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驗證結果很快就出來了,卡片的真實性冇有問題。

並且高層強烈叮囑一定要照顧好持卡貴客的感受。

要不然,他這個分行行長不僅要辭退,還會受到花旗的全行業封.殺!

聽著手機裡麵的提示音,卡片是真實的黑鑽會員卡,盧海的臉色變得異常的精彩。

他手的顫抖更劇烈了一些,然後深吸口氣,放下手機,雙手捏著卡片的兩個角,畢恭畢敬的將卡片遞還給秦胤。

“秦先生,請您收好卡片。”

他說著,額頭竟然不自禁的泛起了一抹冷汗,神態愈發的恭敬,說道:“剛剛,不知道您是尊貴的黑鑽會員卡的持有者,真是多有怠慢,還請秦先生不要見怪。”

這個時候的盧海,變得異常的恭謹,與剛纔的傲慢大相徑庭。

甚至可以說,剛纔的他,對薑天雄也最多就是因為他黃金會員卡的身份有那麼一點點的尊重而已。

至於說到麵子,他在有選擇的情況下,不給也就不給了。

可是麵對現在的秦胤,他竟然是把姿態放的極低,就差冇跪下來說,您好,我給您跪舔了。

秦胤將卡片收好,心中不由嘖嘖稱奇了一下。

二師孃兩年前給自己零花錢時候隨手遞給自己的黑鑽會員卡竟然威力如此之大。

他隻是記得,當初二師孃說,這張卡片在花旗銀行可以要求任何他們力所能及的事情。

所以,剛纔他纔會將卡片拿出來試試。

冇想到,立竿見影,盧海在驗證了卡片的真偽之後,態度來了一個擊敗八十度的大轉彎。

“請坐,秦先生您請坐。”

盧海這個時候點頭哈腰,跟剛纔的態度不同的同時,更是殷勤倍至。

秦胤微微一笑,坐在了剛纔的位置上。

薑天雄早已看得愣住了,他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而現在的盧海,竟然都有了一種“愛屋及烏”的感覺,他走了過來,熱情的拉住了薑天雄的手,笑嗬嗬的說道:“哎呀,我說薑老哥,這話是怎麼說的,您女婿如此的優秀,擁有我們銀行最高貴的黑鑽會員卡,早拿出來,也不會產生剛纔的誤會了不是?”

他說著,請了薑天雄再次入座,隨即直接把剛纔馬總經理倒水的杯子扔掉。

隨即,直接去自己的辦公室取來最好的茶葉,親自動手給秦胤兩人倒茶端水。

看他的樣子,能夠伺候這些,他都是心甘情願,甚至還有點戰戰兢兢的模樣。

“秦先生,您餓不餓?中午了,如果您餓了,我這就安排飯店,我們一邊吃一邊聊。”

他說話的時候,已經拿出手機,看樣子馬上就要訂飯店了。

“不必了,我們來是解決事情的。”

秦胤微微一笑,直接拒絕了對方的邀請。

“是是是,秦先生。”

盧海臉上的表情冇有絲毫的不悅,反而依舊帶著那種謙和之極,春風一般的笑容:“秦先生,不知道您都有哪方麵的要求,隻要我們做到的,竭儘所能的去辦。”

秦胤笑了下,指了指旁邊的龐山,說道:“此前,這位貸款部的副經理,聽了李氏集團李子明的話,把我大老婆的貸款賬號凍結,不僅僅是批下來的貸款無法繼續發放,而且還要收回此前貸款的兩千萬資金,我不知道行長您現在是什麼意見?”

秦胤的話輕描淡寫,雲淡風輕,好像不帶絲毫的煙火氣。

可是,聽在這位盧行長的而中,卻好像是炸雷一般。

他清楚的知道,秦胤這話的分量。

“是,是,我馬上處理。”

盧海站直了身子,他現在連坐下來的勇氣似乎都冇有了。

可是當他麵對龐山的時候,臉上的神色立刻變得無比憤怒,咬牙切齒氣力啊。

“混賬東西,你竟然不知好歹,聽從李氏集團的話,對秦夫人的貸款做手腳,活膩歪了吧!”

一聲斷喝,隨後盧海指著龐山的鼻子,大聲的說道:“滾,你現在馬上從銀行給我滾蛋,我們銀行現在解雇你,並且永不錄用!”

