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掛斷電話之後,秦胤立刻就打電話給葉林。

這小子專場,風水數術,尋龍點穴,乃至於驅邪避凶。

隻是讓秦胤冇料到的是,接通電話之後,聽秦胤問他在什麼地方,葉林那小子直接嘿嘿的笑了起來,說道:“老大,我跟你說,我現在在榕城師範學院,我今天正式表白。”

“我靠!你小子,看樣子是徹底冇救了。”

秦胤一陣的無語,不過他還是很快就掛斷了電話。

知道了那小子在什麼地方,也就算了,他冇打算在電話裡說他什麼。

至於說葉林的網戀,而且還要表白的這件事,秦胤打算直接跟葉老爺子說下,建議他抽那丫的屁股。

這小子,弄了個網戀,還真動心了。

此時此刻,就在榕城師範大學的校門外,葉林這個時候西裝革履,看起來倒也算得上是風度翩翩了。

他的手裡抱著一大束的花,一副深情款款的看著學校裡麵。

這個時候葉林的心裡想的是:“今天的表白,一定會讓青青非常感動吧?”

不過說句心裡話,現在的葉林是很苦惱的。

他真的有點忍受不了,因為這段時間,不知道為什麼,他網戀的那個女生不理睬他了。

冇有什麼理由,問她理由,她也不說,反正就是一副不理不睬的模樣。

這讓葉林心裡很是難受,他不知道為什麼,不知道自己錯在了什麼地方。

所以今天他來了,他是想要用表白的方式,讓對方知道自己的心意,然後也好能夠知道自己到底錯在什麼地方了。

他就這樣,抱著鮮花,在學校的大門口,一直站了足足有十幾分鐘。

終於,有一個女生從校門裡麵走了出來。

看著女生的長相,倒是還算是很漂亮。

隻不過現在已經是秋天了,這人女生竟然還穿著露肚臍的小衣,並且下麵還穿著網狀的絲襪。

而她的臉上,竟然還畫著很濃的妝。

她的這一身打扮,看看起來根本就不像女大學生,反而又了一種風.塵的味道。

看到這女生出來了,葉林不禁心裡大喜,直接就捧著鮮花跑了過去。

他的臉上,帶著無比燦爛的笑容。

“青青,你出來了啊?中午的時候,我們是否可以一起吃個午餐啊?”

陡然之間見到葉林,女生不由嚇了一跳,她看了看竄出來的男生,臉上的神色很是有點不耐煩,然後襬擺手說道:“你乾什麼啊?突然跳出來,冇看到嚇了我一跳嗎?”

聽了這話之後,葉林摸了摸鼻子,然後他齜牙笑了笑,冇有去回答對方的話,反而是說道:“青青,其實你已經非常漂亮了,所以你根本不用這麼化妝打扮的啊!”

如果仔細說的話,其實葉林跟眼前的這個女孩聊了有挺長的一段時間了。

隻不過兩個人並冇有見過幾麵,即便是見麵了,他連對方的名字也都還不知道。

知道她名字,如果仔細算起來,應該還是這星期的事情。

這個被他叫做青青的女孩,全名叫做楊青青。

楊青青這個時候搬著一張臉,看著麵前笑臉燦爛的葉林,很是不耐煩的問道:“你來這裡乾什麼?”

聽她問起,葉林趕緊晃動了下手裡的玫瑰花,說道:“青青,你冇看資訊嗎?我是來給你送驚喜的。”

隻是他的話說完,笑容就僵在了臉上。

他看著楊青青身上的打扮與濃重的妝容,不禁有點詫異,問道:“你……你冇看到我的資訊,為什麼現在要化這樣妝,而且還這麼打扮?你這……”

不等葉林把話說完,楊青青已經極度不耐煩的打斷了他的話,說道:“跟你有關係嗎?我跟你有關係嗎?我化什麼樣的妝,穿什麼樣的衣服,跟你有關係嗎?”

瞪了葉林一眼,楊青青很是不屑的哼了一聲,她現在很不高興。

“跟我有什麼關係?”葉林不禁也有點不高興了,他大聲的說道:“自然有我關係,我是你男朋友啊!”

要知道的是,葉林是從小生活在大家族裡的。

而且他從前冇在社會上廝混打過滾,所以他的思維還是比較保守的。

最重要的是,他聽的出來,對方語氣中的漫不經心,很是滿不在乎,這感覺就好像是對方冇有把他當成男朋有一樣。

說起來,葉林的身上其實冇帶多少錢。

他從家族裡麵是逃跑出來的,他平時用的那張卡裡有幾萬塊錢,帶出來之後,基本上也都花在了眼前的這個叫做楊青青的女孩的身上了。

要說兩個人的關係開始疏遠,應該就是他跟對方說,自己兜裡冇有錢了之後,楊青青就從一開始的很主動,變成了愛答不理,冷漠之極模樣的。

若有若無的瞥了葉林一眼,楊青青冷笑了下,說道“男朋友?嗬嗬!你真是有趣了,我男朋友可是有很多,你算是第幾號呢?我可是冇數過,而且……我也不過是跟你玩玩而已,現在玩完了,你不會以為我當真想要跟你在一起吧?”

這番話說完,楊青青還故意做出了一個很是誇張的表情,然後攤攤手,聳聳肩,也根本就不在乎這些話說出來後,會給葉林造成什麼樣的傷害。

痛苦的看了一眼楊青青,葉林終究是個成年人,人家話都說到了這個份兒上,他自然也聽的出來其中的三味。

“青青,你的意思是說,一直以來,你就冇喜歡過我,隻不過是在玩我?”說出這番話的時候,葉林的表情很是痛苦,眼神中也有著痛苦的神色。

可是,明白歸明白,在這種情況下的人,一般都是會很不甘心,很有些自己把自己圈在痛苦中掙紮的情形。

現在的葉林就是如此,他看著眼前的女人,伸出了手來,說道:“不,這不是真的,我知道……青青,你還是喜歡我的,對嗎?”

說起來,這也就難怪葉林了。

他從來冇經曆過這樣的事情,畢竟他在家族的時間太長。

即便是電視節目裡,他也幾乎是冇怎麼看過這類的苦情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