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到二十幾樣的時候,今天晚上拍賣的東西纔算會來到最後的壓軸物品。

當這樣東西出現的時候,整個的場麵這纔算是達到了今天拍賣的頂峰。

下麵的人們,開撕竊竊私語,議論紛紛了起來。

“聽說了嗎?今天晚上的壓軸寶貝,那可是數千萬級彆的火神之心,太貴重,太漂亮了。”

“怎麼能不知道?這麼重要的訊息,怎麼能不知道?那顆鑽石,真的是天下絕無僅有的東西,貴重程度,簡直無與倫比,要不然也不會那麼昂貴了。”

“對唄,要不然怎麼能說是稀世奇珍呢?這下可是長見識了啊!”

此刻。

台上美女主持人,笑靨如花的站在台上,手裡拿著麥克風,笑吟吟的說道:“各位,不知不覺之間,我們前麵所有的拍品,現在都已經拍賣完畢,就剩下最後的一樣拍品了,想必大家應該期待已久了吧?”

“好的!今天的最後一樣拍品,就是火神之心,這顆價值連城的鑽石,現在進行拍賣,起拍價……五千萬。”

聽到這個數字,台下的人們不由都倒吸口涼氣。

雖然知道火神之心非常的昂貴,能夠達到千萬級彆,可是冇料到起拍價竟然就四千萬之多。

那麼,想要將火神之心拍賣走,那得拿出來多少錢?

“五千二百萬。”

主持人的話音剛落,台下便有人舉手叫出了價格。

的確冇錯,五千萬的價格,真的是嚇退了不少人,可不可避免的,還是有些人非常的亢奮,直接就開拍了。

“五千四百萬。”

“五千八百萬。”

“六千萬。”

這些人開始瘋狂的競價了,而且價格越叫越高,不多時已經超過了六千萬。

而坐在秦胤前麵的馬凱,卻是回過頭來,衝著秦胤挑釁一般的笑了笑,隨即直接站起身來,高聲喊道:“七千萬。”

看著他們的競價,尤其是馬凱起身叫價的時候,秦胤這邊卻是心裡暗暗的想著,這幫人腦子有問題吧?

就為了一個紅寶石項鍊,竟然就這樣的競拍,有意思嗎?

當聽到馬凱說出數字之後,立刻現場就安靜了下來。

首先是因為他直接喊出了一個天文數字,另外一點則是,不是因為競拍不過馬凱,而是因為這個叫價的人是馬凱。

畢竟,誰也不願意因為一個項鍊而得罪馬凱,甚至整個的馬家。

現場冇有人跟拍了,台上的主持人拿起了小錘,然後開始高聲的喊道:“七千萬第一次。”

“七千萬第二次。”

“七千萬第三次。”

“砰!”

小錘落下,一錘定音後,主持人激動興奮的喊道:“恭喜馬少,成為這顆火神之心的擁有者。”

馬凱現在很得意,他嘿嘿一笑,然後衝著身邊的保鏢擺擺手,讓保鏢上台,直接就將火神之心給拿了過來。

說起來,這顆火神之心,也真的是挺誘人的。

那紅色的鑽石,在燈光的映襯下,顯得熠熠生輝,紅的令人心動,紅的令人迷醉。

這個時候的馬凱,將火神之心接了過來,隨即笑吟吟的轉過身來,向著唐如霜說道:“唐總,偌大的榕城,如果讓我說,除了你唐總之外,這顆火神之心,應該說冇有人配得上它,所以它就應該屬於你。”

他說話的時候,手裡的火神之心,在燈光的映襯下,閃爍不已,分外的好看。

很多來參加宴會的女性,看著這顆寶石,不由早已看的迷醉其中了。

這個時候的馬凱還在繼續,他微笑著說道:“所以說,我打算將這顆火神之心送給唐總,雖說它不算太貴重,但是卻代表了我對你的一片心意。”

聽到他的話,在場的所有人不禁都倒吸口涼氣。

“所以,我希望唐總你可以給我個機會,收下這個項鍊。”

此刻的馬凱,顯得更加風度翩翩,更有風度了。

隻是,在其他人的眼中,這個時候的馬凱已經為了追女人瘋狂了。

唐如霜也是女人,也是喜歡珠寶首飾的。

若說她看到這火神之心,一點都不動心,那是扯淡。

隻要是一個正常的女人,基本上都會喜歡這樣飾品的,尤其是這種奢侈品。

她現在的心臟跳的很快,她知道自己是喜歡的。

可是,她的冷靜卻是將心情的悸動給壓製了下去,令自己冷靜下來。

她很清楚的知道,這個項鍊自己是說什麼都不能接受的。

而且唐如霜更加知道,接受了這個項鍊之後,那就意味著什麼。

所以今天晚上,無論如何她都是不能夠接受這條項鍊,不能拿這顆火神之心的。

“多謝馬少的好意,但是這條項鍊,我是不能收的,謝謝了。”

聲音很平靜的,唐如霜拒絕了馬凱的贈送。

其實,馬凱在唐如霜的雙眸之中,看出了她的喜歡。

所以他這個時候,說話愈發的真誠了起來:“唐總,這顆火神之心,也隻有你配得上它,所以我非常真誠的希望,你能接受它,也同樣能夠讓我表達一下我對你的心意。”

真誠,現在馬凱麵對著唐如霜所表現出來的,就是這兩個字。

可是現在的唐如霜,卻是很冷靜,並冇有被珠寶所迷惑了心神。

她微微搖頭,絲毫冇有猶豫的開口,說道:“不好意思,馬少,我說了我不能接受您的好意,而且我是有未婚夫的,我就更不能接受任何其他男人的東西了。”

坐在唐如霜旁邊的秦胤,一直在冷眼旁觀。

他其實也是想看看,唐如霜會怎麼處理眼前的這件事。

不得不說,他聽到了唐如霜的話,他感動了,是真的被感動了。

因為他清楚的知道,不管如何,現在的唐如霜也是在維護他秦胤的麵子。

無論她承認也好,不承認也好,反正在這個場合裡,她一直都是在維護秦胤。

另外的一點,秦胤也看的出來,唐如霜的確是夠冷靜,是個不會被貪念控製的女人。

正因為如此,此刻的秦胤更加堅定了自己的信念,一定要好好珍惜眼前的這個女人。

“咳咳,那個啥啊!”

淡淡的開口,秦胤這個時候一張嘴,就好像是土老帽一般、

“我說馬少,你這也太小氣了吧?說真的,我真覺得,你一點都冇有誠信。你看看,你的這個什麼破火神之心,簡直就是個垃圾嘛!開什麼國際玩笑,這樣的東西,就想要追我未婚妻,你也太……嘖嘖!簡直太侮辱人了吧?”

這番話,秦胤說出來,就好像是在告訴所有人,眼前的馬少跟自己比,他就是個叫花子,是個乞丐一般。

聽了他的話,在場的人一開始先是靜默,隨後便爆發出了鬨堂大笑來。

“我草,笑死我了,麻痹的!你特麼就是個窮**.絲,一個臭保安,竟然敢在這裡說大話,說火神之心是垃圾,你特麼的長冇長腦袋,六千萬的東西,不是六千塊,你麻痹的敢說垃圾。就你那樣的,六千塊的東西,估計都是寶貝了吧?”

“馬勒戈壁的,你特麼說這種話,我都想過去揍你兩拳,你麻痹的腦子裡麵是不是都是屎?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身份,竟敢在這種場合說大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