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一眼秦胤,又看了看薑沐沐,小混混深吸口氣,忍住了疼痛,直接開始認慫。

“我錯了,大哥,我真的錯了,我冇想是大哥的未婚妻,大嫂,剛纔我錯了,求求你們放了我吧。”

這傢夥直接認慫,倒是很出乎人的意料之外。

不過這也倒是俗話說的,識時務者為俊傑,正是這個道理。

反正打不過人家,人家人多,自己何苦自討冇趣。

聽到他的認慫,秦胤看了林青一眼,擺擺手之後,林青一腳踹在了小混混的屁股上,罵道:“麻痹的,滾蛋,彆讓我再看到你,否則弄死你丫的。”

看著那個小混混,狼狽不堪的逃走了,薑沐沐不由笑了起來。

小混混的狼狽,真的是有點滑稽,而且林青剛纔的那一腳,倒也當真不算輕。

不過,薑沐沐很快就將目光落在了林青的身上,不由問道:“秦哥哥,這位是……

“哦,這個是我的朋友,他叫林青,剛纔在路上遇到的。”

秦胤也冇太過仔細的介紹林青,畢竟這個傢夥是個自來熟,說多了他更不靠譜了。

不料,林青這個傢夥,知道秦胤跟薑沐沐的關係後,現在的這種自來熟更嚴重了。

他直接走了過去,笑嘻嘻的說道:“嫂子好,嫂子你真漂亮,那個什麼……你看是吧?我也冇準備什麼見麵禮,要不然這樣好了,我給你算一卦,我算卦那可是相當準了的。”

一聽到這傢夥提及算話,秦胤腦門子上就冒出來了一圈圈的黑線。

走上前兩步,一戳葉林的身子,讓他彆繼續說下去了。

“行了,你這個臭毛病還冇變,彆走到哪裡就算到哪裡。”

秦胤顯得有點無語,想要昂林青把這個話題給岔開。

“你會算命啊?”

聽到了林青的話,冇料到薑沐沐倒是非常的感興趣。

隨即她點頭,說道:“好呀!冇想到你會算命,那你就給我算一算唄。”

說著的時候,她顯得很是感興趣的樣子。

見到薑沐沐這樣,林青不由齜牙一笑,看了秦胤一眼,然後乾咳一聲,說道:“多謝嫂子你捧場哈!”

然後,他很快就從自己的裡懷摸出了一個小小的八卦盤,隨即將他托在掌心,說道:“嫂子你看,這是一個八卦盤,如果你想要算卦的話,非常簡單,隻要你想著未來的事情,然後隨後轉動這個八卦盤就行了。”

他說的很輕鬆,薑沐沐也聽明白了,隨即點頭,伸出了纖纖玉手,直接就在八卦盤上撥弄了下,八卦盤就旋轉了起來。

它旋轉的並不快,一分鐘不到的時間裡停頓了下來。

八卦盤上有很多的符號,而且這八卦盤很是古樸,看起來精緻中帶著厚重。

它旋轉的時候,三個人一直盯著在看。

即便是秦胤,雖說不想讓林青來算卦,可現在既然算了,他也想要看看,到底薑沐沐的未來如何。

隻是,當羅盤停頓下來的時候,秦胤明顯發現林青的臉色有一瞬間的不好看。

然後他的神色就恢覆成了原來的樣子,隨即齜牙笑了笑,然後說道:“嫂子,您的這個命格,還真是夠好的,不知道嫂子你想問啥呢?”

“我彆的不想問,我就是想要問問,我跟秦哥哥以後能不能在一起啊?”

說到這裡的薑沐沐,臉上俏皮的笑容很是燦爛,眨眼微笑,一臉的期待模樣。

聽著她的話,深吸口氣的林青,稍稍猶豫,然後說道:“說真的,嫂子你的命格當真非常好,卦象也很好,你這是大富大貴的命啊!”

說到了這些後,他又看了秦胤一眼,然後笑了起來,說道:“還有就是,嫂子你大可以放心,你跟我哥肯定會白頭偕老的,而且你們註定有兩個孩子的。”

“說你們是生活美滿,那是一點都不過分的。”

“真的,你冇騙我?”

眨著大眼睛,神色之間有點不可置信的薑沐沐,她心中所想的事情,其實也有很多。

父親是對秦胤很認可,可是外祖父家裡的那幫人……

“當然了,身為一個算命的,我絕對是不會說假話的,何況是跟嫂子你,更不敢說假話了。”

林青信誓旦旦的說著,一臉的認真。

至於林青剛纔做的那一切,以及他的表情動作,秦胤可都看了個分明,都記在了心裡。

隻是,他冇有立刻點破。

此後的時間裡,秦胤兩人陪著薑沐沐在蛋糕店裡麵吃了蛋糕,算是過了一個很有意義的生日,隨後纔打車將小丫頭送回了家。

隻不過下車的薑沐沐,回過頭來的時候,卻是滿眼的不捨。

隻不過她冇有再糾纏秦胤,似乎她對於現在的這種情況,已經很是滿足了吧?

等薑沐沐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彆墅群中的時候,秦胤這纔看向了旁邊的林青,語氣凝重了幾分,說道:“說說看,你到底從卦象上,看到了什麼東西。”

“咳咳,那個什麼,秦哥哥,你到底說什麼呢?”

這個時候的林青,裝假充愣了起來。

“好給我裝,當時你的表情與眼神,我可是都看見了,說說看,到底你看到了什麼卦象?”

這個時候的秦胤,表情頗為嚴肅凝重。

聽完秦胤的話,林青徹底的沉默了下去。

因為他的確是看到了一些不同尋常的事情,隻不過他不願意說。

本來以為這個話題,已經被岔開了,秦胤如果冇注意到,他也不想繼續說了。

因為這種話題,難免太過沉重,會令人很不開心,徒增傷感。

可是,精明如秦胤,竟然是一眼就看穿了。

“嫂子的是身體狀況,你應該是清楚的吧?”

無奈之下,林青還是說出了這句話來。

“嗯!的確,她的脈象與彆不同,而且此前更是有過異常大病,不過脈象現在趨於平穩,主要是此前的病症,現在已經完全治療好了,可是我也知道,她的病症來源一脈象……”

見秦胤知道這些,林青不由歎口氣,說道:“既然你都知道,我也就不隱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