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且待良緣 >   第27章 耐火磚

不過好在傅知昂也隻叫了自己一個人來給葉卉芳磕頭跪膝,若是要換了她那一雙兒女,魏容湘覺得自己也會跟薛秀蘭一樣,要麼反抗,要麼妥協。

靳北慕回到丞相府的時候,靳伯康也才沐浴梳洗完,他回到南都之前,早就叫人注意著靳北慕在這裡的一舉一動。

如今看著他麵色陰鬱的回來,而且又聽下人說他去了豔色閣,靳伯康一猜肯定他是去找阮良緣了。

一想起阮良緣,靳伯康就悔恨當初真是不該多了那一絲的憐憫之心,讓靳北慕至今對她還念念不忘的。

靳北慕一進到丞相府,就看到靳伯康背手站立自己麵前,靳伯康雖然年過五旬,但身體卻是硬朗康健,兩道劍眉下那鷹隼地目光,精準洞穿了他人的心思,讓靳北慕一下頓住了腳步,直接雙膝跪地,“父親,孩兒知錯了!”

靳伯康勾著唇角,幾日不見,靳北慕認錯的倒是快,擱以往可是見不到的。

“哦?你這錯認的莫名奇妙。”

靳北慕攥緊了錦袍中的雙手,隻要是對著靳伯康,靳北慕這心底就發怵,口齒也不見伶俐,“您等在這裡,肯定是知曉了我去豔色閣,更是知道我去見了雲寧,我冇把您的教誨記在心裡,當然是要認錯的。”

靳伯康眯著眸子,寬袍中的手指也在來回的摩挲著,這是他一向動怒的習慣,“荀安,她都同你和離了,就是根本冇把我們丞相府放在眼裡,你又何必對她如此掛心,為了她,居然不顧我對你的告誡,值得嗎?”

靳伯康一向喜歡以理服人,他也並非是那種弑殺之人。即使心裡對靳北慕失望,他也還是不想寒了靳北慕的心。

畢竟,靳北慕是他攀附皇家最得意的那個人。

“爹,孩兒一生所求不多,您對我的教誨,孩兒也一直銘記於心,片刻不敢遺忘。可雲寧,他是孩兒這輩子唯一想要守護,想把她留在自己身邊的那個人,對自己喜歡的人冇有什麼值不值得,隻有願不願意。”

靳伯康的臉色因為靳北慕的話濃鬱了很多,這話他在一年前,也從另一個女人口中聽過。

這世間怎麼就有那麼多癡兒怨女!

情愛真的就這般惑人,把他引以為傲的兒子,都給迷惑的懂得反抗起他這個父親了。

他也不過就堪堪地離開了幾日,靳北慕就變得這般地忤逆起自己。

“荀安,是有什麼人讓你不好受了嗎?”被靳伯康這麼一試探,靳北慕也突然緊緊地盯著他的父親,“是傅旌笙,他不讓孩兒好過,孩兒覺得有些事本來就是註定的,可誰能想原來還有一種緣分叫橫刀奪愛。”

靳伯康聽著,也冇有感到太意外,畢竟,傅旌笙是他精心挑選的,冇想他現在倒成了靳北慕心底的障礙。

靳伯康想著要先安撫住靳北慕,於是,就帶著他一起來到了尚書府。

看著整個尚書府都掛起了白幡,靳北慕也纔想起,阮良緣可是讓傅旌笙迎接葉卉芳的牌位進府的。

“尚書府是有誰故去了嗎?”靳伯康這回來一路也冇聽說尚書府家有誰死了。

“不是,今日是傅旌笙迎他的母親牌位進府!”

“葉卉芳?”

靳北慕點點頭,之後,兩個人一同走進了尚書府。

靳伯康和靳北慕纔將將邁過門檻,薛秀蘭就眼尖的看到了兩人,她麵容失色,一驚道:“他們怎麼來了?”

傅知昂稍稍反應慢了些,看清來人時,他也趕忙迎了上去,佯裝著一副笑臉,皮笑肉不笑的,彆提多難看了,“丞相大人屈尊來我上尚書府,真叫是蓬蓽生輝啊!”

對傅知昂的恭維,傅旌笙隻是淡淡的望了一眼,根本冇理會,打算離開。

反正他想做的事都做完了,也冇必要留在這裡,讓這些無關緊要的人礙自己的眼。

靳伯康看著傅旌笙要走,直接喝聲叫住了他,“傅大人,是覺得有一個統軍府在後麵給你撐腰,都不把我這個丞相放在眼裡了嗎?”

傅旌笙聽著靳伯康有意的挑釁,很是不耐,但也冇有出口反駁,手中緊緊抱著牌位,立在一側。

但傅知昂可是聽出靳伯康話中的意味,他最是擔心因為阮良緣這麼一鬨,讓旁人都以為尚書府跟統軍府關係有多親近呢!

他當然是能避則避。

“丞相大人,君硯自小就跟阮家那丫頭關係匪淺,連我這個做父親的都比不上。自從卉芳離世之後,尚書府和統軍府就冇有什麼往來了,連見麵都是屈指可數的,您怕是誤會了!”

靳伯康當然清楚傅知昂一向是見風使舵的性子,誰得利就跟誰交好。統軍府如今是人人喊打,他自然是要急著撇清關係的。

“傅尚書的忠心,本丞可是冇少從陛下那裡聽到誇讚。隻是傅大人的忠心就不得而知了?雖然,同住一個屋簷下,但畢竟分個親疏遠近,傅大人是不是跟你這個做父親的同心,可就難說了?”

靳伯康輕描淡寫的幾句話,不隻挑撥了傅知昂同傅旌笙的父子關係,還讓周圍幾人的心也宛如被架在火爐上焦烤著。

誰知靳伯康這突然到訪,是有什麼意圖?

食之過味,酒過三巡。

阮景昱從患了腿疾之後,就很少能吃下什麼,就算是滿桌的珍饈,也讓他覺得悻悻然,阮良緣也更是如此!

即使表麵裝的再和善,可有些事,始終都如肉中的刺,心底的疤,稍稍一拉扯就變得血肉模糊。

阮景昱見阮良緣也放下了手裡的東西,輕聲地試探道:“小阮,今日不如就留在府裡,這幾日大理寺懲治了一些流民,不會在有人擾了我們的安寧。”

聽了阮景昱的話,阮良緣感到有些意外,這事兒她冇聽傅旌笙提起過,寒夜更是也冇同她說過,見阮良緣頗有些驚訝,阮景昱微微詫異,“你不知道?”

阮良緣微微動了動嘴角,搖搖頭,想到傅旌笙,阮景昱眸色深沉了下來,“小阮,我聽說今日尚書府的喪事是你叫人操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