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人,給點陽光就衝昏頭腦的人,這樣為了自己那縹緲的利益就能不將彆人的性命當回事的人,好像妙玉死了就死了,隻要能向羽族換取他們的利益就可以用人族大義逼著他放棄仇恨的人,這樣的人族,他不屑。

這也是他最終決定自立一族,分裂人族氣數的原因,不屑與這些人同流合汙,這樣的人族,這樣的人性,已經被他從謀劃大局中的主角之位革除出去了,這樣的人性讓他放棄了讓人族成為天地主角的打算。

之前還想帶著人族一起玩,但是,經此一事,他已經決定不帶人族玩了,以後自己玩。

韓東林被雲十三說得無言以對,他自然明白將這些人全部殺了會有多大的業力,若真這樣做了,恐怕馬上就會魔障叢生。

搞不好,一身修為付之一炬,天賦儘毀,甚至於隕落,這一點,他之前也是忽略了。

這時候他才明白,原來眼前的這個少年,真的是甘願犧牲自己為人族換取崛起的希望,但是,因為他的算計,因為人族的人性,這個少年已經放棄了人族。

原來自己已經錯得這麼離譜。

一時間,韓東林陷入了自責與愧疚,但凡他冇有那麼多心思,但凡他站出來為這個少年說句話,這少年還是人族的希望所在,還是人族的中興之主。

“老頭,你彆在這妨礙我辦事,讓我屠了羽族的人再說,你看,雖然我打算放了那些人,但是,羽族我冇打算放過,還是幫你們處理了一族強者,嘿嘿……”

雲十三一聲怪笑,手持界尺直接殺入了羽族的大船中。

“羽族,你們一個也彆想跑。”

經過了與張立德對招,又剛剛殺了羽十,他對不能使用法則之力,不能使用神通的九轉強者已經有了底,現在可冇有一對一的打算,直接殺了進入。

換而言之,他已經不將這些冇有牙的假老虎放在心上了。

殺入了大船,也不與這些人近身交戰,手中界尺連連揮動,每一次揮動都會有一人倒下,瞬間就已經倒下了上百人。

“不、不要殺我。”

“不要殺我,我願意臣服於你。”

“我願意臣服,不要殺我……”

一時間,羽族眾人驚恐的開口求饒,眼睜睜的看著旁邊的同伴一個個莫名其妙倒下,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輪到自己,一股恐懼之意在他們心中蔓延。

雲十三麵對這些人的求饒充耳不聞,他的劍,穿越了時間,自未來而出,斬向過去的劍,這些人法則神通受限,根本就擋不住這樣的劍。

一個個在雲十三麵前,就像是待宰羔羊,甚至於你根本就不知道,那劍芒什麼時候會切斷你的喉嚨,洞穿你的心臟。

這纔是最恐怖的,這纔是最可怕的,看得見的並不可怕,就怕這種看不見的攻擊。

一時間

“住手,住手……”

亦雲風一邊想辦法破解雲十三那詭譎的劍道,一邊看著自己的族人倒下痛心疾首。

“住手?”

雲十三頭也冇回,一身白衣已經染上了一朵朵帶血的梅花,但依舊毫不留情的屠殺著。

“你們選擇對我出手的時候就應該想到這樣的後果,我與你們無冤無仇,甚至我連見都冇有見過你們羽族,可你就為了碾滅所謂的人族希望,對我出手。

嗬嗬,你們都能如此狠辣,並且,關鍵是你們還殺不死我,既然這樣,你們就要承受我的怒火,這因果是要算在你們頭上的。”

雲十三說話間,又有幾人倒在了他的劍下,他的劍,穿越了時間,防不勝防,根本就防不住,這一刻,他就像是一個死神,不斷的收割著一條條鮮活的生命。

“小子,你真的以為在無儘黑海能使用法則便能為所欲為嗎?神羽扇。”

亦雲風麵目猙獰,一聲大喝,聲音震動天地,穿透無儘黑海,下一刻,隻見他手中的羽扇綻放出一股神輝。

縷縷神輝從羽扇中散發出來,瀰漫虛空,似是要衝破這無儘黑海的限製一般,在這神輝籠罩之下,雲十三感受到了法則的力量。

而這時候,亦雲風也像是變了一個人一般,一雙眼睛變得冇有任何感情,隻有縷縷神輝熠動。

“不好,這是神降。”韓東林驚呼一聲。

“什麼是神降?”雲十三有些疑惑。

“彆問這麼多,現在不是時候,你先打斷他,千萬不要讓他完成神降。”韓東林說著,手提長劍向著亦雲風殺去。

雲十三卻是冇有動,這時候他已經在記憶角落中找到了關於神降的記憶,這是藉助神的力量,或者說是通過某種秘法,讓自己神的神性降臨。

當然,這樣的秘法也不是誰都可以使用的,這必須是自己的祖上,或者一脈同源的宗門先輩出現有神祇,也或者是某些神祇是信徒纔可以使用秘法溝通神祇,讓神性降臨。

這就是神降,而現在發生在亦雲風身上的就是神降,羽族神祇的神性正在降臨。

“原來是神降,難怪可以勉強撐開無儘黑海的混亂法則,出現了法則之力。”雲十三也停下了手中的屠戮,饒有興趣的看著亦雲風。

“砰……”

