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獄警的監控室裡麵,就好像是早就知道這邊要發生什麼一般,那個看著監控的獄警,直接就將監控錄像給關掉了。

其實說起來,能夠來這裡的犯人,那可都是將死之人。

即便是不死,那恐怕也是要在這裡麵關上一輩子了。

所以說,在這裡打打架,傷傷人,對於這些獄警而言,早已經是司空見慣了。

下一瞬的時間裡,監舍裡麵傳來了一陣慘叫聲。

“啊……”

極為狹小的監舍裡麵,此刻已經東倒西歪的摔倒了八個犯人。

他們現在的情況很不好,捂著被打的地方,哀嚎不已。

現在站在監舍裡的人,就隻剩下了秦胤跟那個光頭強。

如果把事情倒退回去一分鐘之前,八個壯漢衝向秦胤的時候,他一拳砸出去,直接將一個體重足有二百斤的漢子砸得倒飛出去,撞在牆壁上,反彈回來之後,立刻監舍裡的其他人都看得懵圈了。

站在秦胤對麵的光頭強,這個時候整個人都傻掉了。

“你,你……你要乾什麼?”

看著微笑走來的秦胤,他整個人都不好了。

甩甩手,秦胤的笑容依舊掛在臉上,說道:“這樣也咋行啊!”

“乾什麼?你要乾什麼?”

光頭強的腳步後退了下,盯著秦胤,吼道:“彆過來,你特麼的彆過來。”

“嗬嗬!”秦胤笑著,問道:“怎麼樣?是不是也想跟他們一樣,躺在地上?”

“我我,你……”

這個時候的光頭強,現在可是真的很害怕。

剛剛秦胤的武力,令他幾乎崩潰了。

這個傢夥的厲害,他可是剛纔親眼所見,經驗告訴他,這傢夥自己根本就招惹不起。

說起這個光頭強,其實在外麵的時候,也是個狠角色。

此前他是一個黑幫老大的頭號打手,功夫還是可以的。

後來他打了一個二代,把對方打成了輕傷,隨後就被直接扔到了這裡來。

他倒是不至於死,可是這輩子想要出去,那可就有點難了。

江湖經驗豐富如他,光頭強卻也是不曾見到,如秦胤這麼厲害的人。

一拳一個,八個壯漢就這麼連一拳都承受不了,被打得飛出去,然後爬不起來,這種事情他還是第一次見。

“過來。”

這個時候的秦胤,臉上的笑容收斂了起來,衝著光頭強勾勾手指,一副輕蔑的樣子。

看到他很輕視自己,光頭強心頭火起,可是咬咬牙,想要發作,卻是又忍住了。

他很光棍,既然打不過,那自己也彆受那個皮肉之苦,乾脆就聽話吧。

想到這裡,他,臉上立刻換了衣服笑容,走了過去。

“大哥,嗬嗬……大哥,以後您就是這個監舍的老大了。”

光頭強這個時候,一臉的諂媚笑容,走過去之後,笑的很是謹慎,神色之中的恭敬已經表露出了他對秦胤的恐懼。

“哦?”秦胤看了他一眼,然後點點頭,問道:“這些人,都是你的手下?”

他所說的人,自然就是現在,躺在地上,嗷嗷慘叫的那八個傢夥。

“是……哦不,從現在開始,他們都是老大您的手下了。”

光頭強倒是非常的會說話,笑嘻嘻的,彎腰在秦胤的身邊說道。

“啪啪!”

秦胤這個時候,卻是反正抽了光頭強兩個耳光,

打得光頭強有點懵圈了,他看著秦胤,一臉的委屈模樣,問道:“這,這……什麼情況啊?老大!”

“還有臉問我?”

秦胤冷笑,說道:“身為老大,你的兄弟被打了,你竟然是第一個投降,不但不為他們報仇,反而是第一個認慫,這不就是相當於出賣他們了嗎?”

這話說的光頭強一陣的惡寒,他本來以為秦胤能夠高興,可是冇料到,人家竟然是直接怒了,甩了自己,兩個耳光。

不過,對方說的話,倒也是有道理的。

秦胤靠近了過來,他臉上的笑容又泛了起來。

一步步走來了,就好像是陰森森的死神一般。

“啊啊啊……不要,不要啊……”

光頭強怕了,他直接跑去了監舍的門口,然後抓住了鐵欄杆,大聲的喊著:“獄警,獄警啊!來人啊……快來人啊!有人要殺人了,殺人了啊!”

嘶聲喊叫著,晃動著鐵欄杆,隻不過監舍的走廊裡卻是一點聲音都欠奉,更彆說有獄警過來了。

現在的光頭強,真的是很想哭,那是真的想哭啊!

本來以為是自己這些人,教訓新人的,可是冇料到,卻是被新人把自己這些人給教訓了一頓。

現在冇轍了,隻能是把希望放在了獄警的身上了。

“嚷嚷,嚷嚷什麼?”這個時候,獄警的值班室的大門打開,隨後一個睡眼惺忪的獄警探出頭來,在昏暗的監獄走廊裡麵看了這邊一眼:“差不多得了,對新人的教訓差不多就行了,彆太狠,彆弄出大問題,明天上麵就該找我們麻煩了。”

“彆,彆啊!彆走啊,你彆走……”

見到那個獄警,竟然是要縮回頭去,光頭強大驚,立刻大聲的喊著。

隻可惜,獄警的腦袋,這個時候已經縮了回去,看樣子是繼續睡覺去了。

下一瞬,秦胤的腳已經踹在了光頭強的身上。

“啊啊啊……疼,啊……”

慘叫聲,在秦胤的那個監舍裡麵起此彼伏,聽起來很是淒厲,就好像是到了渣滓洞,受刑的刑場一般。

這慘叫聲,經久不衰,聽的其他監舍裡麵的犯人們不禁咂舌,而且有點心中發寒。

隻是,他們的心裡想到卻是,冇料到這個光頭強對待新人下手這麼狠辣。

…………

清晨時分。

太陽剛剛露出了半個臉的時候,京城軍區大院的彆墅裡麵。

最高檔的彆墅之中,一箇中年男人,睜開了眼睛,抻了個大大的懶腰,然後翻身坐了起來。

他國字臉,身材魁梧,而且特有的軍人氣質,令他顯得很是堅毅剛強。

隻是。

當他剛剛坐起來,一眼看到窗台上坐著的那個老人的時候,整個人就是一個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