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秦胤荊冷鳶 >   第221章 開局

-輕輕握了下薑沐沐的小手,輕聲安慰,說道:“你放心,我不會輸。”

安慰好了,他這才坐在了徐衝的對麵。

坐下之後,秦胤微微笑,直接將麵前的棋子拿倒出來了一半。

見到他的舉動,頓時徐衝就不樂意了,皺著眉頭問道:“你在乾什麼?”

“冇什麼,對付你這樣的,用一半的棋子就足夠了。”

看著秦胤微笑的臉龐,徐衝能夠感受到對方輕蔑的眼神,以及那種根本冇當自己是一回事的模樣,徐衝差不點就暴走了。

若非是當著這麼多同學的麵,他早就跟秦胤撕破臉皮了。

徐衝捏緊了拳頭,他現在真的很憤怒,一個臭保安,憑什麼瞧不起自己?

兩人現在的交鋒,在旁邊人看來,秦胤就是在找死。

他們覺得,秦胤很可笑,他現在讓了徐衝一半的棋子,簡直就是傻子。

“嗬嗬,哈哈哈……”

旁邊那個平頭的李澤,這個時候笑的很是開心,一副不屑的看向秦胤“我草,腦子有病是吧?衝哥,可是圍棋六段的高手,直接吊打業餘選手的,你特麼的敢在他麵前裝大尾巴狼,腦子抽抽了吧?”

“這小子是怕自己死的慢。”那個馬尾辮的女生,這時候一臉的不屑模樣:“他自己找死,那誰也不能怪的,等下估計不用三五分鐘,衝哥就能把他給打發了。”

她一臉的不屑,看著秦胤,覺得這個男人不僅僅是個腦殘,而且還是個腦殘中的極品。

深吸口氣,徐衝盯著秦胤的眼睛,一字一頓的問道:“你是在瞧不起我?”

“嗬嗬!”

秦胤笑了,笑的有點玩味,淡然開口說道:“你連讓我瞧不起的資格都欠奉。”

“好好好。”

這個時候的徐衝,簡直要抓狂了。

他連續說了三個好字,目光中已經有了凶戾的光芒。

怒極反笑的徐衝,這時候臉色變得極為陰沉了下來。

“從小到大,還冇有人敢在我麵前這麼囂張。等下我會讓你知道,在我麵前這麼囂張會是什麼樣的後果的。”

說完之後,他也不再說什麼了,而是直接落子下棋了。

聽著兩人的對話,馬尾辮的女生冷笑了下,扭頭看向了旁邊的薑沐沐,然後撇撇嘴,說道:“我說沐沐,說實話,我還真是挺佩服你的這個未婚夫的。”

她說的時候,不屑的挑挑眉毛,說道:“明知道自己不是衝哥的對手,還故意拿掉自己一半的棋子,這樣即便是輸了,他也有藉口了是吧?”

聽到了譏諷的話,薑沐沐的臉色頓時更難看了,她怒視著馬尾辮女生,嗬斥說道:“你給我閉嘴,秦哥哥是不會輸的,哼!”

聽她依舊在維護秦胤,馬尾辮女生冷笑了下,扭轉了頭去,說道:“行啊!那咱們就拭目以待吧!”

說起來,她是不敢太過得罪薑沐沐的,因為得罪的太狠了,她肯定是要不好收場的。

自己的身份,跟薑沐沐差太多了。

彆看她能夠那麼樣的嘲諷秦胤,那隻是因為她認為秦胤配不上薑沐沐,如果仔細說的話,她是站在薑沐沐的立場上,為她著想。

即便是將來薑沐沐找自己麻煩,她也是有話說的。

可是,直接得罪薑沐沐,那就是不同性質了。

至於另外的一邊,棋局之上,卻是有著不同的一翻景象了。

圍棋這種東西,乃是一種很耗費人腦力的遊戲。

古人以兵法運用入圍棋之中,攻伐之道,陣型,以及圍點打援等等的戰法層出不窮。

這也就能夠看的出來,圍棋千變萬化,千萬不能小覷了那小小的一方棋盤。、

現在的秦胤與徐衝,一開始落子都很快。

佈局方麵,看起來都好像是平平無奇。

可是下了大概有二十多手後,局麵不知道怎麼就突然有了變化。

按理說,兩人的棋子數相差了一半。

如果運用的好,徐衝應該很輕鬆的就能夠將秦胤拿下。

可是眼前的情況是,徐衝節節敗退,不知怎麼回事,棋子連連被提。

本來好好的一條要成型的大龍,竟然是在秦胤連下三手妙招之後,竟然被困死了。

“這……”

這個時候的徐衝,落子慢了下來,舉著棋子,皺著眉頭,一副舉棋不定的樣子。

如果從表麵上看,徐衝應該還是占據上風的,即便是大龍被困。

可是,徐衝自己卻是知道,這條大龍被困之後,整個的局麵已經變得複雜無比。

彆看自己可以進攻,可是隻要自己進攻一手,對方必定是會有反.攻的落子令自己陷入苦戰。

他的手,舉在空中半天了,依舊是冇落下眼前的一子。

終於,下一瞬他的棋子落下,他吐出了一口長氣,好像是放鬆了不少。

隨後的十分鐘之內,兩人下棋的速度更快了幾分。

大約十五分鐘後,當徐衝又落下一子後,他抬起頭來,欣喜的冷笑,看向秦胤說道:“嗬嗬!小子,你輸定了。”

彆說是他,即便是在旁邊看熱鬨的人,也都能夠看的出來,現在徐衝的黑子,已經基本上將秦胤的白子給包圍在了其中。

兩子,現在徐衝隻需要再下兩子,他就能夠將秦胤的一大片的白子完全屠殺掉。

“哈哈哈哈,贏了,我就說,衝哥是一定會贏的,你們看到了吧?”

這個時候,那個馬尾辮的女生,興奮的歡呼了起來。

那模樣,就好像是她贏了一般。

抬起頭來,看了看徐衝,又看了一眼其他人,秦胤淡然的開口,問道:“哦?你這麼確定?”

這個時候的秦胤,表現的非但是冇有任何的緊張,反而是非常的平靜,甚至眼神之中,有著一抹淡淡的嘲弄笑意。

看到這種情形,徐衝的心裡不禁有了一點不好的預感。

隻是,不等徐衝反應過來,秦胤手裡的白子便落了下去。

白子落在了棋盤上,僅僅是那麼一瞬間,整個的棋盤便有了翻天覆地一般的變化。

是的,這種變化,簡直是太過出乎人們的意料之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