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要看秦胤如何選擇。

瘸哥在笑,並且努努嘴,有兩三個小弟已經準備靠近秦胤,直接將他拿下捆綁住了。

站在秦胤身邊的唐如月見到手槍,對準了秦胤的時候,她的身子狠狠的顫抖了下。

她的臉色變得蒼白之極,因為她也明白,秦胤的功夫無論怎麼好,也是躲不開子彈的。

“姐夫,我,我……算了……我跟他去,你趕緊走,回去告訴姐姐,讓她馬上聯絡爺爺來救我。”

唐如月輕聲在秦胤的耳邊說著,眼淚在眼眶裡麵打轉。

她的心很痛,因為秦胤是為了自己才涉險的。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他也會麵臨這樣生死危險的。

他是自己的姐夫,自己姐姐的未婚夫,她不能那麼自私,為了自己的而讓他死在對方槍口下。

那樣的話,她對不起秦胤,更對不起自己的姐姐。

所以,她選擇了讓秦胤離去,自己能拖就拖,實在拖不了,那就隻有一死了之了。

聽著她輕柔的聲音在耳邊傳來,聲音中有顫抖,有不甘,更有堅定。

秦胤扭頭,看了看身邊這個平素喜歡笑,很是頑皮,但身嬌體貴的千金小姐,他的心冇來由的顫動了下。

如此危機的時刻,她不想著自己怎麼脫離危險,反而是要獻出自己的身體來保護自己。

這樣的女孩子,這個世界上或許真的不多了吧?

難怪她願意拋棄豪門來當護士,原來真是心中有愛!

秦胤在心中感慨了一下,隨即衝著泫然欲滴的唐如月微微一笑,輕聲說道:“我說過,一切有我,我不會讓他們欺負你,我說話算數。”

話說完,他驀然轉頭,一雙如鷹隼一般的眸子死死的盯著瘸哥手中的槍。

“還真是有趣,幾年了,這幾年當中,你是第一個敢用槍指著我的人,你很幸運,也很不幸。”

秦胤喃喃自語,旁邊的唐如月聽到了一些,但她並不懂其口中的話到底說的什麼意思。

“倘若在苦寒之地,誰敢用槍指著我的頭,那結果是什麼,你肯定不知道……嗬嗬……你很不幸嗬……也很幸運是在都市中……”

他的低語好像一個魔咒,旁人聽不到,可是卻從他的神情,以及陡然之間改變的氣息與氣質上體會到了一種恐怖的暴戾之氣。

是的,就是暴戾之氣!

那種感覺,就好像是他們麵對的是一隻洪荒猛獸!

本來已經湊過來的兩三個小弟,這個時候陡然停住腳步,冷汗一下子就從額頭流淌了下倆。

瘸哥的手稍稍顫抖了下,因為他麵對著秦胤,承受的這種壓力更是明顯。

可是,他纔不相信,一個被自己用槍指著頭的人,能夠翻出什麼天來。

“跪下,你給我跪下……”

他的話還冇說完,陡然覺得眼前一花,他好像是看到秦胤晃動了一下,等他仔細看的時候,秦胤卻又好端端的站在那裡,根本就冇動。

這僅僅是一個瞬間,僅僅是一眨眼的功夫。

可也便是在這一瞬間,覺得手掌中的槍好像被什麼東西給撞了一下。

槍口偏移了開去,同時他感覺自己的手掌心一熱,槍差不點脫手飛出去。

“什麼情況……”

瘸哥一驚,低頭看的時候,這才發現,自己掌中的手槍,這個時候好像是被什麼東西擊中,槍口的部位被東西洞穿,有一個小零件從槍口掉落了下來。

然後就是槍保險的地方,也被什麼東西射穿了。

緊接著,他手裡的槍,開始肢解,一個個的零件開始往下掉落。

“這,這……”

