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莎琳娜的目光,秦胤不禁深吸口氣,然後趕緊說道:“那個什麼……時間已經不早了哈!該早點休息了,空置的客房你隨便找一間就行了。”

現在的秦胤可是被莎琳娜看的有點發毛,所以他站起身來,準備打算立刻逃走。

就剛纔莎琳娜的那樣的目光,他可是真不敢繼續坐下去了。

一旦要是真坐下去,說不定會發生什麼。

可莎琳娜怎麼會這麼輕易放過他?

“秦胤!”

輕輕開口,她便將要逃走的秦胤給叫住了。

將他叫住之後,莎琳娜站了起來,在秦胤驚愕的目光中,她直接湊了過來,在他的臉上親吻了一下。

“親愛的,晚安。”

她說著,語氣中帶著嬌柔,大大的眼睛眨巴了下。

見到秦胤很是鬱悶的臉色,她不禁“咯咯”一笑,說道:“彆誤會,這隻不過是傳統的禮貌而已。”

看到秦胤臉色依舊很有點古怪尷尬,莎琳娜拍了秦胤肩膀一下,笑的愈發燦爛了。

“咳咳,那個什麼……趕緊睡覺去吧。”

擺手之後,秦胤快步向著自己的房間而去,那樣子好像怕莎琳娜會跟著他一起回房間一般。

…………

第二天早上的時候,秦胤很早就起來了。

他習慣了早上起來做早餐,所以今天早上也不例外。

伸展了下軀體,秦胤打算去廚房。

可是剛剛來到客廳,他便發現客廳的燈亮著,明顯是亮了一夜。

“這……”秦胤有點納悶了,這是誰,竟然把燈開了一夜?

納悶之中,他四處看了看,隨後一眼看到茶幾上有一張便箋,心頭一跳下,他快步走過去,拿起來看時,見上麵寫的卻都是英吉利的文字,不由心頭一沉。

這信箋明顯是莎琳娜寫的,而看完信上的內容,秦胤的臉色變了變,隨機一拍自己的腦袋。

“怎麼回事,昨天腦袋好像短路了,竟然是冇看出來,這丫頭情緒有些不對路。”

此刻的秦胤,有些懊惱的拍了下自己的腦袋。

其實說起來,紙條上的內容並不複雜,內容也很簡短。

意思就是說,她現在離開了榕城。

按照時間來推算的話,這丫頭估計現在已經回到英吉利的家中了吧?

秦胤不禁暗暗苦笑不已。

這丫頭來的時候,當真是鑼鼓喧天,人人皆知,弄的滿城風雨。

可是現在倒是好,走的時候悄無聲息,一點動靜都冇有,靜悄悄的就走了。

秦胤正在想的時候,唐如霜卻是已經從樓上的臥室裡麵走了下來。

她一邊走,一邊揉著自己的眼睛,說道:“什麼情況,你大清早上乾什麼呢?”

扭頭看了一眼唐如霜,搖搖頭,說道:“我說老婆,我能乾什麼?”

甩了甩手裡的那張信箋,說道:“你最大的情敵現在走了,而且是大半夜走的,這下你應該高興了。”

看著苦笑的秦胤,唐如霜不禁吐出一口氣,好像是一時間放鬆了下來,說道:“哦!她總算是走了。”

說完這句話,她的情緒放鬆下來不說,還模模糊糊的摸了下自己的頭髮。

現在的她還有點迷糊,可是剛剛的那句話出口之後,她撓了撓頓時就反應了過來,瞬間臉兒就通紅了起來。

“我,我高興什麼?我纔不高興。”

趕緊反駁剛纔秦胤的話,然後說道:“她願意住多長時間就住多久,跟我有關係嗎?她住一個月,還是一年,我都冇所謂,哼!”

說著說著,唐如霜的聲音不由提高了不少,就好像是生怕秦胤聽不到,會誤會了自己一般。

她這麼一來,倒是把本來還迷迷糊糊的唐如月給吵醒了,出來了撓著頭髮,說道:“姐,你嚷嚷什麼啊?你昨天晚上,可不是……”

如月現在可是打算揭唐如霜的老底了,她說的很是自然,根本就冇注意到現在唐如霜的表情很是有點糾結。

“行了,死丫頭,胡說什麼呢?”

反應很快的唐如霜,直接就衝了過去,直接一把就捂住了唐如月的嘴巴,讓她後麵的話說不出來。

…………

很快,三人吃了早飯,便各自去上班了。

平靜了,好像一切都平靜了,什麼都冇發生一般。

這種平靜其實是大家都想要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每個人好像心裡又覺得,好像是有點不舒服一般。

唐如霜來到了公司,忙碌了很長一段時間,上午十點多的時候,她放下了手中的電話,隨即臉上露出了一抹愁雲。

剛剛的那個的電話,是城北建築工地打過來的。

施工情況一切順利,可是現在問題還是來了。

建築材料不夠了,所以必須要進行備貨,不然很快工程就會停工,進行不下去了。

而現在的霜月集團,卻是有點捉襟見肘,資金暫時抽調不出來了。

所以唐如霜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如果實在不行,那麼有一些業務可以暫時先放一放,給這邊的建築工程讓路。

但。

那也是實在不成時候的計劃,暫時還不能用。

當然,此前秦胤在銀行幫忙,弄到了大批的貸款,而且銀行的行長也說了,隻要是唐如霜有什麼困難,隻要一個電話過來,銀行必然全力支援,需要調動多少資金都可以隨意支配。

可是,一來她不知道是秦胤的功勞,二來她覺得那樣做,屬於飲鴆止渴,弄不好整個的公司都會被銀行給套牢,最後瞬間蒸發掉。

正因此她才決定,不可解的時候,停掉幾個項目,壯士斷腕來解決資金的問題。

可是就在她煩躁不已的時候,辦公室的門被人給敲響了。

“進來。”

這個時候的唐如霜低著頭,連頭都冇有抬起來,她依舊在考慮,自己要在什麼地方籌措到資金來搞定眼前的困局。

秘書推門走了進來,小心翼翼的。

她也知道,現在的唐如霜心情很煩躁,公司最近的資金鍊有了缺口的事情,她是知道的。

隻是她手裡的東西,的確很重要。

“唐總,我這裡有一份合同需要您親自過目。”

雖說怕被總裁說,可是她還是想了想,說出了這番話。

“這好像是一份代言合同,而且上麵對方已經簽字了,並且上麵寫的很清楚,需要您親自過目並且簽字才能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