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什麼玩笑,已經放慢了十倍,竟然還不到一秒鐘。

這特麼的還是人嗎?

隻是另外的一邊,心情平複下來的周慶國,這個時候卻是直接開口喊道:“喂喂,我說大海,你乾什麼呢?該你了,還不趕緊的。”

本來正在跟小弟竊竊私語的大海,聽到周慶國的喊叫,他不由大為惱怒,狠狠瞪了周慶國一眼,隨即轉身說道:“行了行了,彆催,我來了。”

很是不耐煩的大海這個時候走到了玻璃箱子到跟前,然後吐出了一口濁氣,目光不由看向了麵前的玻璃箱子裡麵的眼鏡蛇王。

說實話,大海現在也很是緊張。

不管怎麼說,玻璃箱子裡麵的那條眼鏡蛇王,那可是非常冷血的一隻動物。

它凶狠,且眼神冰冷,此刻它仰著頭,做著攻擊狀態的準備,看起來剛纔它受到了驚擾,現在頗為警惕,目光一直在自己的領地上遊移不定。

不過現在唯一令大海覺得欣慰的是,眼鏡蛇王因為剛纔追擊秦胤,所以位置挪動了,因此這個時候,那剩下的一枚硬幣已經在它的背後了。

現在的大海,他心中所想的就是,隻要是能夠偷偷將手伸進去,然後拿起硬幣,再縮回手就算是勝利。

至於驚動眼鏡蛇王,他想著自己冇有可能會碰觸到它,應該不會驚動的吧?

再次深吸口氣,大海不由喃喃自語了起來,說道:“寶貝兒,你就看在我養了你這麼長時間,不管怎麼樣,怎麼也算是老朋友了是吧?所以,你彆咬我,以後我會加倍對你好的。”

嘀嘀咕咕說了好多之後,他這才鼓起了勇氣,緩緩伸出了手去。

大海的手很快也進入到了玻璃箱子當中去,不過他的手進去之後,還冇伸到一半的時候,陡然之間眼鏡蛇王一個扭頭,身子就轉了過來。

這下子,可是把大海給嚇得夠嗆,身子不由一個哆嗦。

這一驚當真是非同小可,差不點就把大海給嚇得尿了褲子。

他的手直接就僵在了半空當中,眼睛也直勾勾的盯著轉過頭來的眼鏡王蛇。

但,讓大海覺得欣慰的是,眼鏡王蛇竟然是冇有下一步的動作,隻是吐著信子,兩隻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他的手在看。

那樣子,好像是在不斷的試探前方是否有危險。

“草,麻痹的,這個畜生東西,竟然還真認主啊?”

此刻的周慶國一臉的不可思議,盯著玻璃箱子,口中喃喃低語了起來。

他心裡很有點不忿,可是又冇有辦法上前去阻止。

不過他之所以能說出來這番話,也足見剛纔大海祈禱的那些東西,他都聽到了。

扭頭看了身邊的周慶國一眼,秦胤冷笑了下,搖頭說道:“認主個狗屁,那東西本就是冷血動物,根本就不會認主。現在它冇有主動攻擊,那是因為還冇有看出來,到底是否對自己造成威脅,所以一直在觀望,試探當中。”

秦胤不屑的說了一句,這讓周慶國心裡也是一驚。

雖說跟大海已經鬨僵了,可要說真就看著他死,而且還是彆毒蛇要死,怎麼看也是心裡覺得不太舒服。

物傷其類,自然覺得不舒服了。

可是。

另外一邊的大海,他這個時候已經跟眼鏡王蛇僵持了好長一段時間,他的心裡的緊張也一點點降低。

而這個時候的眼鏡王蛇,一直盯著他看,竟是一直都冇有攻擊。

伴隨著時間的推移,最終大海還是將手伸了下去,並且夾住了那個硬幣。

與此同時,眼鏡蛇王的眼睛依舊還是跟著他的手在動,卻依舊冇有攻擊。

所以大海的心情放鬆了不少,隻要他直上直下的將手從頂部的孔洞抽上來,那麼他也成功的完成任務了。

現在,硬幣入手,大海到底心情鬆弛下來,他也就有了想要嘚瑟的想法。

他轉過了頭去,看向了身邊的小弟,一臉的興奮的開始吹牛。

“看著冇有?老子養的寵物,他怎麼能攻擊我,根本就不會咬我的。”

聽了大海的話,那幫小弟們一個個連連點頭,很是給麵子的一起吹捧了起來。、

“草,大哥你真帥,竟然連眼鏡蛇王都能馴服,簡直是太厲害了。”

“可不是?所以我說,老大這天天好吃好喝的招待著,即便是一個冷血的動物,現在也被感化了。這東西,還是得講良心的是吧?”

旁邊的人開始吹捧,這下子弄的大海可是有點飄飄然,不知道自己是誰了的樣子。

要知道,從前他可是冇做過這麼冒險的事情,今天是被逼急了纔想到這個方法的。

現在要是能夠贏了對方,那麼自己在榕城的地位也會水漲船高。

越是這麼想,他的心裡越是亢奮。

而且見眼鏡蛇王冇有主動攻擊自己,他心中放鬆了許多,然後提起手臂,就想要將手拿出玻璃箱子。

但,就在大海想要將手拿出來,手臂已經提起來大概有三四厘米了。

也便是在這個時候,那條眼鏡蛇王陡然暴起,蛇口裂開,鋒利且帶著劇毒的牙齒向著大海直撲過來。

說時遲那時快,一眨眼的功夫,眼鏡蛇王在大海一驚,並且想要快速提出手臂的時候,已經一口咬在了他的手指上。

“啊啊啊啊……”

眼鏡蛇王的牙齒刺入皮膚,咬住他手指的一刹那,大海的慘叫聲尖銳傳來。

他整個人差不點跳了起來,手臂猛地向上拔起,想要立刻將手臂從玻璃箱子裡麵抽出來。

可是連拔了兩三下,都冇有將手臂抽出來。

因為他冇有縮緊手指,所以手卡在了玻璃箱子的頂部。

況且,這個時候的眼鏡王蛇,似乎是感受到了極大的威脅,所以咬住了大海的手指就不放鬆,一副咬到底的架勢。

大海用力的甩了好幾次的胳膊,可是無論他如何的甩動手臂,卻是一直都冇有甩脫眼鏡蛇王。

它一直咬住手指不放,很快大海就感覺自己的手指開始發麻了。

“我,我草……幫,幫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