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的會所?”

對於榕城的資訊,玫瑰可是相當熟悉了。

有秦胤在這裡,她有的時候需要負責給秦胤傳遞訊息,所以無論什麼地方,她都需要熟悉,需要能夠記憶下來。

所以這個時候,她不禁有點驚訝。

“是的,就是馬家的會所。”

秦胤的眸子中,閃爍著冷厲的殺機。

“今天晚上,榕城的馬家會從這個城市除名,再也不複存在。”

他的聲音冰冷,冷得好像是三九天的冰天雪地一般。

…………

“來,喝一杯。”

這個時候的馬凱正跟丁傑坐在會所的包廂裡,他們兩個的身邊有十幾個濃妝豔抹的陪酒女孩兒、

他們兩個正在享受,一邊喝酒,一邊摸摸索索,那種齊人之福的感覺,已經充斥滿了他們的心胸。

“我說馬少,你說今天晚上會弄來的那個尤.物,大美女在什麼地方,什麼時候弄來啊?哥兒幾個可是現在都忍不住了。”

馬凱的狐朋狗黨中,一個身材不高的傢夥,這個時候撇著嘴,喝了一口酒,笑嘻嘻的對馬凱說道。

“可不是嗎?我說馬少,上次的那個高中生,其實真的很爽,我都冇玩夠呢!她就自殺了,真是太可惜了,如果能再玩幾次,那才叫刺激,才叫爽呢。”

一個微胖的男人,一臉猥瑣的說著。

“可不是?麻痹的,真是好.嫩啊!皮膚真的好滑,好.嫩,好像能捏出來水一樣,說真的,要是能一直玩,就那麼玩上一兩個月,還是比較不錯的。”

“就是,那慘叫的聲音,真是刺激,真是太爽了,尤其是往她身上弄東西的時候……”

一個變態的傢夥,這個時候開始描述當時的場景,說的口沫橫飛。

另外一邊的丁傑,這個時候卻是開始眯縫著眼睛,喝了一口酒,然後開始捧臭腳,賤兮兮的說道:“各位各位,你們可是不知道,這一次馬少弄來的這個女人,那可是絕色,真的是絕色哦!”

“她可是被榕城商界稱之為第一女神,女神啊!那可是真的非常漂亮,如果能好好的玩上幾天,讓她乖乖的聽我們的吩咐,讓她怎麼樣就怎麼樣,讓她好好伺候我們,玩上這種極品,那可是此生無憾啊!”

說起來,對於唐如霜跟秦胤的恨意,丁傑早已深埋心底。

那種恨意,讓他成為了馬凱最忠實的一條狗。

再說了,他混跡在這些二代的身邊,還能夠撈不少的好處,他自然是樂此不疲了。

他現在說出來這番話來,頓時那些惡少們,一個個的眼睛裡麵都泛起了光芒來。

要知道,唐如霜的豔名在榕城市,那可是幾乎無人不知的。

“麻痹的,草,老子可是惦記她好久了,可惜就是冇有機會,這小妞特麼的冷的很。”

“嗬嗬,彆管那個女人多麼的冷,多麼的傲,隻要是本少想要的女人,那就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說到這裡,他yin邪的笑了笑,說道:“隻要她上過了我的床,那以後就下不去了,哈哈哈……”

他笑的無比yin邪,甚至他現在都能夠想象到,唐如霜被自己壓在身下的那種掙紮與自己的舒爽場景了。

說完,他仰頭,惡狠狠的喝乾了杯子裡麵的紅酒。

然後另外的一隻手,在旁邊一個陪酒女的重要部位狠狠揉捏了兩下,弄的那女人嬌喘連連。

隻是,他酒杯剛剛放下,包廂的門卻是被人從外麵敲響了。

他的手上揉捏著,可是心裡卻是在幻想,自己要如何的折磨,虐.待唐如霜,對方最後好像是狗一樣,求自己跟她上床,然後……

他正幻想到關鍵的時候,敲門聲響起,這令他無比的惱怒。

“誰,特麼的這個時候敲門。”

聽到屋子裡麵馬凱的聲音,外麵的那人小心翼翼的推開了包廂的門。

“吱嘎”一聲,包廂的門開了,然後一個人從外麵小心翼翼的進來了。

那是一個服務生,他有點畏懼的看了一眼馬凱,然後說道:“馬少,對不起,打擾一下。”

說完,他用手指了指外麵,說道:“外麵,有個人找您。”

“麻痹的,他特麼的冇長眼睛,你特麼的也冇長眼睛?”

這個時候的馬凱,簡直心裡懊惱到了極點。

本來幻想的好好的,明明可以繼續幻想下去。

甚至可以想到一些好玩的東西,等到唐如霜來了之後,一樣樣在她的身上實現一下。

可是現在,卻是被人打斷,他大罵了起來。

“冇看到我他們的在忙嗎?滾滾滾,給我滾蛋。”

他大聲的吼叫著,揮手想要將服務員給趕走。

可是。

就在這個時候,包廂的門卻是被人從外麵用力的一腳給踹了開來。

“砰!”

房門被踹開,聲音之大,令得在場的人不禁都被嚇了一跳,酒精的麻醉竟然是在這一瞬好像都被震得醒了過來一般。

然後,人們就看到了一個人站在包廂的外麵。

那人一臉的笑意,隻不過這個笑意,卻是令人覺得打從骨子裡麵往外的冷。

“我說馬少,難道你不知道,要對女孩子溫柔一些的嗎?女孩子不是用來凶的,而是用來疼的。”

秦胤,來的人自然是秦胤。

他現在淡淡的說著,然後向著包廂裡麵走來,說道:“其實,如果馬少有什麼火氣,大可以衝著我來,不用遷怒旁人的。”

當馬凱見到站在門口的秦胤的時候,他整個人一下子就從沙發上彈跳了起來。

也難怪他會這麼驚訝,因為按照他的計劃的話,現在的秦胤應該已經是一具屍體了纔對。

“你,你你……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秦胤攤攤手,一臉的無奈,說道:“是啊!馬少一定會覺得,我現在是一具屍體了吧?嗬嗬……”

這個笑聲,聽在馬凱的耳朵裡麵,當真是刺耳之極。

“不過說真的,馬少你下次一定要記住,再找合作夥伴的時候,一定要找靠譜一點的,千萬彆找那種一點都不靠譜,辦不了事,還讓你變成現在這麼震驚的合作夥伴。”

說了這麼多,秦胤卻好像是忽然之間醒悟了過來一般,一拍自己的腦袋,說道:“哦,對了!我纔想起來,馬少是冇有以後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