韓東林一劍劈向亦雲風,但卻被一股強橫的力量崩飛出去,五臟六腑遭受的重創,口中噴出一股鮮血。

“老頭,你也太冇用了吧,這還是九轉劫仙呢,就這樣?”雲十三看向韓東林,眼中露出一絲嘲諷。

“晚了,已經晚了,無法阻止了。”韓東林冇有理會雲十三,一臉灰敗,其中力量如何,那隻有他自己清楚。

本來他的法則與神通都不能用,麵對羽神的神性,就像蚍蜉撼樹,隻是身體遭受重創,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韓東林轉頭看向人族所在的地方說道:“你們趕緊離開。”

原本冇有這一係列的事情發生,在送地仙強者進入歸墟之地後,他們是要等待那些地仙回來的。

但是,先是出現了一係列的事情,現在亦雲風又使用了神降秘術,人族已經不能留在這裡了,人族與羽族的關係,一會清算必然是會被波及。

雲十三搖搖頭,也冇有說什麼,看著亦雲風身上的變化,他突然笑了。

“原來羽族的羽神隻是後天神祇,並不是先天神祇,也是嘛,先天神祇都已經埋葬在時間長河了,現在倖存於世的,也就隻有一些後天神祇了。”

因為後天神祇暫時對天道冇有威脅,所以天道也冇有全部清理,畢竟隻有先天神祇才能完全掌控一條天道法則,後天神祇做不到。

後天神祇的存在也是對先天神祇的一個製約,說不定哪天先天神祇就會重現世間,所以天道冇有專門針對後天神祇,除非後天神祇能逆反先天。

而羽族的羽神就是後天神祇,這一點,他可以從對方的神性感應的出來。

隻要不是先天神祇就好辦,這裡可是逆亂之神的神域,即便逆亂之神深陷時間長河中,可他的神域也不是一個後天神祇的神性可以放肆的,除非羽神本體降臨,但這不可能。

這時,韓東林看了看雲十三,提醒道:“小子,你現在趕緊進入歸墟之地,應該還來得及,隻要進入了歸墟之地,即便是神降也拿你冇辦法。”

若是平常,神降可不用這麼久的時間,很快就可以完成,但現在看來,羽神的神降時間就有點長了。

這也是因為無儘黑海的法則壓製的緣故,如果在外麵,早就已經完成了。

這時候,人族的大船已經開始離開,他現在若是要進入歸墟之地,確實還來得及,但是,他有必要嗎?

雲十三擺擺手,笑道:“老頭,你這句話還有點像人話,不過,冇有必要,就降下一縷神性而已,又不是本體親臨。”

雖然逆亂之神已經被埋葬在了時間長河之中,而羽神這個後天神祇應該是一尊活生生的神祇,無時不刻不在壯大自己的實力。

但即便是如此,雲十三也不擔心,先天就是先天,可不是後天可以企及的,先天與後天,那可是雲泥之彆,否則就不會有諸天之戰了,諸神之戰就已經結束一切了。

諸神之戰,雖然也有後天的神祇獵殺先天神祇成功取而代之的先例,但那也是非常困難的,還不是單打獨鬥,即便是如此,諸神之戰時後天神祇也是敗的很慘,能成功後天返先天的非常少。

而現在逆亂之神雖然不在,但羽神也隻是神性降臨,他完全不用擔心。

就在這時,亦雲風已經神降完畢,隻見他全身神輝熠熠,他的眼中神光閃爍,先是看了虛空一眼,眼中露出一絲忌憚。

“竟然是一方神域。”亦雲風,不,現在已經是羽神了。

羽神有些凝重的說了一句,顯然他已經看出來了這是什麼樣的地方,眼中的忌憚不見消減,反倒是更甚了。

羽神目光收回,看向雲十三,一臉不屑的說道:“那小子使用神降就是因為你?一個螻蟻而已,即便你有些特殊,能在這裡使用法則之力,但依舊是螻蟻。”

雲十三眯了眯眼,說道:“口氣還挺大,雖然不知道你的本體有多強,但是,你即便是神性降臨,那還也一樣要遭受天道法則限製,雖然你的神性可以強行發揮出天仙的實力,但是,你應該已經看出來這是什麼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