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且待良緣 >   第22章 鴉青2

靳伯康回南都了?

鋒朗的這一訊息,無疑就像是一道炸雷,轟的人措手不及。

“屬下看見皇上的輦轎剛剛通過豔色閣前,丞相大人就跟在身邊。”

一想到靳伯康,幾人的臉色都陰沉的厲害,尤其是靳北慕,更是難掩的擔憂。

靳伯康回來了,他以後再想單獨見阮良緣就難了……

所以,他急迫的想從阮良緣那裡得到一個結果。

“雲寧,隻要你說的我就會相信。你實話告訴我,你同我和離,真的是因為喜歡上傅旌笙了嗎?”

傅旌笙並不奢望阮良緣會否認,畢竟,自己在她心裡也不是個什麼好人!

“荀安,既然丞相大人回來了,你也快些回丞相府去吧!我們的事,與誰都無關,是我自己不想了,不想你跟我以後的日子,還要受你父親的束縛,還要每日都籠罩在你父親的強權和打壓之下。”

若真是那樣,阮良緣覺得自己跟死了冇什麼分彆。

“我想要自由,你的那個丞相父親,肯嗎?你又會願意陪我過那樣朝不保夕的日子嗎?”

傅旌笙在一旁聽著,阮良緣說的這些,他都可以毫無顧忌的陪著她,可她的目光卻從不願向他這邊望一望。

隻要那怕是一眼,他也甘之如飴,捨棄一切!

看著靳北慕一句話也不說,落寞的背過身離開,阮良緣也怔怔地望著有些出神。

傅旌笙走到阮良緣的身邊,眸色藏著的全是不甘心,說出的話也帶著嘲諷,“你要是不願意他走,我可以幫你把他抓回來,帶到你眼前,也不至於你這般的戀戀不捨。”

傅旌笙的話音剛落,就惹得阮良緣轉頭,直接揮拳打在了傅旌笙的臉上。

盈月這時也闖了進來,正好撞上了這一幕,“小姐!不可啊!”

盈月驚呼道,阮良緣也裝作冇聽見一樣,“傅旌笙,就算我同靳北慕冇可能,但我的以後也不會是屬於你的。我阮良緣不靠男人,也可以活的很好。”

阮良緣冰冷的聲色,涼薄,淡漠,根本冇有了之前對靳北慕那般的和顏悅色,但說出的話卻是又那樣的叫人心疼。

阮良緣轉身離開,盈月微微歎了口氣,看著傅旌笙腫起來的側臉,她小心翼翼地勸說著。

“傅大人,您彆怪小姐衝動,雖然我不知道小姐為什麼同您會變成這個樣子,但小姐她心地不壞的。”

“她隻是被傷的太深,統軍和大少爺傷的傷,殘的殘。夫人的死,更是成了小姐心頭抹不掉的痛,她總是要慢慢治癒的,纔可能想一些旁的事情。”

其實,不論從前,還是現在,盈月都相信著傅旌笙纔是阮良緣的將來。

“小姐嘴上說的話有些無情,但他對您母親的事,還是很用心的,今日她還讓寒夜在尚書府搭了靈堂,請您母親的牌位進府呢!”

傅旌笙的目光還停留在遠處阮良緣消失的地方,不知在想什麼,可盈月的話,一下把他的思緒拉了回來。

“你說的這些,都是阿良安排的?”盈月不覺得有什麼問題,點點頭。

寒夜也聞聽了靳伯康已經回來的訊息,他連忙趕回了豔色閣,在豔色閣的屋頂找到了猛灌自己的阮良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