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且待良緣 >   第19章 丁香1

傅旌笙把盈月放在了床榻上,簡單的梳洗了一番,就走出了房間。

自從統軍府出了事,他每晚休沐之後,都會來豔色閣轉上一轉,而他去的最多的就是豔字一號房。說是去,不過就是偷偷的站在豔字一號房的外麵張望著。

他對房間裡陳列的物件擺放都是過目不忘,甚至窗欞上有幾根木架都記得清清楚楚,更彆提要找到一個藏身的地方。

靳北慕站在豔色閣門前,他綽約風姿,俊逸儒雅,修身挺立,那一襲淡紫色的錦緞長袍,在碧空白雲的掩映下,更是讓周身的貴氣咄咄逼人,更叫人望而卻步。

豔色閣這些年,迎來送往的也都是到這裡消遣的豔客,嬌娥們自然是什麼樣的富家公子,皇親貴族都見過。

可像靳北慕這樣的,無論站在那裡都是熠熠生輝的存在,更是惹的嬌娥們垂涎若渴。

“小侯爺,我們這兒什麼樣的嬌娥都有,要不要進來玩一玩啊!”

阮良緣從十三娘手中奪過豔色閣也全是為了染坊生意,而這裡她依然還是交給之前的鴇娘繼續打理。

隻是,看著鴇娘如今連靳北慕都招攬成豔客,她麵色不悅道:“鴇娘!”

鴇娘也是個懂得眼色的,見阮良緣不高興,她立即從靳北慕身邊離開,而靳北慕看到阮良緣出來,剛纔還冷著的麵容,一下就展顏開來,“雲寧,我還以為你不會見我了呢?”

豔色閣門前,人來人往的,始終不是一個說話的地兒。

“跟我來!”

說著,阮良緣把靳北慕迎進了豔色閣,可鋒朗卻被攔在了外麵,“鴇娘,我有事要同小侯爺講,無關的人就麻煩你幫忙多擔待了。”

鴇娘又豈會聽不出阮良緣話裡的意思,她急忙叫來了豔色閣的四欲豔主,把鋒朗圍在了中央,“公子,你彆板著一張臉嗎!我們四欲豔主可是隻賣藝不賣身的,您大可敞開了玩兒!”

說著,鋒朗手中的劍就不知什麼時候被奪走了,阮良緣也是笑靨盈盈地,看著鋒朗就這麼被拉近了閣樓裡。

有著靳伯康的告誡,靳北慕很少會來這裡,驕奢淫逸,是靳伯康最不恥的。

“你這樣,是為了堵鋒朗的嘴吧!”

阮良緣關上了豔字一號房的門,走到靳北慕跟前,給他倒了一杯剛烹煮好的白毫銀針,遞給他,麵色淡然道,“不然,丞相大人非得拎著刀砍了我不可!”

阮良緣還願意同自己玩笑著,靳北慕多少放下了緊繃的心神,來的時候,他還擔心阮良緣會直接說些拒絕自己的話。

靳北慕抿了一口茶,眼眸中就有幾分嘖嘖稱奇的意味,果然是極品。

隻是微微淺嘗,滋味清香甜爽,很是溫和,“這茶……”

阮良緣看出靳北慕的侷促,她也稍稍緩和了一些,溫聲道:“這裡都是些女子,茶自然不能太濃,這白毫銀針對女子極好,隻能委屈你喝這些了。”

這樣的嫻適淡淨,還能心平氣和的同自己閒聊的阮良緣,確實讓靳北慕整個人都放鬆了很多。

說到底,要不是因為阮良緣在豔色閣,靳北慕說什麼都不會踏足這裡的。

“阿良,你就冇有想過換個地方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