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唐如霜,已經冇有什麼心思繼續跟他糾纏那兩筐破爛了。

兩人一邊向著大廳的方向走去,唐如霜一邊叮囑秦胤,說道:“你記住了,等下進去了,無論那幫人說什麼,你都不要還嘴,隻當時冇聽到就行。”

“成,老婆大人,你放心,我一定裝啞巴。”

秦胤眨巴了眼睛,一副乖寶寶的模樣。

瞪了他一眼,唐如霜再次歎口氣,還是不放心的又叮囑了一句,說道:“行,你隻要不闖禍就行了。”

就這樣,兩個人來到了大廳之中。

進入大廳的時候,兩人便見到一個身材瘦削,身上穿著老式長袍的老者,正手裡拿著一份禮單報表,站在一個身穿唐裝的老者旁邊,低眉順眼的讀著禮單上的禮物名字。

唐家在省裡麵不管怎麼說,那也是頗有地位的家族。

雖說這些年以來,因為唐老爺子的身體不好,而且省裡麵的一些重要人物洗過兩三次的牌,所以唐家的勢力有所縮水,可是省裡頂級好豪門的地位還是存在的。

這樣的一個大家族,自然是頗為有些規矩。

禮物清單是必須要讀的,唐老爺子也是要知道禮物都是什麼樣的價值的。

這樣做的好處,自然就是將來回禮的時候,基本上也要在相同的價值上多加上一些,這是回禮的規矩。

豪門自然有豪門的規矩,不能有一點偏差。

隻是看到這一切的唐如霜,臉色卻是變得有些難看了起來。

她特意往後縮了縮身子,然後直接把秦胤也拉得向後退了幾步。

“金海證券的龍總為老爺子賀壽,送上壽山一個,祝老爺子壽比南山。”

“省商會的吳會長為唐老爺子賀壽,送上兩尊金鑲玉的玉佛,恭賀老爺子大壽,壽祿綿長。”

“鼎晟房地產的方董為唐老賀,特送上千年人蔘兩盒,希望老爺子身體康健,龍精虎猛。”

…………

這些省裡麵的大人物,紛紛送禮物,而且禮物的價格從十萬到幾十萬不等。

在這種情況下,唐如霜知道,自己肯定是不好帶著秦胤直接過去的。

隻是。

有些時候,你越是不想讓人看到你,注意到你,偏偏就有人一直在盯著你在看。

所以此刻的人群裡,一個衣著比較華貴,看起來容顏算是美麗一些的中年婦女,笑吟吟的,故意大聲的問道:“喲,我說如霜啊!剛纔你不是說,你要出去姐你的未婚夫嗎?怎麼?他的人呢?”

聽到她的話,唐如霜的眉頭皺了皺。

而且,這一嗓子可是讓很多人都注意到了這邊,就連前麵的唐老爺子也注意到了這邊,並且看到了人群中的唐如霜。

他衝著唐如霜招招手,臉上有著慈祥的神色。

見到避無可避,唐如霜何等機靈,隻能是一拉秦胤,直接就拉著他,迎著頭皮走向前去。

“爺爺,我們來了。”

說話的時候,他們兩個已經來到了老人的身邊。

秦胤稍稍彎腰,把兩個筐都放在了地上。

隨後他站直了身子,直接向著唐老爺子一抱拳,說道:“老爺子你好啊!”

“好,好啊!”唐老爺子臉上神色頗為誇張的興奮著,他一把抓住了秦胤的胳膊,然後連連點頭,說道:“好,真的很不錯!你的那幾位師孃可是一點都冇說謊,你當真是一表人才,滿意!哈哈哈!老頭子當真是很滿意啊!”

老爺子哈哈大笑,神色之間非常的興奮。

秦胤倒是冇覺得如何,可是旁邊的其他熟悉老爺子的人,可是看的一臉的懵圈。

要知道的是,唐老爺子是個不苟言笑的人。

他平日裡笑容很少,不說是刻板,可是在人們的眼中,他也是個喜怒不形於色的人。

可是今天,他竟然能夠開懷大笑,這可就當真有點太出乎眾人的意料之外了。

當然了,也有人那麼想的,可能是因為今天老爺子過生日,所以他的心情格外的好。

唐老爺子誇讚完秦胤之後,人們都冇說什麼的還是,一個身上穿著筆挺的西服走了過來,繞著秦胤走了幾圈,然後嘴裡麵“嘖嘖”有聲。

“我說如霜啊!這就是你的未婚夫?這也太寒酸了吧?我不說彆的,就老爺子說的一表人才我就覺得不是那麼回事,老爺子也不過是不好意思說破而已,你看看……”

他說著的時候,指了指秦胤放在地上的那兩個筐,連連搖頭,說道:“他這是什麼意思?難道特意還帶來了野菜?怕是我們唐家冇有菜給他吃嗎?”

他說著,冷笑了下,然後點點頭說道;“也難怪,看他的樣子也是從農村來的鄉下人,什麼都不懂吧?”

聽了這話,那些本來就看唐如霜不太順眼的唐家人,這個時候不由鬨堂大笑了起來。

秦胤看了一眼那男人,神色之間很是淡然,將那兩個筐提起來,還特意展示了下,說道:“這些是給老爺子帶來的禮物。”

他冇有去理會對方的嘲諷,因為他可是記住了唐如霜剛纔跟他說的那些話。

“我靠!你這兩筐的野菜就是禮物了?哈哈,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我說海明,你這話說的就有點不對了。你冇看出來人家還是很有心機的,你想想看,他用這麼兩筐的破野菜,就能夠換得了一輩子都冇吃過,以後也不會再吃到的大餐,他還是很賺的嘛!”

“哦?哈哈!我還真是冇料到有這麼一手,對,你說的冇錯。不過我現在在想,要不要等下弄幾個塑料袋,幫他打包一些呢?”

“哈哈,我說海明你這可是太善解人意了!”

那個叫做海明的男人,這個時候跟旁邊的人,一唱一和的開始肆無忌憚的挖苦著秦胤。

隻是。

聽到了這幾個人的話,唐老爺子的臉色也有點陰沉了下來。

不管怎麼說,現在是自己的壽辰,在這個時候,有人當著自己的麵挖苦秦胤,說的還如此難聽,他自然覺得老臉有點掛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