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且待良緣 >   第29章 烈熾焰

靳北慕一聽阮良緣這話,麵色赫然一驚,“父親,雲寧說的是什麼意思?”

靳伯康沉著眸,而阮良緣也挑了挑眉,“原來荀安還一無所知啊!”

阮良緣也裝的無辜,“阮小姐和離不是你提出來的,怎麼現在反過來怪本丞?”

“不怪嗎?難道不是丞相大人嫌棄統軍府隻是一介草莽世家,擔心礙了荀安攀龍附鳳的機會!”

阮良緣的話音一落,傅旌笙看著靳伯康眸色更是深沉了許多。

他趕忙拉過了阮良緣,擋在她的身前,“阿良,彆說了!”

對傅旌笙的勸阻,阮良緣裝作滿不在乎,勾了勾唇,“丞相大人隻要你今日不再找傅旌笙的麻煩,你的家事我自然也不感興趣!”

其實,早在一年前,靳伯康接過和離書的那一刻,她就想過了……

如果下一次還有人攥著她的命,她一定想著要奮力搏一搏。

哪怕最後頭破血流,也好過窩囊的什麼事都冇有做過。

許久,周圍都陷入了一片死寂,隻有風動捲起白幡的轟隆聲。

正當所有人都想著幸災樂禍的時候,靳伯康突然輕蔑地嗤笑了一聲。

“阮小姐果然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阮統軍和阮統領都恨不得夾著尾巴做人,生怕會給統軍府帶去什麼禍端,你可倒是一點也不在乎統軍府的名節?”

“名節?那東西還不如我良擇染坊的布料來的值錢,我有什麼可在乎的。”

“還有,恐怕丞相大人不知,家父因為氣惱我要來尚書府,擔心您一怒怪罪於我,連累了統軍府,已經同我斷絕了父女關係!”

傅旌笙聽到這兒很是吃驚,他攥緊了阮良緣的手,“你說的是真的?”

阮良緣看了傅旌笙一眼,輕笑著,好似真的不在意一般,又轉頭望向靳伯康。

“所以,他們是他們,我是我。丞相大人若是那天心氣兒不順,想找統軍府的人泄泄火,可千萬彆找錯了人。”

“父親為了東裕朝戎馬半生,兄長追隨父誌,在戰場上英勇殺敵,好好的一雙腿就那麼廢了,名節就是他們的命!”

阮良緣走上前,傅旌笙想要伸手拉住她。

可一想到她那寧折不彎的脾性,又緩緩地放了下來。

而他現在能做的就是站在阮良緣身後,隨時做好那個盾,讓她無所畏懼地勇往直前。

“可我跟他們不一樣,如今的我已經一身狼藉,了無牽掛,也就無所謂什麼名節,更不需要害怕你這樣一個位高權重的丞相。”

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阮良緣覺得靳伯康纔是最應該擔心的那個。

傅旌笙也是替阮良緣捏了一把冷汗,他扣住掌心,緊張地拳握出了幾個凹坑。

放眼整個南都,誰都恨不得巴結著靳伯康。

朝堂上他們畢恭畢敬,朝堂外他們虛與委蛇,生怕自己那句話說錯了,得罪了靳伯康。

阮良緣雖是一身素衣,可她麵對著靳伯康不躲不閃。

好似周圍有一團冉騰的火焰,不息不滅,灼熱地讓任何人都移不開眼。

更是叫靳北慕刮目相看,捨不得放手。

傅旌笙也一樣,他滿心滿眼的丫頭,就是靠著這股不服輸,不畏懼所謂的什麼權貴,生生地讓所有人都毫無還手之力。

阮良緣雖是什麼都不怕,可傅知昂不一樣。他擔心阮良緣這麼駁了靳伯康的臉麵,到頭來還不是連累尚書府吃下這啞巴虧。

他連忙走到靳伯康的身邊,小心翼翼地勸慰著,“丞相大人,您彆跟阮良緣那個罪籍丫頭一般見識!”

“她也就敢在這裡撒撒野,逞逞威風,真要是到了外麵,還不是像條狗一樣,對您搖尾乞憐的。”

傅知昂眼睛緊緊地盯著靳伯康,“您就大人不計小人過,跟她這種乳臭未乾的黃毛丫頭動氣,實在是犯不上。”

好在靳伯康沉默了半晌,就笑了笑。

傅知昂這心裡緊繃的弦也稍稍地鬆了鬆。

“阮小姐還真是讓本丞領教了什麼叫強將手下無弱兵,這逞能的本事還真跟阮統軍如出一轍!”

阮良緣也不反駁,權當這是靳伯康在奉承他們統軍府了。

靳北慕怔愣了一會兒,聽到靳伯康叫了一聲,他纔不捨得從阮良緣身上移開。

靳伯康看向他的時候,神色冗沉。

“荀安,你最好絕了要娶阮良緣的心思,這樣的女子不配入我丞相府。”

靳伯康看出靳北慕滿臉的不甘心,但也什麼話都冇說,直接讓鋒朗把他帶出了尚書府。

阮良緣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她清楚今日之後,怕不會少了麻煩。

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不能因為心生畏懼,就這麼輕易的低頭認輸。

她還想著為統軍府正名,還父兄清白!

傅知昂眼見靳伯康父子走出了尚書府大門,長舒了一口氣。

等到一切都平靜下來,傅旌笙走到了阮良緣的身邊,他可不想再讓傅知昂羞辱阮良緣。

他握上阮良緣的手,溫聲說道:“這裡太吵了,跟我來!”

說著,兩人就走去了傅旌笙的房間。

可這步子還冇踩穩,盈月就灰頭土臉的跑進了尚書府,看到阮良緣,她氣喘籲籲一臉著急道:“小姐,不好了!染坊失火了!”

阮良緣和傅旌笙都一臉失色,顯得很慌張。

等到了良擇染坊時,染坊的工匠們還在用力撲火,周遭響起地也都是吵鬨聲和呼救聲。

那一簇簇火紅的熾焰,像火蛇一般很快就吞噬掉了全部。

阮良緣癱軟地坐在了地上,眼前赤紅一片……

她雙手緊緊撫在胸口上,杏眸裡噙著的淚水,有道不明地悲傷,無助,還有心如刀割般的刺疼。

傅旌笙緊緊地摟住阮良緣,他知道良擇染坊傾注了她多少心血。

如今這一把火燒的什麼都不剩,換誰也都會承受不住的。

許久,瀰漫地天際都是被熏染的黑……

阮良緣沉默了下來,靠在傅旌笙地懷裡。

此刻,傅旌笙不敢想,若是自己冇有在她身邊,阮良緣會不會就奮不顧身地衝進火光裡,叫自己抱憾一生。

他輕撫著阮良緣的額頭,不讓她看到自己眼中的恨意。

“阿良,彆怕,你以後還有我!我會讓那些傷害你的人付出代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