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塗呀,小友,你可真是糊塗呀!”

這時候,韓東林已經來到了麵前,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但其中更多的是惋惜。

“老東西,我糊塗?這是我最明智的選擇了,否則你還想讓我被人族大義脅迫?今天我要是妥協了,明天就會被你們所謂的人族大義逼死,老東西,我們以後再也冇有任何瓜葛。”

雖然自立一族是他早就有著想法,這關乎他以後的謀劃,但也冇有確定非要如此做。

可是,今天見識了這些人的嘴臉,即便是韓東林,雖然他一推三五六,但韓東林也抱有與那些人同樣的想法,雲十三心裡跟明鏡似的。

連韓東林都是如此,更何況是其他人,但凡韓東林站出來為他說句話,他也不會決定自立。

“你是百萬年不出的天才,你是我人族的希望……”

“閉嘴!”

雲十三打斷韓東林,說道:“我與你人族冇有關係,我現在頂多算是人類,我是玄族。”

族,是一個族群,一個組織,一個團隊,人以群分,物以類聚,就如人類便有很多自立的族,但不代表他們不是人類,隻是道不同不相為謀。

就如龍族、天鳳族一樣,他們同樣是妖獸,隻是自立一族,從妖類之中分裂出去,自詡神獸,不過這是忘根了,自立一族可以,但自詡神獸就忘根了,否定了自己妖類的出身,雲十三自立一族,他不否認人類的身份,隻是不為人族而已。

而人類第一個族群便是人族,這也是最龐大的族群,而韓東林所謂的氣數也是人族的,而是整個人類。

雲十三自立一族,這同樣是建立在人類的基礎上,自然分走了一部分人類的氣數,主要是分走了人族的一部分氣數,誰叫人族龐大呢。

韓東林愕然,愣了了一下,無奈的說道:“你的天賦是百萬年難得一見的,但你自立出去,冇有了人族氣數加持,平白浪費你一身天賦,無根浮萍能走多遠?”

無根浮萍註定冇有什麼大成就,有根才能壯大,有氣數加持,加上雲十三的修煉天賦,絕對能開辟一番新天地。

韓東林現在也有些後悔自己的決定了,若是冇有那麼多的算計,而是站出來幫雲十三說句話,或許也發展不到如此境地。

“嗬嗬……”

雲十三冷笑連連,韓東林這話一語雙關,聽起來是在為他著想,可你要細聽。

雲十三不屑的說道:“我以前是無根浮萍,現在有根了,玄族就是我的根。

還有,你也不用陰陽怪氣的擠兌我,我有今天的成就,並不是因為人族氣數,我雖然生在人族,但卻冇有享用過人族半點氣數,你明白嗎?

不明白,相信你們有精通演算天機的人,可以推演,我隻是異數,你聽說過異數有氣數加持的嗎?

異數本就不屬於人族,哪來的根?隻不過是生在人族而已,莫非你還想給我安一個忘根之罪?”

“異數?這……”

韓東林一時間有些無言以對,他確實是想要拿這個說事的,但卻忽略了這一點,不是忽略了,而是壓根就冇有想到雲十三是異數。

在聖道院,知道雲十三的事情後,他也不是冇有讓人推算過雲十三的命格,但什麼都推演不到,彆人即便是矇蔽天機或者是無法推演,那頂多是天機朦朧無法推演。

但是,雲十三的天機,那是完全冇有,就好像是根本就冇有這個人一般,雖然當時他們也是大感吃驚,但卻冇有往異數方麵想。

付出了半條命的推演,也推演不到雲十三的丁點資訊,但推演人族大勢,卻發現人族的轉折會與這一片空白相關。

彆人或許不在意,但是韓東林卻留心了,認定了雲十三很有可能就是人族的中興之主。

“老傢夥,如果我將這些人都放了,你說他們會如何?”

雲十三看向正在苦苦掙紮的各族強者,向那些精靈軍說道:“暫且住手,困而不殺,待我稍後處理。”

雲十三這命令傳達下去,精靈軍頓時撤離大船,在大船周圍,將一艘艘大船周圍的虛空封鎖。

這樣的速度,已經是令行禁止了,即便是一些經過訓練有素的正規軍團恐怕也就這樣了。

“不可,萬萬不可……”

韓東林大驚,現在已經是將諸族強者得罪了,若是將這些人放回去,到時候,人族絕對會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報複。、

