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此,礦場戰鬥宣告結束,令孔捷欣慰的是,自己這邊隻是有些**士兵受了傷,無一人犧牲。

礦場的日軍全部陣亡,俘虜偽軍二十七人。

下令讓戰士們打掃戰場的時候,孔捷站在舉著雙手投降,蹲在一塊兒的偽軍們麵前,罵道:“老子平生最恨的就是你們這些軟骨頭,平日裡耀武揚威的,欺負百姓是把好手,剛纔戰鬥爆發,他孃的,愣是連槍都不知道往哪兒放了。”

“有當官的嗎?站出來讓老子瞧瞧!”

孔捷的話音落下,抱著腦袋的偽軍們有不少的目光齊刷刷地望向其中一個。

偽軍排長無奈之下,戰戰兢兢地從隊伍裡走了出來,稍微彎著腰,衝孔捷敬了個軍禮,說道:“八路長官,小的是皇協軍一排排長,剛纔戰鬥打響的時候,我們可冇敢怎麼反擊,長官一開口,我立馬招呼著弟兄們把槍支扔了投降,還請長官寬容,放弟兄們一馬!”

孔捷冷笑了一聲,“你們能不能活命,可不是老子說了算。”

說完,孔捷對逐漸聚攏過來的礦工們說道,“同胞們,我知道你們這裡邊有被鬼子抓過來當苦力的**俘虜,還有被強行抓過來的百姓。”

“你們放心,我們八路軍這次打過來,就是來救你們的。”

“**弟兄們,我身後這些同伴你們該認識吧?”

孔捷說著,讓身後的和尚、榴彈炮、董三一行**士兵站了出來。

“是俺,魏大勇!”和尚笑得很燦爛。

“還有我,董三!”

和尚、榴彈炮和董三是這處礦場的老麵孔了,這礦廠的工人裡邊有不少是認識他們三個的。

此刻見到和尚三人,工人們對孔捷越發的信任了。

孔捷讓和尚他們將工人區分出來,被俘虜的**士兵站在左邊,被鬼子抓過來的百姓站在右邊。

區分完畢之後,孔捷指了指不遠處的偽軍排長,對百姓們說道:“鄉親們,這個傢夥,也就是漢奸的排長,剛纔跪在地上求我饒他一命,我呢想問問大家,這傢夥有冇有乾過什麼迫害鄉親們性命,喪儘天良的壞事。”

“我們八路軍是優待俘虜不錯,但也要分個情況,如果是那些作惡多端的狗漢奸,有一個殺一個,有兩個我們殺一雙。”

“大家儘管敞開了說,特彆是平日裡受這些偽軍欺壓虐待的,都把人給我挑出來,我在這裡給你們做主。”

孔捷說完,五十多號百姓沉默了片刻,有個膽大些的中年漢子第一個開口,“八路長官,那狗漢奸頭子留不得呀?他手上沾了多少鄉親們的血啊!被小鬼子強行抓過來的好多百姓,累死餓死凍死在這礦場上,就是這漢奸頭子下令給拖出去埋了的,還請八路同誌給我們百姓做主!”

“請八路同誌給我們做主!”

越來越多的百姓跟著應和起來。

那偽軍排長一時麵如死灰,“八路長官,我……”

死馬當活馬醫,為了活命,偽軍排長還想狡辯些什麼,孔捷不和他囉嗦,抬起手就是一槍,直接讓偽軍排長的腦門開了花,濺起的鮮血讓偽軍排長一旁的偽軍們哆嗦著,連忙靠遠了些。

百姓們愣了愣,冇想到這位八路同誌如此的果決,緊接著是大仇得報的痛快,有些膽大的甚至叫好鼓掌。

有了先例,偽軍一些作惡多端、手上沾了太多無辜百姓鮮血的漢奸,又被百姓們揪了出來。

無一例外,全部被孔捷下令擊殺。

那個曾在礦場上刁難和尚的偽軍班長,也是作惡多端的成員之一,被和尚親手擊斃報了仇。

接著孔捷下令,將鬼子、偽軍身上繳獲的錢物拿出一部分,分給百姓們。

“大家拿了錢早些回去吧!以後出門小心些,彆再讓鬼子抓來做苦工了,要是敵占區的日子實在過不下去,就去我們八路軍根據地附近生活吧,那裡相對穩定一些。”

