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放心,保證你滿意。”

他說的恭敬,隻不過想了想,他有補充說道:“另外一點,還有就是……曲大哥,玩可是玩,但是千萬彆弄出來人命,要是一個兩個還好說,可要是多了,就麻煩了。”

他說的時候,有點無奈的搖搖頭。

跟曲海峰認識,時間可是不短了。

所以他深知對方的一些嗜好,一旦弄不好,可是要出大亂子的。

尤其是現在這敏感的時候,一旦出問題了,對於自己,或者是曲海峰都是麻煩。

“草!女人就是特麼的矯情,老子這邊的興致剛剛提升起來,她那邊就死了,而且還是死的不能再死的那種,麻痹的,真是無聊。”

說話間,曲海峰哼了一聲,表現的很是狂野。

他捏了捏拳頭,說道:“老子的神功就要大成,所以現在必須要找一些美女來陪老子練功,而且越是漂亮的女人,對我的功夫進境越是有效。”

說起來,在他的眼睛裡麵,普通人的性命,在他的眼睛裡,也不過是螻蟻,根本就不值一提。

甚至不客氣的說,在他的心裡,普通人在他的眼睛裡麵,就跟尋常的動物一樣。

看了一眼馬海濤,他咧嘴,大咧咧的說道:“你放心好了,敢動我的乾兒子,那個傢夥不想活了,到時候我一定就會把那個傢夥抓來,讓你們父子隨意處置。”

聽著他的話,看著他的架勢,馬海濤的額頭上的冷汗一下子就出來了。

這人雖然厲害,可是惹麻煩也絕對是第一的。

若是真死了好多人,那他馬海濤即便是再如何厲害,也是壓不下去的。

所以他直接說道:“曲大哥,練功可以,可是……咱們能不能儘量不要弄出人命來呢?”

他心中很有點擔心,怕真把事情搞大了,自己恐怕這一次真的要完蛋了。

“嗬嗬!你儘管給我找美女,越是漂亮的,對我的練功越是有益處。隻要那些女人聽話,老子就會手下留情,肯定不會弄死她們的。”

點點頭,看他的樣子,真的好像是聽進去了馬海濤的話了。

抹了一把自己額頭上的冷汗,馬海濤還是有點不放心。

可是,旁邊的曲海峰卻是已經不想繼續糾纏這個話題了,說道:“行了,時間還早,走,帶我去醫院,看看我乾兒子去。”

話說完,他已經起身,向著彆墅外麵走去。

“是,我這就帶曲大哥去醫院看小凱。”

說完之後,馬海濤直接跟在了曲海峰的身後,屁顛屁顛的,就好像是對方的小跟班一般。

他心裡清楚的知道,自己隻要是抱住了這根大腿,無論是報仇,還是將來了馬家的未來,應該都是冇問題的。

隻要是能夠討好這個曲海峰,自己付出多大的代價那都是值得的。

…………

醫院病房裡。

見到馬凱之後,曲海峰簡單的跟他打了個招呼,敘舊都冇敘,直接檢視他的傷勢。

這一檢視,他的眉頭不禁皺了起來。

沉著臉,曲海峰想了想,說道:“雙腿是被內力直接給震斷的,而且是經脈儘數都被震斷,甚至經脈連續接都無法續接,這人真是夠狠的。”

挑了挑眉頭,對於下手的人,他給出了很高的評價。

說白點,能夠施展這一手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是普通的武者。

見到曲海峰的神色,馬海濤不由也歎口氣,說道:“曲大哥,你說的這些我們都不明白,可是我知道,那小子的確是有點功夫的,所以你也得小心在意一些纔好。”

眯縫起了眼睛,曲海峰點點頭,他指著馬凱的雙腿,說道:“那人用的是純粹的內力,他用內力直接震碎了小凱雙腿的所有經脈,而且是寸寸斷裂,所以根本冇有辦法續接。”

他的眉頭皺的很深,繼續說道:“這種手法,現在的我也隻是勉強能夠做到,這個出手的人,功夫當真不弱,看起來事情有點棘手!”

陰沉著臉,曲海峰在屋子裡麵來回踱步,臉色變幻不點,隨即忽然問道:“那個出手的人,年紀有多大?”

說話的時候,他轉頭,盯著馬凱看去。

他想要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人,竟然內力如此的精純。

“乾爹,那個傢夥,他的年紀跟我差不多,而且看樣子比我應該還小點。”

馬凱這個時候,聲嘶力竭的喊道:“報仇,乾爹,你一定要給我報仇啊!這口氣,您一定要給我出來哈!你要是不給我做主,我就真的找不到人了。”

“二十歲左右?”

聽了馬凱的話,頓時曲海峰的臉色就變得異常的陰沉了起來。

他皺著眉頭,想了又想,看他的神色頗為的有些為難了。

見到他的模樣,馬海濤不禁心裡“咯噔”了一聲,說道:“曲大哥,小凱是你的乾兒子,我們可是一家人,他的這件事,您可是不能撒手不管啊!”

看著露出猶豫神色的曲海峰,馬海濤的臉色也頗為難看。

不過他老謀深算,立刻就想到了辦法,立刻就用曲海峰跟馬凱之間的關係,對他進行激將了起來。

“曲大哥,您想想看,小凱是你的乾兒子,如果他現在出了問題,你要是袖手旁觀不管,這要是傳去了江湖上,得有多少人笑話您老哥啊?”

請將不如激將,這永遠都是好用的法子。

來回踱步中的曲海峰陡然站住了腳步,看向馬海濤,冷笑了下,說道:“馬海濤,你不用激將法,這件事我同樣是要管到底的。”

他的眼神閃爍,其中有凶戾之芒閃爍,說道:“不過,這件事的確是很棘手,所以……必須要從長計議。”

對於他說的這個答案,馬海濤自然是非常不滿意。

他想了想,隨手從兜裡拿出了一張照片,然後走到了曲海峰的跟前,將照片遞了過去,說道:“曲大哥,你看看這個女人夠漂亮嗎?”

照片上的人嗎,赫然是唐如霜。

看到唐如霜的一瞬間,曲海峰的眼睛直接就直了,他深吸口氣,直接說道:“好,這女人簡直就是極品,如果得到她,何愁我的神功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