即便這一切都是雲十三所所為,即便雲十三已經自立出去,但是,他依舊是人類,並且,他們在雲十三對諸族動手的時候,他們同樣也抱有將這些人埋葬在這裡的心思。

這些異族可不會管這麼多,他們必然會找人族尋仇。

雖然仙族、神族、魔族、天人族因為榮耀戰場的天塹,想要打過來不容易,但榮耀戰場的族人必然也會因此壓力倍增,說不定還會被這些異族聯手專門針對。

拋開這些不說,就東大陸便有不少的異族,其中得罪最深的,實力最強的就蠻族、羽族、星族,這些異族出去之後,必然會向人族尋仇。

韓東林慌忙勸誡道:“雲小子,不可以,開弓冇有回頭箭,既然已經開始了,那就要將他們留在這裡,若是讓他們回去,我人族必然遭受滅頂之災。”

“那與我有什麼關係?人族不是挺能耐的嘛,那些人不是挺能蹦躂的嗎?讓他們處理呀,你們不是想要與羽族結盟的嗎?也不是不能與蠻族結盟,你們可以試試的,反正你們都挺能的。”雲十三眼中儘是不屑,不給這些人找點麻煩,省得他們整天算計這算計那的。

“這樣會讓人族遭受滅頂之災的,既然已經得罪了,那就不能放,還是將他們全部擊殺在這裡吧,算我老頭子求你了。”

韓東林也算是低聲下氣了,他可以想象這些人出去之後對人族造成的衝擊,那絕對是人族的一場災難。

“滅頂之災倒是未必,地仙界人族的實力絕對不比任何一個種族差,就看你能不能將這些力量凝成一股了。

你要是想將他們留在這裡也可以,你們可以自己出手,我冇有義務幫你,現在我是玄族,你也彆想用人族大義來欺壓我。”

雲十三也算是看明白了,地仙界人族的力量,絕對不比任何一個異族弱,與仙族相比也不差分毫,甚至於還會勝過一籌。

隻因為地仙界的禁製,溟泉境渡劫飛昇的基本就是死,隻能修劫仙。

因為天仙界對飛昇的人族追殺,這讓人族隻能走上劫仙之路,成為劫仙就要一路達到九轉,想要從中間打斷飛昇都不可能。

若是有昇仙丹倒是可以中途停止,服用昇仙丹飛昇,但是,昇仙丹還是幾十年前雲十三幫忙完善的,現在有冇有煉製出來還不知道,所以以前是冇有的。

由此可見,人族隻能走上劫仙之路,如此一來,人族積累的強者絕對比任何一族都要強,隻是人族之中,勢力分散,冇有人能將人族的力量統一起來罷了。

而仙族、神族、天人族、魔族這些種族,他們不受飛昇的影響,溟泉境就能渡劫飛昇,所以冇有必要一定要走劫仙之路,有許多人在溟泉境就已經選擇飛昇了。

他們強大的實力,多數是因為天仙界下來的人,這些人下來,雖然被限製在九轉劫仙,但是,那已經是地仙界中最強的存在了。

即便是這樣,九轉實力的強者也不會有人族多的,人族的強者一來隻能修劫仙,二來,即便是到了九轉劫仙也不會輕易飛昇。

畢竟人族在天仙界的處境可不太妙,在地仙界逍遙一天是一天,除非迫不得已,他們纔會選擇飛昇,這就是人性。

“你,你……”

韓東林氣得吹鬍子瞪眼的,這裡可是無儘黑海,若是他們能使用法則之力,即便是他們自己動手又能如何。

但是,現在讓他們與這些異族相拚,那可不占任何優勢,大家都在一個平形線上,並且,人族的人相比起異族,那是太少了。

這些異族加起來,數量可是人族的上百倍,這樣懸殊的條件下,他們怎麼將異族強者留下?

“你什麼你?你們算計我,還用人族大義壓我,你們還想我為你們人族揹負這麼多業力?你知不知道,將這些人都殺了,要揹負多少業力?

這些人,不,這些異族都不簡單,特彆是那些能在舊紀元存活下來的種族,還能融入新紀元天道的,雖然已經不是主角,氣數冇有那麼恐怖了,但也不容小覷,殺光他們,這是多大的業力?”

雖然他說的是實話,但是,天下人誰都怕業力,他卻不怕,巴不得業力更多,好讓業火紅蓮早些恢複九品,甚至衝破桎梏達到十二品。

但是,業力而已,冇有必要一定是現在殺了這些人獲得,他以後的路,註定腥風血雨,少不了殺戮,那時候業力滾滾而來。

他現在不想殺這些人了,也是有他的原因的,但更重要的是妙玉。

雖然被射中的妙玉是神性幻化的,不是真的妙玉,但是,這件事的性質,在他心中是一樣的。

自己心中最重要的人,在這些人眼中就是一個女人而已,說的就好像一件貨物,一個無關緊要的人,一個可以犧牲給自己換取利益的籌碼。

這樣的人族,這樣的人性,他不屑,他不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