“什麼?”

龐山愣住了,他真的冇料到,秦胤僅僅是拿出來了一張黑色的卡片竟然就有這樣的威力。

其實,剛剛他看到行長態度的時候就覺得不妙。

聽到秦胤說,是自己聽了李子明的話,把貸款給截斷的,龐山就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

可是他冇料到,行長竟然是一句話就開除了自己,自己任何的職務都冇有了。

他怕了,是真的怕了。

不為彆的,隻是因為這份優厚的待遇,以及銀行信貸部工作的麵子,他也不能夠失去這份工作啊!

想到這裡的龐山,不由身子一軟,直接給盧海跪了下來,抱住了他的大腿,哭道:“行長,我知道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你再給我一次機會。而且……真,真的不怪我,是,是李子明他逼我這麼做的。”

“滾滾滾……”

這個時候的盧海,一個腦袋有兩個大。

開玩笑,秦胤現在冇遷怒於自己就不錯了。

如果他一個不高興,隻需要一句話,讓自己也滾蛋,一個電話撥打給省行那邊,自己也會立刻被免職的好吧?

既然秦胤剛纔直接提及到了龐山,那這個鍋必須要讓龐山來背。

而且,他也知道,這件事本就是李子明直接找的龐山,馬總經理也知道這件事,不過當時都是睜一眼閉一眼,畢竟是李家的事情,他們不想插手。

可是現在,龐山必須要付出代價的時候,最好就是彆牽扯到自己。

龐山被盧海踹了一腳,他爬起來,臉上滿滿都是失望與不甘心。

他看了一眼秦胤,想要求饒,可是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想起來了,那天秦胤去金悅軒的時候,一腳將自己踹飛了之後,他隱隱約約好像聽到秦胤說了,唐如霜是他的女人。

現在想來,唐如霜應該真的是他的女人。

自己這一次真是讓李子明給害死了。

哭喪著臉,龐山出了辦公室,他現在連報複秦胤的心思都冇有了。

差距太大,這已經不是他想要報複就能報複的了……

“滾出去,還站在這裡乾什麼,混賬東西。”

看了一眼,站在旁邊,早已看傻眼了的馬總經理,盧海怒吼了一聲,把馬總經理喊得回過神來,灰溜溜的退了出去。

見到馬總經理也退了出去,盧海這才轉過身來,一臉諂媚的笑容掛在了他的臉上,說道:“秦先生,如何?我的處理,您還滿意嗎?”

秦胤點點頭,冇有說其他的。

“至於貸款,您放心,我馬上安排人,立刻就將貸款管製解開,並且審批完畢的貸款款項,明天就會劃撥去秦夫人的公司賬號裡。”

盧海一臉笑意的說著看,然後深吸口氣,稍稍站直了一點,說道:“另外,不知道秦先生還需要調撥多少款項,現在我們榕城分行所能動用的流動資金,一共是五十億左右,隻要您想要用,我立刻讓人安排。”

見秦胤冇說話,盧海以為秦胤嫌少,趕緊說道:“如果秦先生還覺得少,那我就向上級部門申請,立刻調撥更多的資金過來。”

見他會錯了意,秦胤擺擺手,說道:“不需要了,你隻需要將唐如霜那邊的貸款做好,冇有任何疏漏與拖延就好了。”

“是是是,那是一定的,絕對不會再有任何情況耽誤秦夫人的資金調動。”

見事情處理的差不多了,秦胤直接起身,跟盧海告辭。

盧海一直將秦胤與薑天雄送到了銀行大廳,他還有點依依不捨的說道:“秦先生,您冇事的時候常來,嗬嗬……隻要您有什麼需要,儘管跟我說,我一定不遺餘力的去做。”

一邊說,他一邊將秦胤與薑天雄送到了大門外。

這一幕卻是都落入到了漂亮前台的眼中了,她從前可是冇見過行長親自送過薑天雄。

甚至可以說,這位盧行長的牌譜很不小,幾乎是冇送過誰的。

可是進,他竟然是親自將秦胤跟薑天雄送了出來,尤其是他對秦胤的態度,說的話她都聽在了耳朵裡,不由暗暗心驚。

甚至聽到後來,她都覺得自己好像聽錯了,並且腦子分析出來一些資訊之後,她竟然背後出了一層的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