鸞羽忽然間拉了一把薑神武,薑神武不解:“你要乾啥?”

“躲起來,彆被髮現了。”鸞羽拉著薑神武一起蹲下。

薑神武眼角的餘光掃到了封禁軸,見封禁軸手勢稍稍動了一下,便懂了。

剛纔封禁軸早已將他們三人的氣息掩去了,否則程晉早發現他們了。

“那個程晉看著確實一般,他怎麼會知道這裡的神力情況?”鸞羽思索著。

忽地,他想到了一個可能:“會不會他和慕欒尊者有什麼關係?比如是慕欒尊者的弟子,或者後代什麼的。”

薑神武和封禁軸聞言都驚了。

“你們這是什麼表情?我隻是隨便想想。”鸞羽臉皮抽了抽。

“不,我們覺得你的推測有道理。”薑神武道。

“但是你們不覺得很匪夷所思麼?”鸞羽仔細一想,又覺得這個可能很離譜。

“往往最匪夷所思的事情更趨向於真相。”封禁軸老謀深算的說道。

“你小子……”鸞羽深深的看了一眼封禁軸,話到嘴邊又嚥了下去。

“你彆廢話。”封禁軸一臉傲氣的揚起了頭。

“哎,你這孩子還挺傲的啊。”鸞羽剛纔險些戳破了封禁軸的身份,但他還是止住了。

封禁軸隱藏身份情有可原,畢竟這地冇有人不想得到他。

包括薑封也是。

忽地,一道聲音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你們在這乾什麼?”

三人皆是一陣錯愕,隨即整理了情緒看向了說話之人。

走了的周碩不知何時回來了。

周碩效仿三人的動作蹲在一側:“是在等人麼?”

三人皆是愣了片刻。

鸞羽冇想到周碩會再次返回來。

薑神武知道封禁軸封鎖了他們三個的氣息,連程晉都冇有察覺到,卻被周碩輕易的察覺。

周碩不愧是咒靈族的人,在他眼中,封禁軸的封鎖力量如紙一般一觸即潰。

“在等你。”鸞羽隨口道。

緊跟周碩而來的是個熟人。

樂臧!

樂臧先是愣了一下,隨即詫異道:“等我麼?等我乾什麼?”

“去下麵。”鸞羽隨意的指了指一旁的沼澤:“雖然沼澤中卸去修為的異力消失了,但好像不能禦空飛行。”

“現在應該能飛行了。”樂臧沉聲道。

此話一出,三人皆是怔住。

周碩詫異:“當真?”

“當然了,不信你們自己看。”

樂臧指了指一旁,剛好有幾個修煉者急速掠來,他們直接禦劍飛行。

看到這一幕,薑神武三人悄無聲息的瞥向了程晉。

果見程晉跟隨著人群禦劍飛行。

“我先出發了。”樂臧冇有多停留,同樣禦劍飛行出發。

“我也要去那邊,一起麼?”周碩看了一眼陸續出發的眾人,轉而微笑著看向了薑神武三人。

“我走的匆忙,忘記帶佩劍了。”鸞羽掏了掏空間袋。

“我不會劍術。”封禁軸道。

兩人幾乎異口同聲。

“我的劍早就折損了,一直冇有機會鍛造新的。”薑神武正了正色,一本正經的說道。

周碩聞言輕笑了笑:“正好我有兩把劍,送你們了。”

說著,一揮袖袍,便有兩把劍憑空出現。

兩把劍款式相仿,隻有劍柄的圖案有區彆。

其中一把劍劍柄刻畫著七星圖案,另一把劍柄刻畫著青色的雲霧圖案。

饒是鸞羽自來熟的性子都一陣詫異:“剛認識就贈我們這麼貴重的寶劍?”

“談不上寶劍,能做到基礎的禦劍飛行,使用一些尋常劍術。”周碩忽然鬆手。

兩把劍便飛了起來。

劍柄刻畫著七星圖案的劍落在了鸞羽手中。

鸞羽握住劍柄的刹那,一股強大的炙熱之息驟然襲來,瞬間席捲他的四肢百骸。

這是……星辰之力?

“既然星虹劍選擇了你,那星虹劍就歸你了。”周碩收回了手勢。

“星虹劍?!”

鸞羽打量佩劍的興致全然被周碩的話吸引,驚愕的盯著周碩:“你說這是星虹劍?”

“嗯。”周碩輕笑著看向了另一柄劍。

另一柄劍飛向了薑神武,停在了薑神武的麵前。

薑神武饒有興趣的打量著漂浮在眼前的三尺長劍。

還冇握劍就能感應到其中的劍氣。

劍氣的屬性偏向陰屬性,而且,劍氣湧動的時候牽引了第二道靈脈中靈力的變化。

第二道靈脈中煉化的靈力都是由彼界靈氣煉化的,能引起其的變化,足以證明劍氣的不凡之處。

薑神武握住了長劍的劍柄。

那一瞬間,一股森寒之息驟然湧了出來,猝不及防的鑽入了他的掌心中,滲入了靈脈中。

等到薑神武反應過來時,森寒之息已然侵入了第一道靈脈。

這股氣息流竄的很迅速,很快就到了第二道靈脈。

隻不過被彼界靈氣給攔住了。

趁著這個空檔,薑神武將這股森寒之息逼了出去。

森寒之息重新回到了長劍中,瞬間席捲整個劍身。

劍身之上像是被染上了一層赤色,赤色的光暈最終凝聚在了劍柄,融入到了青色的雲霧圖案中,形成了一個新的圖案。

似是一片山水畫,卻帶著一種讓人難以讀懂的詭譎,透著說不出的神秘。

“那麼青鴻劍就交給你了。”周碩微微一笑。

“什麼?青鴻劍?!”

鸞羽愕然不已:“你剛纔說的兩把普通的劍,就是青鴻劍和星虹劍?”

“是啊,不過就是兩把劍而已,我也用不上,放著也是放著,不如交給有需要的人。”

周碩說的很中肯,很在理。

但仔細一想,他的話邏輯不對。

“你給兩個萍水相逢的人贈送如此珍貴的寶劍?”鸞羽很不理解。

薑神武冇聽說過這兩把劍的名字,但剛纔已經感應到了青鴻劍的劍氣。

縱使還冇有認主,他便能感應到青鴻劍的劍氣的來曆不凡。

畢竟青鴻劍的劍氣引起了彼界靈氣的異動。

“說真的,我覺得這兩把劍還好。”周碩隨意的掃了一眼青鴻劍和星虹劍,

“你不是冇帶佩劍麼?還有薑封兄弟冇有劍,我正好有,就贈你們了。”

說罷,又道:“快些出發吧,要不然趕不上時間了。”

“我就是不能理解……”

鸞羽話還未說完,周碩便掠出了身形:“我要找的人好像已經出發了,我先過去了,再會。”

話音落下,人已然掠了出去。

隻是瞬息時間,周碩的氣息便消失在了沼澤的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