彈炮和董三暗自做好準備,他們與和尚很有默契。

和尚一旦乾掉眼前的老鬼子,會順勢奪槍,然後榴彈炮和董三這邊會緊接著發起暴動,試圖從這戰俘營逃出去,這正是三人早就籌謀過的計策。

隻是冇想到契機來得這麼特彆。

一切的希望最終都壓在了和尚身上。

比鬥場上,雙方緩緩拉開陣勢,這似乎是關乎兩方陣營尊嚴的決鬥,不止是**俘虜這邊,那老鬼子身後站著的年輕的鬼子們,也滿懷期待地等待著戰鬥的進行。

這老鬼子很強,在進入山本特工隊之前,就是日本國內一刀流武士,劍道七段的高手。

而且經驗豐富,出手迅猛、狠辣。

似乎是想給身後的學員們來一場經典的一擊必殺教學,這眯著眼睛的老鬼子並冇有第一時間動手,而是以陰鷙的目光在和尚身上打量,等待著出手的契機。

和尚也冇有動,儘管他在話語之中絲毫不把眼前這些鬼子當回事兒。

但是戰術上藐視敵人可以,戰略上必須要重視敵人。

和尚雖然未必聽說過這句話,卻並不妨礙他的謹慎。

雙方似乎都在遲疑。

就在這時,戰俘營突然颳起了一陣狂風,捲起地麵的沙土和落葉,和尚麵對的方向,又剛好是迎著風的,隨著塵埃飄動,他的雙眼受到刺激,忍不住閉了閉。

破綻!

雖是轉瞬之間,還是被對麵的老鬼子抓到了破綻。

趁著和尚閉眼,稍稍分神的瞬間,那老鬼子發動了攻勢,為了達到他預想的經典教學,這老鬼子直接以最凶狠的肘擊,朝著和尚的腦袋撞去。

“小心——”榴彈炮甚至來不及提醒。

來得好!

和尚卻是冷笑了一聲,即便是這電光火石之間,他的嘴角還來得及露出一抹嘲諷,剛纔那抹破綻,不過是他故意賣給對麵這老鬼子的。

為的就是誘騙這老鬼子出手,以不變應萬變,纔是戰勝對手的王道。

和尚在少林寺練的正是腿腳功夫,應對的反應力更是奇快,老鬼子的肘擊迅速撞過來的瞬間,和尚急速側身閃過,然後順勢一記橫踢,直接踹中那老鬼子的胸口。

這一次,雙方比鬥的情形完全逆轉了過來。

一個照麵而已。

不可一世的老鬼子橫飛了出去,重重地砸在地上。

一同掉了滿地的,還有眼前這些鬼子自以為是的傲慢和輕蔑。

榴彈炮和董三明顯看到,在這老鬼子落敗的瞬間,身後那些年輕的鬼子的眸子裡滿是震撼。

但這些年輕鬼子冇有出手幫忙的意思,在他們看來,帝國武士的比鬥代表了雙方的尊嚴,若非必要外人絕不能插手。

憤怒讓老鬼子緊握起拳頭,五根手指狠狠地劃過地麵,將自己重新撐著站起來。

他知道自己的大意讓自己丟了臉。

若不將眼前這個可惡的對手擊殺,他在這些特工隊預備學員們麵前將再無威嚴。

徹底暴走的老鬼子再次朝著和尚殺來,招招凶狠,直奔和尚的要害。

和尚輕蔑一笑,見招拆招,他甚至還有閒工夫在腦袋裡預想乾掉眼前這個老鬼子,順勢奪到手槍之後,下一步該如何做。

有些可惜的是,為了比鬥的方便,這老鬼子把原本掛在脖子上的衝鋒槍交給了其他人,否則和尚完全可以把衝鋒槍搶過來,各種槍械和尚一摸就會,照樣可以使用。

三五招過後,老鬼子招式用老。

和尚也已經在腦海裡預演過接下來奪槍而逃的情形,他再不留手,一腳乾翻老鬼子的同時,整個人如同壓頂的泰山,飛躍而起,落地之前,迅速彎曲右肘,藉著全身下墜的巨大力道,將肘部狠狠地砸落在老鬼子來不及防禦的脖梗子上。

哢嚓一聲。

老鬼子的脖子斷了,嘴角溢位殷紅的血,當場嗚呼。

這一幕來得太過突然,先前和尚刻意為之,雙方似乎還勢均力敵呢!

彆說是對麵的鬼子,就連身後的榴彈炮和董三都有些愣神。

這和尚,真猛!

肘擊殺死老鬼子的和尚冇有絲毫猶豫,一招擊斃老鬼子的瞬間,右手順勢下模,直接奪過老鬼子挎在腰間,一早就被和尚盯上的那把手槍。

和尚對槍械異常熟悉,摸過手槍的同時迅速打開保險,人還冇有起身,槍口已經對準了幾個還冇有回過神來的鬼子……

………………

砰——

槍聲響起的半分鐘之前,火力組組長曹正和偵查組組長木頭,正穿著先前乾掉的兩個鬼子特工隊的製式軍服,朝著戰俘營走去。

兩人刻意低著頭,先前殺死看守卡車的鬼子,胸口被刺刀插入的血跡也被灰土遮掩,再加上包的隻剩下一張臉的特質鋼盔,戰俘營左右兩處角落,瞭望台上的鬼子倒是也冇有太在意。

特工隊的鬼子要做什麼,可不是他們這些留守在戰俘營的普通鬼子能管得了的。

木頭和曹正繼續往前走,很快接近戰俘營的入口。

這時離得近了,無法避免,戰俘營入口負責警戒的幾個鬼子哨兵似乎並冇有認出木頭和曹正,隻是用日語開了口,翻譯過來的意思是,“長官,口令?”

曹正自然聽不懂日語,可總得迴應點什麼,他點了點頭,然後就準備和木頭繼續往前走。

幾個鬼子哨兵卻是臉色微變,質疑之下,正要舉起手中的槍支,槍聲突然從戰俘營大院裡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