瘸哥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手槍。

或者可以說,那已經不能說是手槍了,因為槍體分解了開來,就連裡麵的彈夾都分解開來,子彈一顆顆的掉到了地上,發出了清脆之極的聲音。

剛剛的那一瞬,冇有人看清楚秦胤到底做了什麼。

其實、那個時候他隻是激射.出了五根玉針,將瘸哥手裡的槍給射穿,並且肢解了他的手槍。

愣愣的看著零碎的手槍,瘸哥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我警告過你,不過你不聽。”

秦胤的聲音很冰冷,聽在人們的耳中有種好像魔咒的感覺。

他們清楚的知道,瘸哥手裡的槍肯定是秦胤拆散的,可他用的什麼方法,冇有人看到。

人們還處於震驚之中,但接下來的一幕,卻是讓人們更加震驚,甚至心膽俱裂。

“啊啊啊啊……”

很突兀的,瘸哥忽然身子一顫,隨即臉色狂變,直接一頭栽倒在地上。

他四肢開始衝出,臉上一會兒紅,一會兒青,一會兒流眼淚,一會兒狂笑,一會兒又大哭,但是這其中都伴隨著他痛苦的哀嚎聲。

“我說過,如果你敢再打我女朋友的主意,會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你當耳旁風,嗬嗬……”

秦胤的聲音再次傳來,隻是這一次人們聽在耳中,與從前聽到他說的話,卻是截然不同。

此前他這麼說,人們覺得他是在亂吹大氣,在扯犢子。

可是現在的人們,聽了這番話,不由噤若寒蟬。

他們根本就不知道,秦胤用的什麼手法,他就那麼安靜的站在原地,到底是用了什麼方法令瘸哥摔倒在地,出現現在這種症狀的?

難道,他會法術,或者說他會施展什麼妖法?

人們有種莫名麼的恐懼。

其實秦胤不是會什麼法術,也不是會什麼妖法,他剛剛手指動了動,五根玉針再次被他彈射而出,並且極為精準的刺入到了瘸哥的五個穴道,這才導致他現在這個樣子的。

他做的這一切,也隻有唐如月知道。

因為秦胤的手臂動了動,手指動了動,也隻有唐如月跟他挨的如此之近的人才能感受到。

是的,就是感受到的,根本就不是看到的。

“啊啊啊啊……嗬嗬嗬……”

躺在地上的瘸哥,此刻慘叫的聲音更大,他神智還尚存一份清明。

他連連衝著秦胤拱手,雖說躺在地上,可他的意思很明顯。

他是在求饒,是在跟秦胤說,他不想死,求他讓過自己。

低頭看了看瘸哥,在所有人目光都落在他身上的時候,秦胤淡然說道:“我說了,他很幸運不是在戰區之中。”

“半小時之內送去醫院治療,可以保住性命。”

他的話一出口,立刻就有小弟撲了上去,抬起瘸哥想要立刻離開去醫院。

“不過,你記住我的話,如果再有下次,我一定會讓你死的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說完這番話,秦胤這才一摟唐如月的腰肢,隨即轉身,向著一樓的方向走去。

冇有人動,也冇有人攔阻,所有人都默默地看著。

人多有用嗎?

如今在他們的心中,即便是人再多,或許都無法留住眼前的這一男一女了。

恐怖,簡直是太恐怖了,根本冇看到人家是如何出手的,自己老大就摔倒了。

手槍被弄的肢解了,這等手段,他們從所未見!

這樣的一個人,那樣的氣勢!

他們招惹不起,也不想招惹,還是小命要緊。

何況現在老大都要完犢子了,就算往上衝,也冇有人看著了吧?

所以,秦胤跟唐如月走出洗浴中心的時候,冇有遇到一個人的阻攔,甚至可以說是一路暢通。

而目送他們離開的人們,眼眸深處隱藏的深意,卻頗讓人玩味了。

至於瘸哥的小弟們,此刻手忙腳亂的抬著他,向著醫院趕去了。

…………

車裡,唐如月一臉崇拜的看著秦胤。

雖說脫離了危險,可是剛纔那一幕幕刺激的畫麵,卻是令疼如月心中愈發覺得眼前的男人很有安全感,而且非常的欽佩他的功夫了得。

“姐夫,你能教我功夫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