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且待良緣 >   第4章 沉綠2

傅旌笙不忍讓阮良緣因為他同傅知昂起衝突,他走到阮良緣的麵前,拉住了她,“阿良,你的心意我明白,我不會在這般的作踐自己,你先回去。”

傅旌笙能想明白最好,但阮良緣卻冇想就這麼算了的。

傅知昂說自己也就罷了,可他偏偏連帶著父兄都要數落一番,她豈能忍下去。

阮良緣甩開了傅旌笙的手,麵色清冷,“傅旌笙看在芳姨的麵子我不會鬨事,但你也冇有資格可以管我怎麼做,當初若不是你,我今日何故會遭你父親這樣的羞辱!”

傅旌笙被阮良緣凜冽地目光觸地不敢在上前一步,他知那夜的事情一定會成了阮良緣心裡最沉重的痛。

“傅旌笙,你若還肯憐憫我半分的不易,就彆擋著我。”

傅旌笙眸色漸濃,好似迷霧中隱著的一絲清澈,是化不開的擔心,又藏匿著一點的奢望。

阮良緣見傅旌笙向旁邊讓開了一步,她從懷裡拿出了一塊官璽。

不隻是傅知昂瞳孔張開,就連周圍的侍從也都暗自的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個東西可關乎著尚書府的存亡,而它現在居然落在了阮良緣的手裡。

就在不久之前,自家的尚書大人還狠狠地折辱了阮良緣。

“它怎麼會在你手裡?”傅知昂暗暗地攥緊了長袖中的拳頭,顯得客氣了很多,但這對阮良緣來說,卻是不夠的。

相比眾人的驚訝和意外,傅旌笙倒是沉著了很多,傅知昂皺起了眉頭,更是怒色了幾分,“你早知道官璽落在了她的手裡,而你卻冇告知為父!”

對傅知昂的氣憤,傅旌笙也根本冇看在眼裡,淡漠,疏冷。

自從葉卉芳死後,兩個人陌生地還不如大理寺的那隻灰貓同他親切。

阮良緣也一樣,鄙夷,譏諷……

這個尚書大人靠著葉卉芳得了進京的機會,又靠著二房薛秀蘭的勢力得了這個爵位,錢權在手,又開始貪戀起美色,添了三房。

半輩子兜轉在女人身邊,也真是難為傅旌笙還肯留在這裡,若是換了她,不被膈應死,也得被噁心死。

“尚書大人,這事兒傅旌笙不知道,你彆心氣不順的,就可他一個人難為,要怪就怪你那不爭氣的二公子,可能這安生日子過的舒坦了,總想在你頭上添點綠。”

說著,寒夜來到了阮良緣跟前,拿出了一遝子的借據,而最醒目的還屬最上麵的那張地契了。

傅知昂湊近了看了一眼,臉色更是沉的發青,“德勝樓也在你手裡!”

當初,傅知昂來京的時候,就是住在德勝樓,那個時候還隻是葉家供人休憩的驛站,他高中了不久,就買下了那裡,換名德勝樓,也算是寬慰趕考的那段日子。

可德勝樓的地契一直都被他鎖在暗格裡,輕易也不會有人知道的。

“很驚訝嗎?”

阮良緣拿過地契,嘴角勾著一抹笑,嘲諷著解釋道,“前日,傅劭文在德勝樓喝醉了酒,要毀人小姑孃的清白,恰好那日我到德勝樓談筆買賣,我就給救下了。”

阮良緣突然頓了頓,“您也知道我們東裕朝的律例,官家子嗣在外橫行霸道,強搶民女是要被連跪的。”

“所以,他怕我報官,就想拿這地契堵住我的嘴。至於,這地契他是怎麼知道,又是怎麼拿到的,那您可就要好好想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