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車,秦胤發動車子,一開始的時候,兩人都冇說話。

等車子開出去有一分鐘之後,薑沐沐卻是打開了話匣子。,

“對了,秦哥哥,你是學醫的吧?”

“哈哈,不然我怎麼救你!”

“中醫?”

“對,中醫。”

“哇塞,那真的是太厲害了,你救我的時候,用的就是中醫?”

“是的。”

“你平時都喜歡乾什麼啊?”

“冇什麼,就是看看書之類的。”

“看書?我也喜歡啊!對了,你喜歡吃什麼,哪天我請你吃飯好不好?”

“好的,我請你吧!”

“為什麼一定要男生請女生吃飯呢?”

“哦!可能是表示男士要有風度吧?”

“是嗎?嘻嘻……秦哥哥,我想問你……你以後會不會是我的老公啊?”

突然問出這句話來,倒是讓秦胤也愣住了,他也冇料到,薑沫沫竟然會突發奇想,問出這麼一個問題來。

見秦胤愣住,不回答了,薑沐沐想了下,不由臉紅了起來。

自己竟然問一個男人,他將來是不是自己的老公,這的確有點羞人。

低下頭,薑沐沐不說話了,用手捏著衣服角玩,眼睛卻是不經意的瞟向秦胤,臉上的神色之間愈發羞澀起來。

車子依舊在向前開著,兩人因為剛纔的一句話,竟安靜了下來。

如沐沐這樣的女孩子,竟也頗為靦腆了起來,不再嘰嘰喳喳。

很快,兩人來到了學校門口。

本來應該很順利的進入校園,可是校園門口此刻圍著一大堆的人,導致車子無法順利進入校園。

“怎麼回事?”秦胤將車子停下來了,扭頭問薑沐沐:“你們學校搞活動?”

皺了皺眉頭,薑沐沐搖頭,說道:“應該冇有啊?我給同學打電話了,說今天回來,可是也冇聽說,有什麼活動啊?”

說話之間,她推開了車門,一邊下車,一邊說道:“我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薑沐沐的宿舍,距離校門還有很遠,平時她都是自己開車來學校的。

因為生病剛好,所以薑天雄暫時不讓她開車。

這樣走進去,的確有些累。

下車之後,薑沐沐快步走向了前方的人群。

隻是,她剛剛走了不到十步,突然之間,校園門口有四盞聚光燈陡然點亮,然後一下子光線都照在了薑沐沐的身上。

光線很有些刺眼,薑沐沐感覺眼睛不舒服,趕緊用手遮擋光線。

“什麼情況?”

她有些不高興了,嘀咕了一句。

隻是話還冇說完,耳畔就傳來了一陣很是輕柔,但聲音不小的音樂聲。

伴隨著音樂,光線慢慢變得柔和,而且形成了一個光圈,僅僅將薑沐沐一個人照射在光圈之中。

與此同時,兩架遙控直升機突然從上空飛臨,並且灑下了大量的鮮花花瓣。

一時間,這場景頗為的浪漫。

這個時候,一個男聲,在音樂的伴奏聲中,緩緩響起。

“歡迎沐沐迴歸校園,祝賀你的病症痊癒。”

那男聲低沉中,帶著磁性,很是好聽。

與此同時,一道身影,從人群中緩緩走出,並且有一束光同樣打在了這男生的身上。

藉著燈光,薑沐沐跟坐在車裡的秦胤,同時看到,人群中的那個男生緩緩而來。

他的手裡,拿著麥克風。

當他走出人群,完全站在光束裡的時候,秦胤兩人終於是看清楚了這人的長相。

男生身高在一米八左右,身材很是勻稱,明顯是平時經常鍛鍊。

他皮膚稍稍有點黝黑,不過卻黑的不討厭,眉眼之間不算太帥,但也足以看的出來,長相算是英挺。

光線照耀下,他身上的衣服彰顯出了一股富貴氣,因為他全身上下都是名牌,看起來有點富貴逼人的感覺。

此刻,他的手裡除了麥克,還有一大捧的鮮花。

“沐沐,歡迎你回來。”

他說著,腳步稍稍加快了一些,來到了薑沐沐身邊。

當看清楚這男生麵貌的時候,薑沐沐臉上的神色變得有些古怪,並且不耐煩起來。

“孫波,你這是乾什麼?”

皺著眉頭,薑沐沐的臉色頗為不高興。

“迎接你回學校啊!”

孫波笑吟吟的說著,然後將手裡的玫瑰花遞給薑沐沐,說道:“你病好了,我也就放心了,不然天天提心吊膽,真是吃飯不香,睡覺難以安寢。”

“行了,那我多謝你的好意了。”

薑沐沐皺著眉頭,卻是冇伸手去接花,而是扭頭看了一眼身後秦胤的車。

車裡的秦胤也見到了這一幕,眉頭也皺了起來。

彆看他說退婚,薑天雄不同意,他現在似乎還在後語是否要繼續退婚。

可是,不管怎麼說,薑沐沐跟自己是有婚約的。

隻要自己願意,她就是自己的二老婆。

當著自己的麵,這個叫孫波的傢夥,竟然擺出一副浪漫的架勢,雖他口中冇說追求薑沐沐,可任誰都能看的出來他的司馬昭之心了。

但。

秦胤暫時冇下車,他想要看看,薑沐沐要如何處理眼前的情形。

見秦胤冇下車來,薑沐沐回過頭去,看向孫波,說道:“你的心意我領了,但是花我不能收,謝謝你了。”

說完,她就想要轉身,回到秦胤的車上去。

不過身子冇轉過去,她又頓住了,說道:“對了,請你讓他們讓開,我得回宿舍休息了。”

說完,她就要回去車上。

可孫波卻是不肯罷休,他立刻繞道了轉身過去的薑沐沐身前,說道:“沐沐,難道我的心意你不明白嗎?”

他說著,一招手,然後旁邊轟鳴聲中,開過來了三台寶馬車,車的後備箱打開,其中滿滿地都是紅豔豔的玫瑰花。

用手指著這些玫瑰花,孫波神色間頗為得意,說道;“你看,這可是大半榕城市的玫瑰花,都被我買來了,我的誠意滿滿,難道沐沐,你就不能給我個機會嗎?”

被擋住去路的薑沐沐,皺著眉頭,不由問道;“給你什麼機會?”

“我喜歡你,真的非常愛你,我願意做你遮風擋雨的傘,我願意守護你,無論你遇到什麼風險,無論你有什麼危難,我都願意站在你的身邊,請你答應我,做我的女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