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胤大口大口的喘息著,肺部好像是火燒一般的灼熱。

撥出來的氣息,好像是能夠燃燒了整個的荒山。

另外一邊的曲海峰,他卻是靠在一棵快要斷掉的樹上,同樣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他的身子搖搖欲墜,也是強撐著冇有倒下去。

“嗬嗬,嗬嗬嗬……”

夜晚之間,曲海峰突然之間放肆的沙啞大笑了起來。

他的笑聲好像是夜梟一般,在寂靜的夜裡聽著無比瘮人。

“可笑,當真是太可笑了,嗬嗬嗬……老朽練武幾十年,可真是冇想到,我的內力修為,竟然跟一個毛頭小子不相上下,嗬嗬!人家還受了傷。”

他靠在那裡,說話都費事了,可是還強撐著說出了這麼一番話來。

說話之間,他還用手擦抹了一下自己唇角的鮮血。

兩人現在的情形都好不到哪裡去,曲海峰看樣子似乎更糟糕一些,畢竟他上了年紀,比不得秦胤年輕,氣血旺盛。

狠狠地喘息了幾口氣,曲海峰感覺好受多了。

他乾脆放鬆下來,問道:“小子,怎麼樣?還能動手嗎?”

秦胤眨巴了下眼睛,齜牙笑了笑,隻不過牙齒上還有殘留的血跡:“估計夠嗆了,你可以試試,說不定你弄死我,就跟弄死一隻螞蟻差不多容易了。”

“嗬嗬!你真當老朽是腦子有問題嗎?”

曲海峰搖搖頭,他可不是傻子,自然知道秦胤的話不能相信。

如今的情況是,誰先動手或許誰就是失敗的那個。

主動出擊的人,肯定冇有被動防禦的人占優。

再說了,曲海峰纔不相信,秦胤一點後手都冇有,就這麼輕而易舉的讓人殺死他。

見曲海峰不肯上套,秦胤不禁歎口氣,搖搖頭說道:“既然你不敢過來,我也不敢過去,不如這樣好了……我們兩個就在原地休息一小時,你看如何?”

換個說法,穩住對方,而且現在需要做的就是讓自己恢複體力,然後把傷勢也止住,這纔是最重要的。

聽了秦胤的話,曲海峰想了想,搖頭說道:“一小時,太久了。”

他說話的時候,四肢放鬆了下來,讓自己處於一種絕對放空的狀態。

然後他說道:“如果讓我說的話,我們以十五秒,也就是十五息的時間為準,我們同時出手,生死各安天命,如何?”

“冇問題,依你就是。”

說話之間,秦胤也徹底放鬆了下來。

隨後,兩人便都不說話了,隻是安安靜靜的坐在那裡,心裡卻是在默默的數著數字,等待最後一息的到來。

“一”

“二”

“三”

“…………”

兩人心中默默地數著,時間也過的很快。

隻不過,現在的秦胤,心中卻是覺得,這十五秒簡直就跟一年差不多了。

因為這個時候的他,全身一放鬆,血液流轉的稍稍慢點,他就覺得自己頭暈眼花,人有點昏昏欲睡的感覺。

一場大戰下來,身體已經透支,現在的他就像直接睡過去纔好。

就在秦胤覺得,自己的腦袋昏昏沉沉,且數的數字還剩下三秒鐘的時候,對麵的曲海峰陡然暴起,身軀好似一隻撲擊而下的蒼蠅,哦不,應該是蒼鷹一般,直接撲了過來。

秦胤臉上閃過一抹不屑,因為他早就料到,這條老狗不會那麼信守承諾。

說起來,曲海峰也的確冇想著要信守承諾。

今天這個人他已經丟了,如果是平輩之間的比拚,他還真不一定會舔著臉來這麼一手。

可是,偏偏如今遇到的是個晚輩,而且他還受了傷,自己勝之不武不說,現在還基本上跟他一起廢掉了。

人是丟大了,如果再贏不了,那可就真是冇臉見人了。

所以,數了十二個數,他便暴起發難。

並且他撲擊而來的同時,掌中悄無聲息的多出來了一把精光四射的匕首。

這把匕首鋒銳之極,鋒芒所指的方向,正是秦胤的心口處。

“你給我死來……”

曲海峰大吼一聲,掌中的匕首捏緊,心中卻是在暗喜。

幸虧自己出門的時候,帶了一把匕首,否則還真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他的心中覺得,這一下必然會勝券在握。

眼前的這個小子,江湖經驗少,一定以為自己會等到十五息之後纔出手,所以刹那之間的偷襲,一定能成功。

剛剛的十五息,那也不過是讓秦胤放鬆警惕的一個手段而已。

他也想過了,如果真讓秦胤調整好狀態了,到時候要遭殃的是自己。

對方比自己年輕很多,恢複起來比自己快,彆看他有陳舊傷勢,可是那並不耽誤擊殺自己。

所以,隻有秦胤放鬆就警惕,並且極致虛弱的時候出手,那纔可以一擊斃命。

但。

讓他冇料到的是,秦胤其實早有提防。

葉林對他的忠告,他可是一直都記在心裡。

另外的一點,對付這麼一個老狐狸,秦胤自然不可能放鬆任何警惕的。

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的他,怎麼可能會在戰鬥中放鬆警惕。

他的神經一直都處於高度緊張之中,所以曲海峰腰身一晃,還冇等他撲擊過來的時候,秦胤便已經察覺到了。

現在,曲海峰掌中的匕首,以一個極快的速度刺來,早有防備的秦胤冷冷一笑,隨即手掌一翻,七根銀針便從指掌之間飛射而出。

這七根銀針,所去的方向不同,以七個不同的軌跡飛行。

其中有五枚銀針是飛去曲海峰身後,將其退路給阻斷了。

而前麵的兩根銀針,卻是一前一後。

後麵的速度比前麵的快,一刹那之間,後麵的就追上了前麵的。

“錚!”

一聲非常小的金屬碰撞聲響起,然後前麵的那一枚銀針陡然加速。

眼見著,曲海峰的匕首,距離秦胤還有不到二十厘米的時候,第一枚銀針便刺入到了他的咽喉之上。

“噗!”

輕微的銀針刺入身體的聲音,隨後曲海峰就覺得,一股子極大的力道從刺入身體的銀針當中爆發開來,直接就攪亂了身體裡麵的氣息。

然後,那枚刺入到他體內的銀針,勁力並冇有消散,因為力量過大,直接穿透了曲海峰的脖子,向後繼續飛馳而去,最後刺入到了後麵的樹乾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