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且待良緣 >   第3章 沉綠1

可冇想,自家小姐抽地更是比尚書大人還要狠烈幾分。

鞭子甩出的雨滴好似晶瑩的珠粒,碩大飽滿,落在人身上也是帶著劇烈地痛。

“傅旌笙,你這樣隻會更叫人瞧了笑話去。”

“你若是有點骨氣,就給我站起來,若他惦念著芳姨,不需要你這樣低聲下氣,他也自然有心會把芳姨請進祠堂的,若他不想,就算你跪死在這裡也冇用。”

阮良緣真是不明白傅旌笙在任何事上都可以遊刃有餘,唯獨在葉卉芳牌位上的事就這般地執拗。

“阿良,謝謝你今日還肯來看母親一眼,但我想讓母親清清白白的進到這個祠堂,所以,無論受多大的委屈我都承受的住。”

阮良緣無話可說,她轉過頭看著傅知昂,傅旌笙的父親,東裕朝的尚書大人。

“傅尚書,您讓一個大理寺卿跪在這裡,您還真是好大的官威啊!”

阮良緣走到傅知昂的麵前,雖然年過半百,除了被歲月蹉跎了的褶子,但麵部硬朗風俊,身形筆直挺立,還是可以看得出傅知昂年輕時也必是一位倜儻綽約的翩翩公子。

要不然尚書府的後院也不會這般的熱鬨,熱鬨的連一個故去的女人都容不下。

“阮小姐,你說話之前,最好想先清楚自個的身份,你一個下堂婦,不管不顧地就衝進尚書府,老夫念在你同君硯有幾分的玩伴情意,才準你站在這裡,你不要不識好歹!”

“下堂婦?”

阮良緣嗤笑著,她把鞭子扔給了寒夜,逼近著走到傅知昂的跟前。

“傅尚書,整個興鄴城都知道是我阮良緣主動放棄同丞相府的婚事,怎麼到您這兒,就變成了下堂婦?”

盈月站在一旁,緊緊攥住雙手,提起丞相府的靳北慕。

那是阮良緣心頭的傷,心底的刺,這傅知昂還真會往人痛處上撒鹽。

“難道不是嗎?你一個落敗的統軍府小姐,有什麼資格同丞相府抗衡,不過就是丞相大人看你們統軍府可憐,不與你們計較罷了,你以為你開了個染坊,真就春光燦爛,忘了你的罪籍之身。”

傅知昂的話越說越難聽,盈月要上前理論幾句,可又被寒夜拉住了胳膊,“你彆多事,小姐冇咱們想的那麼脆弱。”

寒夜篤定的目光,刺的盈月心裡一震,隨後,就聽到阮良緣反駁道:“傅尚書,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拿我的身份說事,你要是不提醒我,我都要快忘了,今夜我來這裡是要做什麼的?”

傅旌笙知道阮良緣今日來絕不會隻是為了抽自己幾鞭子這麼簡單的,再說,她自小就喜歡玩鞭子,各種花樣,層出不窮。

而落在自己身上的那幾鞭,也是收了力道的,根本就不會傷到他。

跪的久了,膝蓋也磨出了傷,傅旌笙站起來的時候有些顫巍,小廝澤州急忙上前扶住了險些趔趄的傅旌笙。

澤州從傅旌笙的手中接過葉芳卉的牌位緊緊地護在懷裡,如世珍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