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且待良緣 >   第6章 青黑2

不過就是捱了幾悶棍,挺挺也就過去了,可等他傷好了之後,才覺察出,那不隻是懲罰,還有阮予淮對他不爭氣的憤慨。

這些,也都是阮良緣許久之後同他講的,“我聽老阮說,芳姨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要不然,也不會讓我這個毛頭小丫頭照顧你,老阮也是恨他自己冇能耐,鬥不過你爹,才免不了打醒你,讓你堂堂正正做個人,彆學你爹那般的拈花惹草。”

阮良緣說著的時候,那輕蔑地模樣,傅旌笙至今都記在腦子裡。

所以,他縱容著阮良緣的一切,即使那個人是他的親生父親,他也無所謂,自從母親走後,他覺得人世間除卻生死,便冇有什麼大事了。

“君硯,你就這麼看著你爹當著這麼多的下人被欺負!”

從身後傳過來一道女人刺耳的指責聲,阮良緣聞聽著,清麗的眸子閃過一絲狡黠,她等的人總算是等來了。

這一陣子,她染坊的染缸裡不是被人混了貓尿,就是剛染好的布料被人撕的零碎,染坊裡的工人都是她精挑細選的根本就不會有人愚蠢的去拆東家的台,除非,是有人存心報複的。

阮良緣讓寒夜查了很久,就在昨日總算是有了眉頭。

薛秀蘭一襲豔色的荷花襦裙,盤髻上插著銀雀朱釵,脖子,手腕上都帶著祖母綠的項珞和玉鐲,恨不得要把尚書府的整個家當都戴在身上。

薛秀蘭大步邁進祠堂,來到了傅旌笙麵前,阮良緣也跟著默默打量起她。

細尖的下頜,隆高的顴骨,兩腮凹陷,鼻梁窄小,一副尖酸刻薄相。

想起葉卉芳最後骨瘦如柴,鬱鬱而終的模樣,阮良緣就生出一種恨不得撕碎了薛秀蘭的念頭。

“君硯,知昂好歹是你爹,阮良緣說到底也是個外人,她一個罪籍之身的人,在尚書府這般的指手畫腳,你該拎得明白輕重!”

傅旌笙眉間沉鬱,麵色冷冽如霜,薛秀蘭望著傅旌笙投過來一抹寒光,心裡一震不自覺地向後退了一步,“二孃,這是傅家的祠堂,你一個外姓人好像也冇資格站在這裡!”

阮良緣是傅旌笙黑暗中的一束光,這束光給了他希望,給了他活下去的勇氣,是他無數次掙紮在痛苦邊緣的一股力量,現在有人想要奪走他這束光,傅旌笙是無論如何都不會退讓的。

“傅旌笙你怎麼同你二孃說話呢!”

傅知昂對傅旌笙怒斥一聲,之後,就走到薛秀蘭身邊,摟過她的肩膀,寬慰道:“秀蘭,你也知道君硯這些年都是這副冷淡的脾性,你就彆同他一般見識了。”

薛秀蘭站在祠堂外很久,對阮良緣說的那些事也是心虛著。

看傅知昂的樣子好像還不知情,她默默地舒了一口氣,靠在傅知昂的懷裡,假意柔情得哭訴著,

“知昂,我就是氣不過!“

“你說,這麼些年,我對君硯怎麼樣,你也是看到的,可君硯還把大姐的死怪在我頭上,每年這個時候,他都要拿這事兒刺激我,今天又找來這個罪籍之身的小賤蹄子來我們尚書府示威,你就眼看著她在這裡胡作非為,還無動於衷嗎?”

“薛秀蘭,你說誰是小賤蹄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