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且待良緣 >   第1章 硃砂1

南都,尚書府。

寒食節剛過,浸著涼的雨絲好似冬日的冰淩,尖利的打在人臉上生疼。

宛如硃砂的一灘血水,好像盛放的曼陀羅花,綻開在男子膝下週圍,濃烈且豔麗。

立在一旁的女子,身穿一襲清麗淡雅的襖裙,被馬鞭上的血水也濺了幾滴在裙袂上,暈開了大片,可她隻一心怒視著跪在地上的男子,周遭的一切彷彿都變得無關緊要。

“傅旌笙,你就算是跪死在這裡,傅知昂和薛秀蘭就能同意讓芳姨的牌位進這個祠堂嗎?你的驕傲,你的自尊呢?你欺負我時的厚顏無恥都哪裡去了?”

傅旌笙被白玉冠束著的墨發早已被雨水衝散開,有些狼狽,但眼眸卻是透亮精炯,他抬眸直直地凝望著也被雨水淋個通透的阮良緣。

自從那夜過後,他已經很久,都冇有看到阮良緣因為自己,這般的氣惱過了。

阮良緣見傅旌笙眸色深沉的望著自己,故意避開他投過來的目光。

這雙眸子太勾人,即使在這寒雨綿綿的黑夜中,也依然慧目如炬,穿過雨幕,結成一束銀光,一不小心就會被吸髓納魂,直到完全的沉溺其中,不願自拔。

阮良緣不想就這樣又深陷了進去,怔了怔心神,語氣冰冷。

“你知你是多少高門宅第想要攀附的貴公子,你又知豔色閣裡有多少的美豔嬌娥,每日想著法的逼你上她們的床榻。早知你是如今日這般地作踐自己,我還不如把你敲暈送給她們。”

阮良緣歎了口氣,又繼續說道:“可你現在這麼做,到底是想讓芳姨在地底難安,還是想讓我於心不忍,原諒你?”

“阿良,我知你還為那一夜的事情耿耿於懷……但我真的是不想你嫁給他……”

隻要一想起那夜發生的事,阮良緣就如鯁在喉,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她抓緊手中的馬鞭,對著傅旌笙又抽了幾下,才方可解氣。

“傅旌笙,你大可不必,你我相識這麼些年,該清楚我是個錙銖必較的女人,輕易也不會原諒誰的。”

“但我即以答應了芳姨要照顧你,你這條命就是係在我身上的,若你不惜著這條命,我就去刨了芳姨的墳,讓你做鬼都不得安生。”

不帶跪著男人說話,那不知是雨水還是血水的馬鞭,就又抽打在男人的背上,身旁站著的侍女盈月,想要阻攔,剛抬腳,就被寒夜給攔了下來,衝著她搖了搖頭。

盈月頓了頓,是啊!她怎麼就糊塗了!

她們家小姐,隻有在意一個人,纔會如這般的喜怒於色!

盈月猶記得她去找阮良緣時……

半個時辰前,阮良緣還在豔色閣裡品著春茶,聽著小曲,賞著彈琵琶的貌美歌姬。

柔柔絃音,不絕於耳,可半闔著眼眸,卻也擋不住過往,如曲調綿延悠長般的擠到腦子裡。

那夜的喘息聲,還遊蕩在耳畔,男子低音咽啞靡靡切切的聲音,好似錯落有致的曲調,低沉亢奮,一聲一聲地輕吟,把阮良緣震的酥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