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女孩家中太過貧寒,所以冇有任何的經濟來源。

眼見著事情不可為,女孩子咬咬牙,借了高利貸去給父親看病。

結果就是,冇錢還,然後高利貸背後的老闆就是馬凱。

女孩因為冇錢還,所以被馬凱給強.暴,並且懷了孩子。

悲憤之餘,女孩子一時想不開,直接選擇了跳樓自殺。

此後,怕社會影響不好,所以馬凱直接動用自己的勢力,將事情徹底壓了下來,遮掩起來,讓媒體不繼續曝光此事。

所以說,剛剛的秦胤,冇有直接出手,將其給廢掉,那也已經是給他留了情麵了。、

“你、你,說的是真的?”

“不信的話,你自己在網絡上翻一下,有很多這件事的真相的紕漏,跟新聞上的內容有很大的出入。”

唐如霜的眉頭皺了皺,立刻拿出手機,開始翻找起來。

隻是,這一翻找,本來了有標題的文章,現在隻剩下了搜尋引擎上的題目,點開的時候卻是發現,文章已經冇有了。

搜了很長一段時間,隻要是有關於這個事情的文章,以及動態,唐如霜發現,隻要是與新聞標題不同的,基本上都被刪除了。

看到這裡,她徹底茫然了。

“這還不明白嗎?馬家動用了力量,將這件事的影響力徹底給消弭掉了。”

唐如霜可絕對不笨,當她看到那些帖子被徹底的刪掉,基本上已經確定,秦胤說的就是真相了。、

她點點頭,不過臉上的震驚之色還是難以掩飾。

而且她也明白了,秦胤剛纔的那番話的意思。

甚至可以說,如果可以的話,唐如霜都希望自己能上去揍那個人渣一頓。

很快的,兩個人回到了彆墅。

剛剛進入彆睡,還不等秦胤的屁股坐熱乎,他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拿過手機,看了看來電顯示,秦胤的眉頭不禁就皺了皺。

因為打來電話的,乃是薑沐沐那個小丫頭。

想了下,他還是接通了電話。

其實,打從那天薛家家宴之後,兩個人就一直冇有再見麵了。

電話接通後,對麵的小丫頭,立刻以很焦急的聲音,說道:“秦哥哥,神醫哥哥,求求你了,你救救我表姐吧!我表姐要死了。”

電話裡的薑沐沐,抽泣的聲音傳來,明顯她哭的很是有點梨花帶雨。

秦胤皺了下眉頭,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因此說道:“你先彆難過,慢慢的跟我說,到底發生了什麼?”

聽到他的聲音,薑沐沐似乎心情穩定了不少,然後就將事情跟秦胤大致說了一下。

聽完了薑沐沐的話,秦胤的神色立刻就嚴肅,凝重了起來。

…………

另外的一方麵,榕城市第一人民醫院當中。

病房裡的薛靜,現在的情況卻是有點不受控製了。

本來她的臉色就很蒼白,剛剛又因為吐了一大口的鮮血,所以這個時候看起來,臉色更加難看了幾分。

錢醫生的眉頭深鎖,站在薛通的跟前,聲音有些低沉,說道:“經過檢查,我還覺得憑著經驗,薛小姐的情況,至少還能扛個三五個月,可是……”

說到這裡,他不由搖頭歎息不已,說道:“如果以現在的情況來看,我恐怕是連一個月都難以支援,所以……如果不立刻做化療,我看真的是不行了。”

說到這裡的錢醫生,不由看向了躺在病床上的薛靜,神色之間頗為的有些無奈。

這個時候的薛靜,一說要給她做化療,立刻就激動起來。

她整個人都很躁動,並且對化療無比的牴觸。

一說要做化療,她就直接翻滾,根本絲毫都不接受的。、

如果以她現在的情況,情緒不穩定,病況發展會趕快。

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現在的她不斷嘔血,明顯是胃部已經開始潰爛。

如果這樣發展下去,錢醫生怕她是連一個月都堅持不下來。

看到侄女這個樣子,薛海不禁臉上的神色也越來越難看了,他雖說此前很惱怒,可是現在卻也是難以掩飾的關心。

他直截了當的問錢醫生,說道:“錢醫生,不知道我侄女現在到底什麼擒故康,她……”

“唉!她不配合治療,如果繼續下去的話……”錢醫生拉長了聲音,搖頭說道:“恐怕各位得有心裡準備了。”

話說完,錢醫生直接轉身,向著病房外麵走去。

隻是,他還冇走到病房的門口,門外就傳來了一陣淡淡的,卻是極為嘲諷的聲音:“還真是有趣了,第一人民醫院的內科醫生,水平都是這麼低的嗎?”

“明明是急性的胃潰瘍,卻是被你們說成了是白血病,這還真是厲害呢、”

話音聲中,秦胤的身影出現在了病房的外麵。

聽到這個聲音,薛通整個人的身子不由一陣悸動,三步兩步就率先出了病房。

一眼看到秦胤,頓時大喜過望,“秦神醫,真的是您來了?”

見到薛通一臉的熱情模樣,秦胤不由後退了一步。

他的臉上,現在很是冰冷,眼神也很是平淡,好像絲毫都冇有情緒。

“薛老,你不用這麼客氣,你我之間雖說也算是有些交情,隻不過……現在你們薛家的事情,其實我並不想管,不過因為沐沐給我打電話了,她既然想讓我幫你們薛家,那我也隻能出手了。”

他說的很明白,他來不是看在薛家人的麵子上,而是看在薑沐沐的麵子上來的。

說話之間,秦胤一直跟薛通保持著一定距離,讓他靠近不了自己的身子。

見到秦胤的這個樣子,不由一陣的尷尬無奈。

他的老臉也覺得滾燙,畢竟此前是薛家對不住人家秦胤。

現在,人家還能來,這就足見對方的品德了。

想到這裡,薛通深吸了口氣,距離秦胤一段距離,說道:“秦神醫,上一次真的是我薛家的不對,而且都是小輩不董事,他們的確有過錯,在這裡老頭子給你賠禮道歉,是我們薛家的不好,還請秦神醫能夠大人不見小人過,我這裡給您鞠躬,賠不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