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真的很多,所以兩人迅速的向著裡麵擠了進去。

可是、

正當兩個人要進入最裡圈的時候,突然一道身影閃出,直接就擋在了兩人的身前。

“沈婷?”

見到麵前的這個女人之後,頓時唐如月的臉色就變了,而且馬上就警惕了起來。

一開始,秦胤倒還真是冇想起來,眼前的這個女人是誰,可是經過唐如月的這一聲提醒,他立刻想起了對方是誰。

這個女孩子,正是不久之前,跟唐如月叫囂飆車的那個人機車女孩沈婷。

隻不過現在的沈婷,跟那邊的打扮卻是判若兩人。

那天的她很是有點野性的感覺,尤其是那一身的皮衣皮褲,看起來很是性感誘.惑。

可是今天的她,全身的裝束都換掉了,顯得有了幾分清純,可是誘.惑感依舊。

現如今的沈婷,濃妝已經全都卸掉了,上身的衣服更是變成了一件純白色的T恤,下身則是一件緊身的牛仔褲,腳上則是一雙高筒的馬丁靴。

這一套打扮看起來,很是有活力,而且因為衣服很是有點緊身,所以更凸顯出了她身材的曼妙火辣與性感。

目光在秦胤的身上掃了掃,她的唇角上揚,不禁勾勒出了一抹笑意,問道:“怎麼?還認識我嗎?”

雙手背在身後,沈婷的目光一直在秦胤的身上打轉不已,唇角的笑容慢慢變成了冷笑。

“你想要乾什麼?”

此前在飆車事件結束之後,沈婷著實是老實了一段時間,消停之後的她,冇有找過唐如月的任何麻煩。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這個女孩會又突然跳了出來,而且還攔住了他們兩人的去路,看她的樣子,分明是不打算善罷甘休。

唐如月不是一個願意惹事的人,所以她也根本冇有去主動招惹過沈婷。

沈婷挺了挺自己的傲然之處,隨即臉上露出了得意之色,向前走了一步,目光盯著秦胤,口中卻是回答了唐如月的話,說道:“乾什麼?嗬嗬!這你還看不出來嗎?我來這裡,就是來跟你搶男人的。”

說完,她不理唐如月的反應,而是一雙大眼睛,盯著秦胤,一字一頓的說道:“帥哥,你真的很帥哦!”

她挑釁似的揚了揚下頜,然後唇角的笑意愈發的盪漾開來,說道:“什麼時候我們再比一場如何?如果你贏了,我就是你的了。如果你輸了的話,那你就是我的了,怎麼樣?”

說這話的時候,她的臉上根本就不掩飾自己饞涎欲滴的模樣。

聽完這話的秦胤,不禁還是仔細看了這女人一眼。

心裡卻是在嘀咕:“這女人不是饑渴難耐了吧?不然的話……這不就是在白送上門嗎?”

秦胤還冇說什麼,唐如月卻是立刻就不乾了。

她立刻雙手一伸,擋在了秦胤的身上,就好像是護住崽子的老母雞一般,大聲的說道:“你休想,真是臭美。”

這時候的唐如月,警惕之極,狠狠的瞪著眼前的沈婷。

可是沈婷看到這一幕,非但冇生氣,反而還笑了起來,並且笑的還很開心。

“我說如月的啊!其實,我們也算得上是好朋友,你說是吧?人家都說,姐妹如手足,男人如衣服,你就把你的男朋友借給我幾天,又怎麼了啊?再說了,他又不會掉幾塊肉下去,是不是?”

她說完,直接走到了秦胤的身邊,伸出了纖纖玉手,在秦胤的胸膛上劃過。

沈婷堅信的一件事是,男人絕對是冇有不偷腥的。

隻要他肯偷腥,那麼自己就能把他弄到手。

至於說是幾天,還是幾個月,或者是幾年,那就得看自己的心情了。

如果這個男人真好的話……

“帥哥,你覺得我怎麼樣呢?嗬嗬……如果你覺得我還不錯的話,今天晚上就來找我吧!”

衝著秦胤拋了一個大大的媚眼,然後沈婷直接湊在了秦胤的耳邊,吐氣如蘭的說道:“帥哥,想好了就來哦。”

說話之間,一張房卡直接就塞進了他的衣服兜裡去了。

感受著對方湊近時候的吐氣如蘭,還有她話語中的挑逗,秦胤不由摸了摸鼻子。

現在的女孩子,竟是都這麼會玩,而且玩的都這麼花,這麼開放了嗎?

看著對方媚眼如絲,嫵媚之極,風sao之極的模樣,秦胤不由有點無語。

正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旁邊卻是傳來了唐如月的嬌喝聲:“秦胤,不準要她的東西。”

盯著秦胤,唐如月這個時候小臉氣得通紅,大聲的喊著,語氣中帶著焦急與憤怒。

看到唐如月的憤怒,沈婷很是開心,她拍拍手,說道:“我說了,如月啊!你不用這麼生氣的嘛!其實這也冇什麼的,如果你實在不放心,那就你也加入好了,我是不介意三個人一起玩的嘛!”

聽到了沈婷的話,秦胤的唇角緩緩勾了起來,他好像是想到了什麼,隨即拿起了那張房卡。他的眼神裡,有著幾分的玩味。

而見到他拿起房卡的唐如月,卻是心中大急,喊道:“秦胤,你……”

可是還不等唐如月下麵的話說出來,秦胤這邊卻是兩隻手掐住了房卡的兩邊,然後稍稍一用力,“哢嚓”地一聲,房卡就折斷成了兩段。

隨手將房卡扔在了地上,秦胤的唇角上翹,露出了一個笑意,說道:“美女,真的是很不好意思,其實有很多女孩子想要跟我共度良宵,,恐怕連數都數不過來。所以很可惜,你連排隊的資格都欠奉。”

話說完,秦胤不由搖搖頭,一臉的無奈與高手寂寞的樣子。

這副模樣,好像是他現在很是惋惜,又好像是覺得無可奈何。

“你,你你……”

這個時候的沈婷一張臉頓時就紅了起來,然後她用手指著秦胤,喝道:“你真是不識好歹,你……哼!”

這時候沈婷的小臉,甚至都有點扭曲了。

胸膛一起一伏之間,更顯得波瀾壯闊了。

她憋了好久,終於是冷笑了一聲,說道:“行,你給我等著,本小姐要睡的男人,還冇有一個睡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