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一唱一和,說的就好像是真的一樣。

這樣一來,立刻令坐在那裡,一臉冷笑,覺得已經掌控了所有局麵的劉海大吃一驚。

不拆.遷了?

如果真要是不拆.遷了,那可怎麼辦?

他可就等著拆.遷,想要在拆.遷款裡麵狠狠的撈上一筆。

按照他的估計,這一次的拆.遷隻要成功,北橋村的村民那裡,他一家至少能抽走二十萬左右。

到時候自己可就發了。

可一旦霜月集團不拆.遷了,那自己撈錢的美夢就冇了。

他“蹭”地一下就跳了起來,用手指著唐如霜的鼻子,大聲罵道:“曹尼瑪的,臭特麼娘們,你敢不拆.遷了,老子弄死你。”

“我告訴你,我們北橋村,你們拆.遷也得拆.遷,不拆.遷也得拆.遷。如果你敢低於一百萬的拆.遷款,老子弄死你。”

“麻痹的,找打。”

對於唐如霜,現在的劉海的感覺就是,一個特麼的老孃們,有什麼了不起的。

你有公司,有錢,老子就得在你身上扒一層皮下來。

如果老子高興,說不定連你老子都把你弄上傳。

好一好,你那個什麼特麼公司,老子也一起收了。

他是個混子,也是個覺得自己很有把握,能掌控所有事情的人。

當然,這份自信,是他自己給自己的。

一把抽了過去,他心裡想的是,打完了這娘們也就老實了。

“唐總,小……”

見到劉海湊了過來,抬起手的一瞬間,劉工那邊就喊了出來,他想要提醒唐如霜小心。

然而。

這時候的唐如霜,卻是彆劉海那凶神惡煞的模樣給嚇到了。

對方滿臉的橫絲肉,以及那氣勢洶洶的樣子,早已令她不知所措。

這個時候,對方一巴掌抽了過來,她閉上了眼睛,嚇得睫毛不斷的顫抖。

隻是。

下一瞬的時候,唐如霜覺得自己的腰部一緊,隨即身子向後退了半步。

然後她的身子便進入到了秦胤的懷抱之中,一股男子強烈的氣息傳入鼻中。

心中一驚,唐如霜睜開了眼睛。

然後她便看到,自己的確是靠在了秦胤的懷裡。

另外,秦胤的一隻手這個時候,卻是捏住了劉海的手腕。

他的臉上,現在有著壞壞的笑容,聲音中,有著一抹笑意,但笑意中卻隱含著淩厲之意:“嗬嗬……你這個壞東西,竟然敢動我的女人,活的不耐煩了吧?”

話音落下的時候,秦胤的一隻腳已經踹在了對麵劉海的肚子上。

“砰!”

一聲悶響,一個將近二百斤的壯漢,就這麼被他輕鬆鬆鬆的踹飛了出去。

感受到秦胤的大手,摸在自己的腰間,唐如霜的臉一下子就紅了。

在那麼多人的麵前,這傢夥竟然就摟著自己。

臉上紅紅的她,心裡一陣的悸動,趕緊扭動身子,想要掙脫開秦胤的懷抱,出聲說道:“放開,你放開我啊!誰讓你摟著我的?”

秦胤齜牙笑了笑,樣子壞壞的,嘴裡嘀咕著說道:“剛纔那人打你,我不是得保護你嗎?”

說話的時候,他的手的確是從唐如霜的腰部拿開了。

可是,另外下一瞬,他的手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在唐如霜的翹.臀上拍打了一記。

這一幕,可也是被那些身後的工人們看了個正著,就連劉工也都看到了,直看的目瞪口呆。

說起來,這些工人們,也真的是無比的羨慕啊!

“你,你……”

唐如霜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這個傢夥,竟然當著這麼多人就輕薄自己。

可是自己又不能說什麼,說多了反而會更加羞人。

“先處理正事。”

秦胤趕緊距離唐如霜遠一點,然後口中說著讓她處理正經事。

感受到身後的異樣,唐如霜真的要發作了。

可是,聽他這麼說,心裡一陣無語。

這個傢夥,也真是拿他冇辦法。

不過想到剛纔的危險,唐如霜狠狠瞪了秦胤一眼,然後威脅說道:“你等著回去的,看我怎麼收拾你。”

說完,不禁又看向了前麵的那些村民。

“我說唐總,我覺得既然北橋村的這些人,不想住樓房,那我們又何必強求呢?既然他們喜歡繼續住平方,那就繼續住平房好了。”

“再說了,北橋村有這樣的一個村長,那我們公司又何必跟他們談什麼?我們還不如打道回府,反正我們將來賣了地皮,一樣掙錢,這裡就跟我們冇什麼關係了。”

秦胤的這番話說出來,聲音可是不小,在場所有北橋村的村民,應該是都聽的很清楚。

他說完,看向唐如霜。

“嗯,你說的有道理,反正我們又不差這一塊地皮,既然這樣那就走吧。”

說完之後,唐如霜擺擺手,然後對旁邊的劉工說道:“劉工,馬上把設備,以及所有的東西都撤走,人也都撤離,去其他工地,北橋村我們停止拆.遷。”

說完,她直接轉身,向著自己車的方向就走。

這是假戲真做,如果不做足了戲碼,恐怕那些村民們是不會相信的。

眼見著,唐如霜真的要帶人走了,頓時北橋村所有的村民都sao動了起來。

當真是開國際玩笑了。

他們不想拆.遷?

不想住樓房?

那怎麼可能呢?

不知道想了多少年,可以跟真正的城裡人一樣,住上樓房,住上有洗手間的房子,那是多麼好的一件事。

如果說住不了那樣的房子,起碼手裡有個幾十萬,那也可以啊!

現在倒是好,人家公司直接不拆.遷了。

一旦要是真這樣下去,那麼北橋村就徹底完蛋了。

“等等,各位老闆,你們請留步,等一下。”

就在唐如霜,轉身要離開,已經走出去七八步的時候,北橋村的村民人群裡,走出來了一個手裡拄柺杖的老頭子。

看他的樣子,年紀不小了,至少有七十歲左右,應該算是村裡很有威望的老人。

他站出來了之後,村民們讓開了一條路,讓他走出來,麵對了所有唐如霜他們這邊的人。

“各位老闆,請你們等等,我們再談談,可以協商一下,好吧?”

老人的聲音裡,帶和懇求,一臉的不耐模樣。

“冇什麼好談的了。”

秦胤看的出來,其實唐如霜的心是很軟的,這個時候她已經想要轉過身,繼續跟老人談了。

想到對方的心思,秦胤立刻率先開口了。

聽了他的話,老人的眉頭皺了皺。

他能夠感受到,秦胤話語中的強硬態度。

“這位老闆,我,我也知道,其實我們要一百萬,那是不合理,不合適的。”

老人歎口氣,搖搖頭,一臉的無奈模樣。

“所以說,我覺得,我們其實還是可以再談一談的,可以談一下,我們不要一百萬,你們看可以嗎?”

聽到他的話,秦胤的心裡不禁冷笑。

既然你都知道一百萬不合適,你此前不站出來。

現在好了,劉海被打了,你才站出來,到底你們是個身冇心思,傻子都能看出來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