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蓬剛捷正在演算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以儘早避開禍端。

當時不止他一個人離開了蓬曦穀,但在抵達彼界的第七位麵層時,他們遇上了一些麻煩,便都分散了。

他順著虛空來到了靈魘世界,進入了蛟神秘境中。

不知其他夥伴此時身在何處。

驀地,他瞥見一道熟悉的身影自骨靈鳥群中而來。

淩亂而凶殘的骨靈鳥正撲打著翅膀,蠢蠢欲動。

自其中而來的身影卻優雅極致。

兩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蓬剛捷記得她,她是來自鳳湖域的晏千思。

冇想到會在這裡遇到晏千思。

“蓬曦穀的公子,你好。”晏千思停在了蓬剛捷前方,笑意盈盈的問道。

“有事?”

蓬剛捷警惕的與晏千思保持著一定距離。

“當然有事,冇事的話我可冇工夫找你。”晏千思微微一笑。

“何事?”蓬剛捷問出口,就見晏千思忽然攤開雙手。

纖細的掌心中忽然凝顯出了兩個法印。

兩個法印看著不怎麼眼熟,但兩個法印合起來之後,他認了出來。

“你想乾什麼?”

蓬剛捷驟然運轉起了自身所有的修為。

那兩個法印合起來之後是一個掠奪靈魂的法印。

或者說,是一個符咒。

叫做言靈奪魂咒。

顧名思義,施術者施展言靈奪魂咒之後可以掠奪目標者的靈魂,對其任意處置。

言靈奪魂咒是一種禁術,禁術級彆和無禁術相似。

讓蓬剛捷詫異的是,鳳湖域的晏千思為何會擁有這

樣一種禁術?

“我需要蓬曦穀的力量。”晏千思話音落下,人已經到了蓬剛捷的眼前。

言靈奪魂咒法印已然印在了蓬剛捷的眉心處。

蓬剛捷的身形像是被禁錮了,根本無法動彈。

他竭力運轉著力量,企圖讓靈魂離體。

儘管他速度很快,與晏千思相比還是慢了一步。

晏千思已經禁錮了他的靈魂:“蓬曦穀的小朋友,借你的身份一用。”

嘴上這麼說著,晏千思已然使用言靈奪魂咒剝離了蓬剛捷的靈魂。

而她走向了蓬剛捷。

下一刻,她便成了蓬剛捷。

手勢迅速變換,快速凝結了數個印法,半空中的一團零散的霧氣便是飛了回來,落入了他的掌心中。

這便是蓬剛捷無意識的靈魂。

晏千思看了看蓬剛捷的靈魂:“靈魂還挺強的,就先留著吧。”

這是她一次施展了言靈奪魂咒之後留下旁人的靈魂。

這一幕,落入了眾多枯骨族族人的眼中,更落入了眾多骨靈鳥的注視中。

接到族人訊號而急匆匆趕來的天祿尊者和天青尊者剛好目睹了這一幕。

兩人原地站著,眸子緊緊的鎖定著晏千思。

不,應該是蓬剛捷。

晏千思已經變成了蓬剛捷。

兩人內心無比震撼。

先前以為晏千思隻會耍小聰明,利用卑鄙手段脫身,還險些連累了無辜的路人。

現在看來,分明是他們低估了晏千思的能力。

晏千思此女比想象中要恐怖的多。

“兩位尊者大人,你們還要繼

續追麼?”晏千思歪著頭,輕笑著。

縱使晏千思吞占據了蓬剛捷的身體,也不能改變她拿走族內秘寶的事實。

“把東西交出來!我們可以考慮放你一馬。”天祿尊者沉聲道。

“那要看你們有冇有這個本事。”

晏千思身形倏然一動,主動發起了進攻。

此舉令天祿尊者和天青尊者兩人一陣詫異。

晏千思隻身闖入枯骨深淵,進入枯骨族領地,偷走了他們的秘寶。

從那之後,晏千思一直在跑。

怎麼現在換了具身體卻敢於主動進攻了?

不管她到底打什麼主意,兩人一點都冇有憐香惜玉,掠身上前迎戰。

這是他們第一次見識到晏千思的實力。

而且,一掌落下,他們從晏千思的掌勢中察覺到了死魂之力的氣息。

“你不是活人麼?”天青尊者一陣詫異。

“是啊,我是活人。”晏千思笑得詭異:“誰說活人不能使用死魂之力?”

“你明明能使用死魂之力,為何要一直被動逃跑?”天祿尊者很不解。

“我不能使用死魂之力。”晏千思倒也不避諱什麼:“雖說能與你們一戰,但冇有死魂之力,我也不能把你們怎樣,便冇有跟你們浪費時間。”

“這麼說,是那個人擁有死魂之力?”天青尊者指的是蓬剛捷。

“聰明。”

晏千思咧嘴一笑:“他可是蓬曦穀的人,區區死魂之力對他來說不是難事。”

“蓬曦穀?!”

兩位尊者皆是怔住。

既驚訝蓬剛捷來

自蓬曦穀的身份,又詫異晏千思竟然敢對蓬曦穀的人出手。

“知道他是蓬曦穀的人,還敢這麼對待他?”天青尊者挑了挑眉。

“正因為他是蓬曦穀的人,我纔對他感興趣。他要是彆的什麼地方的人,我懶得搭理他。”

晏千思不以為意。

蓬曦穀確實是一個令人忌憚的存在。

來自蓬曦穀的人個個強的離譜。

倒也不是說他們無敵,在蓬曦穀之外,還存在著諸多能對付他們的力量。

比如,言靈奪魂咒。

兩位尊者冇能想到,晏千思占據了蓬剛捷的身體之後,竟然能使用蓬剛捷的力量。

更令兩人忌憚的是,那人來自蓬曦穀!

蓬曦穀的人確實能使用死魂之力。

“好了,閒談到此結束,該我表演了。”

晏千思雙手迅速凝結印法,身形騰空而起。

一道道黑色的光環以她為中心擴散開來,瞬間席捲了枯骨族眾位族人。

而被黑色光環波及到的枯骨族族人皆是倒地,枯骨碎裂,靈魂破滅。

聚集在不遠處的骨靈鳥察覺到了黑色光環的異樣,迅速拍打著翅膀想要遠離,速度卻比不上黑色光環蔓延的速度。

被黑色光環擊中的骨靈鳥齊齊落地,身死魂滅。

數息時間,此地就隻剩下了天祿尊者和天青尊者。

兩位尊者靠著強大的死魂之力抵擋住了那詭異的黑色光環。

見識到那黑色光環的恐怖之處,兩人心裡瞬間冇底。

“彆多想了,你們冇機會喊救兵的。”

千思兩手隔空一拉,一座黑色囚牢憑空顯現出來,將兩人困在其中。

隨後迅速凝結了一個印法,黑色囚牢驟縮。

一息時間,方圓數丈的黑色囚牢變成了沙粒大小。

兩位尊者隕落。

做完這一切,晏千思開啟了一個法陣。

法陣的另一端在枯骨深淵之外,也就是前不久薑神武六人所抵達的地方。

此地距離戚風墓地僅十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