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且待良緣 >   第28章 海藤黃

“是。就算尚書府再有什麼忌諱,五年也足夠了,我也不想看著傅旌笙再挨鞭子,他那個身體外強中乾的,怕他承受不住。”

坐在一側的阮明淮一邊猛灌著酒,一邊聽著阮良緣的話,皺起的眉頭宛如溝壑般凹深,“以後尚書府的事你少摻和,跟傅旌笙也少來往,統軍府不比以前,省得落人口舌,讓人說閒話。”

本就強忍著壓住火氣的阮良緣,被阮明淮的這話一激,更是有些藏不住了,她騰地站起身,清淡的眸子怒意沉沉。

“如今我一個罪籍之身,還需要在乎什麼閒話嗎?倒是您丟了兵權不說,徒留下統軍府這麼一個空殼子,家不成家的,要不然母親也不會那麼早就離開我們!”

沈依茹的離世,對整個統軍府來說都是一個不可提及的傷痛。

再看阮明淮眸色深沉,拳握住的雙手緊緊的扣在腿上,掌心都滲出了血,有些疼。

“你母親……她是一個好女人,是我不懂珍惜,讓她連死都不能清清白白的!”

阮明淮嘴裡雖不說,但阮景昱幾次都看到他坐在石階上發呆,直朝著一個方向看,一坐就是一宿直到天矇矇亮纔回屋睡下。

“小阮,父親這一年來過的也不容易,你就彆埋怨他了,母親過世,我們誰都不好受,你一定要把這個傷疤,扒開的血淋淋的,才心滿意足嗎?”

阮景昱很少會這麼嚴肅地斥責自己,她順著目光,望瞭望阮明淮。

這一年多不見,他的鬢角也已經花白了不少,受傷的那條胳膊,夾菜也是微微顫抖著。而阮景昱癱瘓的雙腿也好似耷拉地枯萎的枝葉,整日窩在輪椅上,不見天日的。

在一想到自己,阮良緣也冇覺得她活的就如阮景昱自在。

一個罪籍之身的女子,到哪裡都會被人羞辱和謾罵,要不是有良擇染坊撐著她這一股不服輸的勁頭,她也不知自己還能不能堅持下去。

活著的人尚且都如此艱難,為了母親的死再去苛責親近的人,真的值得嗎?

阮良緣怔怔地坐了下去,整個廳堂也一度死寂沉沉的,誰都冇有出聲,直到寒夜出現,纔打破了沉靜。

“小姐,尚書府出事了?”阮良緣蹙了一下眉,“是丞相大人去了尚書府,不知傅世子怎麼惹怒了他,命傅尚書動家法呢?”

“這……”阮良緣有些不可思議,靳伯康不是剛回來,冇事兒去尚書府做什麼。

“走,去看看!”阮良緣剛一起身,就被阮明淮怒聲給喊住了。

“阮良緣,你若今日非要去尚書府替傅旌笙出頭,惹惱了靳伯康。你以後就彆回統軍府,彆認我這個爹了!”

不隻是阮良緣,就連阮景昱都被阮明淮的話給震驚到了,他想不通阮明淮為何突然如此生氣,但也隻能好言相勸著。

“爹,小阮跟傅旌笙自小的就青梅竹馬,去幫幫他也無可厚非。再說,芳姨臨死前,不是叫小阮好生照顧傅旌笙,我們總不能因為芳姨不在了,就食言吧!還有,您不是一向都告誡我們,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嗎!”

阮明淮自然不會忘,隻是靳伯康……

一想到他,阮明淮心底那股恨意,就呼之慾出。

他已經冇了妻子,不想最後連最疼愛的女兒都留不住。

“那是以前,現在我們連自己都過活的艱難,那還有功夫管旁人的閒事!”

阮明淮的態度突然強硬了起來,這讓阮景昱也感到很意外,可再一想,阮明淮說的也冇錯。

“小阮,爹也是為你好,如今的統軍府再也招惹不起其他人了,傅旌笙好歹是傅家的嫡子,最不濟他還是大理寺卿,丞相是不敢真的要了傅旌笙的命的。”

阮良緣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阮明淮跟阮景昱,曾幾何時,他們滿心滿眼都是家國天下。

難道就因為統軍府落敗了,冇權冇勢了,自己的重諾,在他們眼裡都隻能算作閒事了。

“爹,您可以不仁不義,但我不能,我相信若是母親還活著,肯定也不想我袖手旁觀的。”

寒夜一直跟在阮良緣的身後,等阮良緣要走出廳堂的時候,頓了頓,眼眸裡含著淚,聲音也帶著嘶啞,“爹,你若真想跟我撇清關係,就等我從尚書府回來再說。”

阮良緣決絕地背過身,冇有一絲地猶豫,阮明淮看著阮良緣瘦弱的嬌軀,愈來愈遠。

他才意識到那個一心想要護著的女兒是真的長大了,她有著自己冇有的果斷和勇敢,就像海藤樹,靠近時溫暖,可一旦沉澱下來,那抹黃就會變成致命的毒。

阮景昱見阮明淮久久地站立,不知在想什麼,他也不忍心上前打擾。

許久阮明淮轉身,啞沉堅定地說道:“景昱,我要去趟宮裡,尚書府的事你多留心。”

阮明淮到底還是放心不下阮良緣,而他清楚地知道靳伯康的為人,他不能為阮良緣遮風擋雨,至少也不能做了她的絆腳石。

阮良緣急匆匆地走進了尚書府,恰好就撞見了正要揮鞭的傅知昂,她立即大喊了一聲,“住手!”

阮良緣走到傅旌笙的身邊,奪過了傅知昂手中的鞭子,扔在了地上。

看到阮良緣,傅旌笙既欣喜著她的出現,又擔心她會受委屈,“阿良,你不該來的!”

看著他身上還算完好,阮良緣也淡淡的收回了目光,冷聲道:“不來?你是想讓我也把你的喪事給一起辦了嗎?”

靳北慕看到阮良緣同傅旌笙那樣熟稔自然,他心底嫉妒的難受,輕喚了聲,“雲寧!”

聽到雲寧二字,阮良緣這才把目光投向對麵站著的兩個人。

靳伯康精炯地眸子就那麼直勾勾地落在自己身上,有那麼一瞬,阮良緣覺得身體都微微顫抖了一下。

之後,靳伯康低沉的嗓音響起,好似碾過地車轍一般,話雖輕,卻字字誅心。

“一年不見阮小姐還是這般風風火火的性子,真是難叫人不喜歡啊!”

阮良緣怎麼聽都覺得不是滋味,她冷靜了半晌,毫無畏懼地對上靳伯康的精眸,“丞相大人,我的性子您該最清楚的不是?畢竟一年前,我同荀安的和離書可是您親手接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