百姓們拿了錢,紛紛朝著孔捷一行道謝過後,連忙一窩蜂地逃離礦場。

望著逐漸遠去的百姓,孔捷有些心酸地歎了口氣,對於百姓,他也隻能幫到這兒了,之後他會帶著隊伍一路殺出去,儘量吸引鬼子、偽軍的注意力,希望能夠順利掩護百姓這邊回家。

至於剩下的偽軍,孔捷冷冷地看了他們幾眼,說道:“你們的命老子暫且留著,回到隊伍裡了告訴那些二鬼子,你們給鬼子當走狗做的壞事,都在百姓心裡裝著呢!遲早有一天,我們八路軍會來找你們算賬,自己心裡掂量著點兒,什麼事能做,什麼事不能做。”

“留下身上的財物,哪個敢私藏,彆怪老子不客氣,留下來之後,就滾吧!”

僥倖活命的偽軍們,哪還敢多說什麼。

連忙把身上的財物掏了個精光留下,然後戰戰兢兢地離開。

對付這些偽軍,手段不能和鬼子一樣。

孔捷今天要是把這些偽軍全殺了。

一來違反了八路軍如何處置俘虜的規定。

二來,眼前馬上就要撤離,帶著這些偽軍俘虜也不方便。

三來,訊息一旦傳出去,投降就是個死,反倒會讓偽軍這邊斷了後路,以後遇到八路軍還不得死命抵抗?

所以不如放他們回去,反倒可以瓦解偽軍那邊的戰鬥力,以及減輕偽軍們對百姓的壓迫。

另外主要針對偽軍的敵工部那邊,或許也可以藉此做一些文章。

至於這些偽軍會走露情報,孔捷並不在乎。

要的就是讓小鬼子寢食難安,要是不知道八路軍獨立團孔團長的大名,這一趟豈不是白來了?

安頓過百姓,又處理過偽軍之後,接著是安排眼前這些被俘虜的**士兵們。

能留在這裡做苦工,也不願意選擇投降做漢奸的**士兵,多少都有些骨氣和血性,這也正是孔捷欣賞的地方,所以處理這些**士兵的方式,和榴彈炮,董三等人差不多。

願意留下的,孔捷舉雙手讚同。

想走的,等這次逃脫日偽軍的控製區域之後,孔捷也不攔著。

眼前軍事緊急,這些**俘虜士兵們,孔捷用人不疑,臨時將這些**士兵們全部編入突擊隊戰鬥小組,也下令每人給分配了一些槍支彈藥。

考慮到這些**士兵們很長一段時間冇有吃飽過飯了,孔捷又留出了一點時間,給這些士兵們準備了壓縮餅乾和水,用來填飽肚子。

而這一係列舉措,再加上救命之恩,自然也為孔捷贏得了這些**士兵們的尊敬。

另外孔捷安排百姓,處理偽軍的時候,突擊隊和榴彈炮等人可冇有閒著。

很快,木頭跑來彙報道,“報告團長,咱們這次可是賺大了,繳獲了不少好東西,好多設備我見都冇見過,董三說都能派上大用,要不是這礦場還繳獲了幾輛卡車,就這些設備和工具,咱們想帶走都不容易。”

孔捷點頭道:“繳獲了裝備是好,先安全地殺出去了再說吧!此地不宜久留,告訴同誌們,立刻準備撤離。”

“團長,這礦場呢?”

“礦洞裡的工人們都撤出來了吧?”孔捷問道。

“都撤出來了。”

“那就炸了,這狗日的小鬼子,消耗的是咱們中國的資源,卻用來發展他們的軍工,然後繼續侵略咱們,不炸了,咱們對不起自己的良心。”

“是!”木頭應道,“團長放心,我們肯定把這礦場炸得徹徹底底!”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