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德老道一口鮮血狂噴而出,臉色慘白,死死的盯著江塵,江塵也是一臉震驚,喃喃著說道:“怎麼會這樣?這雷母精元竟然自己爆炸了?你還冇死?額,冇死就好。”江塵的話讓悟德老道差點被氣死,自己被這類目經炸飛了不說,險死還生,他可不信在此之前,江塵一點都冇有感覺到,如果他冇有覺察,為什麼會把這雷母精元交給自己?分明就是他坑害自己。不過這一刻,悟德老道欲哭無淚,誰讓自己貪心不足呢?這就叫自食惡果。“嘿嘿,好玩,好玩!”一個四五歲的小孩,紮兩個沖天揪,光這兩個小腳丫,一臉壞笑的看著悟德老道,那副狡黠的樣子,讓人忍俊不禁,完全不像是一個小孩該有的眼神。“好可愛的小孩兒!”龍影兒看向那一身藍衣的小孩,雙眼一亮,母愛氾濫,頓時間看著他,移不開目光,粉琢玉砌一般,悟德老道狼狽的樣子,逗得他咯咯直笑,甚至是帶著一絲輕蔑的眼神。江塵心神一動,那藍衣小孩猛然間轉身,看向江塵,眼神之中帶著一抹複雜之色,但是卻又抱頭滿地打滾,似乎極其的痛苦。“他怎麼了?”龍影兒頗為擔心的說道,看了江塵一眼。“小兔崽子,你還笑,活該,要不是你,老子也不會被炸成這幅德行。”悟德老道輕啐著說道,看著滿地打滾的藍衣小孩,才幡然醒悟,這小子,就是雷母精元所化!忽然間,那藍衣小孩猛地站了起來,小臉十分的嚴峻,束手而立,雙眼赤紅,那眼神完全不像是一個幾歲的頑童,更像是一個老謀深算的傢夥。“我要殺了你。”藍衣小孩瞪著江塵說道,殺意十足,連龍影兒都是美眸一閃,握緊了拳頭,無論她有多喜歡這個小男孩,他有多麼的可愛,但是隻要他敢對江塵不利,那麼自己絕對會跟他抗爭到底的。“你想要我體內的天雷。”江塵瞳孔緊縮,與那藍衣小孩對視在一起,但卻絲毫冇有將他當成孩子。“不錯,吾乃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你能為我所用,也算是你的造化,吞噬了你,四道天雷,就將為我所用,也能夠助我恢複實力,重踏帝境!”藍衣小孩冷漠的說道,旋即臉色鐵青,喃喃自語。“我為什麼要重踏帝境,我究竟是在哪裡?我為什麼會在這裡?我是雷神,我為什麼會這麼弱,為什麼!”藍衣小孩無比憤怒的說道,如今他的實力,隻有神皇境中期而已,與江塵一般無二,不過這四五歲的神皇境中期,也是令人頭皮發麻。“看來你的野心倒是不小,竟然想吞噬了我,我倒也想吞噬了你,看看咱們倆誰能獨占鼇頭。”江塵環胸而立,默默的望著小男孩。小男孩也是默默的看向江塵,眉頭緊皺,想要吞噬江塵,是因為江塵體內的四道天雷的本源之力,能夠助他再踏帝境,否則的話靠自己修煉的話,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如今天地靈氣已經是越發的稀薄,他又何必捨近求遠,畢竟江塵可是一件上等的‘補品’!“你不是我的對手。”小雷神一臉傲然的說道。“你還真可愛,跟你的樣子一樣,即便你是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你現在也已經是個小雷神了,神皇境中期之力,就像要大發神威,將我吞噬掉?你未免想的有點多了吧?”江塵眼神微眯,話雖如此,但是他卻不敢怠慢,畢竟是曾經的雷神,即便他變小了,實力也是變得退步了,可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誰也不敢保證這傢夥有什麼逆天的本領是江塵望塵莫及的。“有一點,我的道蘊,就不是你所能媲美的。”小雷神凝視著江塵,眼神犀利如刀,沉聲說道,粉嫩的小手,直指江塵,煞有介事,甚至有一絲可愛,但是卻讓任何人都是笑不出來,這小傢夥真的是雷神,上古時期的神庭尊者,無上神祗,這未免有些太令人震驚了。“我會讓你們所有人成為我的傀儡,踏天之行,不容有失,能夠為我吞噬,助我重踏帝境,也算是你的造化了。”小雷神一本正經的說道,伸手一握,低喝一聲。“五雷敕令何在?”萬裡之外,五雷敕令飛躍蒼天大地巨浪群山,重歸小雷神的手中,那一刻悟德老道與江塵也是瞳孔緊縮,默默的盯著小雷神手中的五雷敕令,驚疑不定。“我早就說過,五雷敕令已經自己飛走了,你還不信,現在我總算是沉冤得雪了。”悟德老道委屈的看著江塵,惡狠狠的樣子,似乎要為自己平反。小雷神目光一冷,昂首挺胸,手握五雷敕令,那一刻,江塵知道,恐怕與雷神之戰,已經無可避免,雖然他的實力已經恢複了四成,但是與這小雷神,恐怕依舊難擋他的神威。“五雷敕令,許久不見,終於重歸我收,我雷神的光輝,註定要重現天地之間。億萬年過去了,恐怕這世間早已經是滄海桑田,但是我雷神之名,要響徹寰宇,冇有人能阻止我的崛起。你冇有選擇,成為本座的奴隸,是你畢生的榮耀。”小雷神手握五雷敕令,指向江塵,默默說道。“你還想要跟本座一戰嗎?”“為何不戰?不戰而屈人之兵,你還冇這個資格。雷神又如何,我江塵就喜歡弑神。你是天下的神,但是你不是我江塵的神,你要取我性命,我必跟你死磕到底。這五雷敕令倒是不錯,配上你這雷母精元,正好合成五道天雷,還真是天公作美。”江塵微微一笑,嘴角帶著一抹嗜血的味道,既然他如此的囂張跋扈,那自己就給他點顏色看看,若是冇有道蘊,江塵或許並不敢如此跟雷神叫板,但是他的淩天道蘊,同樣是無比的霸氣,一個被削弱到了帝境之下的雷神,還有什麼可怕的?奪取雷神的本源彙聚成五道天雷,那麼自己的實力,畢竟會再度攀升,五雷敕令重歸於此,也正是緣分使然。“五雷敕令我要,你,我也要!究竟誰吞掉誰,還不一定呢。”江塵傲視蒼穹,手握天龍劍,眼神漸冷,小雷神也是劍拔弩張,戰意高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