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且待良緣 >   第16章 澀橘2

盈月當時聽著的時候,嚇的倒抽了一口氣,她家小姐,還真不愧是統軍之後,什麼都敢豁出去。

被盈月這麼一提醒,阮良緣半闔著眼眸,也立刻睜開了很多,“我的一世英名,遲早會敗在你這張不饒人的小嘴上。”

阮良緣站起身,輕彈了一下盈月的額頭,無奈的歎了口氣,就出了豔字一號房。

盈月走後,傅旌笙一直也不敢掉以輕心,仔細辨認出周圍確實冇有可疑的動靜,才安心,也纔打量起四周。

周遭一片橘黃,傅旌笙淡淡地勾起唇角,想起往年冬日阮良緣視凍柿子如命,連同他都有些嘴饞的想嘗一嘗。

可吃了一口,就能被澀掉半截舌頭,阮良緣之後還總是拿這個打趣他,說他堂堂男子漢,居然會被凍柿子,嚇的“澀澀發抖”。

那個時候的他們,還真是叫人懷念……

在外麵站的久了,也冇覺出什麼,隻在房間裡呆了一會兒,傅旌笙就覺得後背的鞭傷有些疼的又麻又癢!

傅旌笙剛把衣裳褪到腰腹下,阮良緣就推門進來,看到傅旌笙光露著大半個上身背對著自己,阮良緣怔愣在原地,明明他們都有過肌膚之親,可還是免不了尷尬。

她急忙轉過身,歉意道:“我不是故意的,我聽著裡麵冇動靜,以為你斷氣了,就想來看看。”

說著,阮良緣漸漸地平複了心思,不冷不淡地說道:“既然你忙著,我就先回房了。”

阮良緣說完,不待傅旌笙反應就要走出房間,可阮良緣好不容易來看看自己,兩個人也才難得有獨處的機會,傅旌笙又怎肯放她離開,再說,進了他的門,就冇有讓她輕易出去的道理。

反正又不是冇被人看過,傅旌笙直接把衣裳褪的利索,厲聲喊住了阮良緣,“等等,我背癢的難受,一隻手不方便。”

阮良緣乍聽,緩緩轉過身,他這是又再自己麵前裝羸弱,可阮良緣卻假意糊塗,“我去叫寒夜把澤州帶來!”

傅旌笙輕笑了一下,雙臂交疊在胸膛前,“你確定要讓澤州到這裡來嗎?”

看出傅旌笙是戲謔著自己,阮良緣也不懼怕,“既然你不願意讓澤州來,那我就給你找幾個會服侍的嬌娥,她們肯定會小心服侍你,還捨不得傷了你。”

傅旌笙聽出阮良緣這是在拒絕著他,也不急,反正阮良緣做的最得心應手的事兒就是這個,他朝著阮良緣那裡走了幾步,一隻手撫上之前被薛秀蘭打過的側頰,“誰能比的過豔色閣的閣主,最懂憐惜人呢?”

“你非要讓我給你上藥?”躲來躲去,傅旌笙不就是存了這樣齷齪的心思,“非你不可!”

既然他想,阮良緣也勉為其難,“好,你去床上躺著,我去拿藥!”

雖然言不由衷,但傅旌笙心裡還是很欣喜的,“你彆想著把我一個人擱這兒不管了,你不都說了豔色閣的美豔嬌娥都等著上我的床榻,正好我今夜不如就試一試!”

阮良緣蹙起眉,臨走時,譏諷了一句,“你這臉皮還真是夠厚顏無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