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顯對兒子有所失望,羅國棟深吸口氣,目光深邃了起來。

“這個計策非常的毒辣且巧妙,他利用了這一次的毒藥。如果能將我順利殺死,那麼羅家必然因我的死而分崩離析,到時候羅家內訌,必然成了一盤散沙。”

“可就算是我冇死,隻要是我昏迷不醒,或者是看不穿這條計策,到時候我們羅家所有人的矛頭都會指向國梁,到了那個時候,羅家依舊是要亂,是要分崩離析的。”

重重吐出一口濁氣,羅國棟搖頭不已,他現在可是相當的後怕了。

幸虧這一次有驚無險,有秦胤的幫忙,治療好了自己,若非如此恐怕羅家就真的危險了。

聽了父親一席話的羅家寬,不由神色一變,隨即猛然醒悟了過來。

目光轉向一邊的羅國梁,很是歉意的說道:“三叔,真是對不起,可能是因為此前你對秦先生的態度,然後導致我覺得你……反正都是誤會,我不應該懷疑你的。”

瞪了羅家寬一眼,羅國梁冇好氣的說道:“你小子,腦子挺靈光的,怎麼這時候犯糊塗了?你是我看著長大的,難道你不知道的你三叔是什麼樣人嗎?我再怎麼壞,再怎麼不是人性,我能去毒害我親大哥嗎?”

叔侄兩個算是冰釋前嫌了,可是旁邊的羅國棟卻是並冇有因此放鬆警惕。

他說道:“我們內部冇有矛盾雖然好了,可是對於外界,我們還是必須要提高警惕,因為現在的情形是,我們羅家麵臨著一個極為嚴峻的考驗。”

“我們身邊的危機很多,尤其是老三,你不要把任何人都想的那麼好,如果現在有誰故意親近你們,那就一定要多加留意了。一定不能讓人給再利用了。”

聽到大哥的話,羅國梁立刻點頭,說道:“是,大哥,我知道了。”

眾多羅家人,也都紛紛點頭,他們心中也頗為後怕不已。

答應了大哥的話之後,羅國梁想了想,心裡還是有點不穩當。

畢竟那瓶酒的問題,他現在也有點懷疑,所以直接摸出了手機,撥打了出去。

他撥打給的,自然就是送給自己酒的那個朋友。

“麻痹的,接電話啊!怎麼連電話都不接了?”

對方遲遲不肯接電話,這令羅國梁很是惱火生氣。

聽到他的咆哮聲,羅國棟輕咳一聲,然後襬手說道:“算了,彆打了。既然那瓶酒是懷疑的重點,真要是酒有問題,那他現在怎麼可能會接你的電話?”

隨即他看了一眼旁邊的兒子,說道:“等下,將那瓶酒送去檢查下,看看到底有冇有問題。”

聽了大哥的話,羅國梁憤然的一把將電話砸在了對麵的牆上。

“草,麻痹的,老子竟然是被人給利用了,差不點害死我大哥,彆特麼的讓我抓到你,讓我抓到你,老子弄死你。”

現在的羅國梁是真的很憤怒,家族的強大帶給了他很多的金錢,若非有那麼的財富,他能有現在的生活與底氣嗎?

所以說,大哥是自己的衣食父母,這絕非是假的。

如果羅家倒了,他羅國梁狗屁都不是,這一點他很清楚。

“行了,彆發火了。”

羅國棟安慰了三弟一句,隨即繼續說道:“現在的局麵很複雜,所以我們不能自亂陣腳,千萬不能自己人跟自己人鬥,更不能把我們的弱點暴露給外人。”

“我們所有的羅家人,必須要是鐵板一塊。”羅國棟喘了口氣,然後繼續說道:“另外……我現在必須要在榕城,找到一個強有力的盟友共渡難關才行。”

他後麵的這句話說的,那是非常嚴肅,而且語氣堅定之極。

皺了皺眉頭,羅家寬卻是有點不解了,說道:“爸,現在的情況是,李主席,或者是史得利總督這些官方勢力,以及四大家族等等,他們都恨不得我們這些在榕城不太顯山露水的勢力能夠內耗、”

“畢竟,我們羅家的勢力可並不會比四大家族單獨的一個差上多少,隻不過我們不怎麼插手榕城的內部糾紛,所以顯得我們比較隱忍,好像是怕事一樣。可是這些勢力……”

擺擺手,打斷了兒子要繼續說下去的話,羅國棟搖頭說道:“這件事,還得從長計議,急不得,慢慢的看,不過那個針對我們的敵人,我們首先要找到他到底是誰,畢竟暗箭難防。”

…………

秦胤回到彆墅的時候,唐如霜還冇有回來。

如月卻是穿著一條小短褲,正在沙發上看電視。

瞥了一眼如月那兩條白皙,且修長的大腿,秦胤瞪了一眼這丫頭。

這個丫頭現在,可是養尊處優的很啊!

大小姐派頭,現在越來越足了,起碼秦胤剛來的時候,做飯的時候她還能假裝過來伸伸手,幫幫忙。

現在可是好了,當真就是飯來張口,衣來伸手了。

不用說彆的,現在的她,除了上班之外,下班回家就是看電視,玩遊戲,要麼就是睡覺了。

至於吃飯的時候,大小姐連飯都懶得盛,飯碗都得秦胤把飯盛好了,端給她,人家大小姐才肯往嘴裡吃。

冇好氣的看著唐如月這丫頭,秦胤不禁招呼了一聲,說道:“喂,行了,彆看電視了,過來幫忙我做飯,你這麼懶,以後連做飯都不會,看你怎麼嫁得出去。”

“切,彆扯,有你做飯,還有我什麼事情?我纔不去。”

說完之後,唐如月乾脆就躺下看電視了,她現在追劇可是追到關鍵時刻,根本不會理睬秦胤的話。

看著她這副模樣,秦胤不禁皺了皺鼻子,然後直接往廚房裡麵走,然後口中說道:“行啊!你可以不幫忙,不過今天晚上的飯就冇你的份兒。”

“什麼?你敢不帶我的份兒?”

聽說晚飯冇有自己的份兒,頓時唐如月這丫頭就不乾了,直接從沙發上跳了起來,打算找秦胤理論一下。

隻是。

不等她跑去廚房找秦胤,旁邊桌子上的座機就響了起來。

愣了一下之後的唐如月,還是跑過去,抓起了聽筒,喂:“你好,哪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