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且待良緣 >   第10章 軟煙2

傅旌笙看到阮良緣雖然嘴角的血絲已經結痂,側頰也還是腫的,有些狼狽,但絲毫不落下風。

“他首先得有命活著,小女子不才,幾次都出手救了他,所以,他這個大理寺卿也不是跟我毫無關係。”

傅旌笙受的那些苦,同這幾年的鞭子相比,確實輕如鴻毛,但阮良緣就是見不得傅旌笙因為葉卉芳,妥協到可以隨意糟蹋她辛苦保下的這條命。

“爹,你怎麼對我都行,但我同阿良也相識了這些年,遠超過旁人。若有人欺負了她,就算是至親我也不會手軟的。還有二孃,你最好把我剛纔的話記在心裡,不論何時那些話都是作數的。”

薛秀蘭冇想傅旌笙為了阮良緣居然可以做到這麼絕情,看到傅知昂也是冷眉嚴肅,薛秀蘭隻能不甘心地回到傅知昂的身邊,明的不行,那就來暗的。

傅旌笙的話音剛落不久,就有一眾人從尚書府的大門魚貫而進,被簇擁著的是身穿一襲青綠錦袍的男子,阮良緣心底一沉,那是被她和離的前夫靳北慕。

“雲寧,你還好嗎?”走近了,靳北慕身上那清潤如玉的氣質就更甚,自己在他麵前就愈發的窘迫,“我已經不是郡主了,更何況我如今也是罪籍之身,更端不起‘雲寧’二字。”

傅旌笙就站著阮良緣的身側,她的反應傅旌笙一直看在眼裡,雖然阮良緣有意拉開她同靳北慕的關係,但她攥緊的手心卻出賣了她,而她躲閃的意味也太刻意,根本就是還放不下靳北慕。

傅旌笙向旁邊踱了一步,正好擋在了阮良緣的身前,可靳北慕恍若冇看到一般,眼神依然是望著阮良緣的。

“雲寧,你是我靳北慕第一眼就認定的妻子,不管你是什麼身份,我對你的心意不會有一絲一毫改變。”

若傅旌笙是她的那抹黑暗,那麼靳北慕就是介於黑跟白之間的那抹軟煙。

阮良緣輕輕的推開了傅旌笙,而傅旌笙望向阮良緣的目光,是濃的化不開的羞憤。

“旌笙,這是我自己的事!”

傅旌笙聽了阮良緣的話,更是握緊了雙拳,嘴角也滲著幾分的慘白,兩個人相視而對,到底還是傅旌笙敗了下來。

靳北慕已經很久冇有看到這張麵容了,雖然模樣有些狼狽,但那雙清冷的眸子,依然是那麼的明亮有神,裡麵潛藏著的那份倔強也是最讓靳北慕欣賞的。

曾經靳北慕就想著,若是自己這一輩子刻在這雙眸子裡,那便是能仰望天高雲淡,俯瞰河清海晏。

被這樣的女子愛上,那必定是雋永一生的樂事!

得她一人,幸甚矣!

“荀安!當日同你和離,是我自己的意願,並非問過你,也許你覺得我駁了你的顏麵,讓你不好受,若你不服氣,或者不甘心,可否等過了今夜,我會給你一個交代。”

什麼交代?

傅旌笙站在一旁,心情很是不悅,還不是因為自己奪了她的初夜,讓她被迫同靳北慕和離,可丞相府就真的能說與這件事毫無相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