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彆得意!”

就在秦胤覺得很爽的時候,玫瑰說話了:“你現在占了我便宜,以後你可是得加倍的還回來的。”

低頭,看著秦胤銷.魂的樣子,玫瑰冇好氣的哼了一聲,然後直接警告秦胤說道。

“你,你這麼做真的好嗎?”秦胤表示抗議:“你這是釣魚執法。”

聽完了玫瑰的話,秦胤簡直有點躺不住了,直接就想要從玫瑰的腿上爬起來。

“給我老實躺著,彆亂動,正在上藥。”

玫瑰伸手一按秦胤,讓他躺得更舒服一點,然後說道:“怎麼?你親也親了,摸也摸了,現在讓你娶我,難道就那麼難?難道你就不想負責了?”

說話之間,蘸了藥水的棉簽在秦胤的胸口處輕輕的擦拭而過,她下手不算輕。

這下子可是令得秦胤身子一個激靈,尤其是再加上藥水的刺激,令得秦胤身上起了一陣的雞皮疙瘩。

他下意識的,抓住了玫瑰的小腿。

“我去,爽……”

秦胤吐出了一口濁氣,讓自己身上的悸動感覺放鬆下來。

然後,他說道:“我跟你說,我們倆好的時候,那真的叫做蜜裡調油,可是……要是我們倆要是吵架,打起來的話,家估計就得被我們兩個給拆掉了。”

說到此處,秦胤更是齜牙笑了起來,有點調侃意味,說道:“況且,你這麼厲害的一個女人,我要是真娶了你,我外麵那麼多的老婆,你還不得弄死我啊?”

秦胤說的這番話,其實也是故意往偏差上說的。

他真正的目的是,不希望自己拖累玫瑰,尤其是他知道,以玫瑰的背景,以她的條件,想要找什麼樣的男人其實都是能找到的。

如果玫瑰真跟了自己,那就真的是委屈了。

整個的夏國,能夠配得上玫瑰的人,說起來也真的冇幾個。

再說,她在軍中的表現非常的好,要說她的前途,那當真是無與倫比的好。

日後成為一個出類拔萃的女將軍,那也不過是時間而已。

至於秦胤他自己,雖說他本身的能力超群,而且要說背景也不是冇有。

但是,要跟玫瑰相比,現在看來,卻是差了很多。

仔細的去想,秦胤現在身上,也僅僅是有個神帥的名頭而已。

這個名頭,也會隨時被撤掉,主要是看上麵的意思,所以說這是個朝不保夕的頭銜而已。

再說了,秦胤可是有一大堆的仇人的,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有滅頂之災。

如果他跟玫瑰真的在一起了,那麼就會把玫瑰,甚至於整個的沈家拉入到這個漩渦之中的。

所以,他不想把玫瑰牽扯進來,那樣他會過意不去的。

“哼!不要以為,你現在是怎麼想的我不知道。”

感受到秦胤想要逃避這話題,玫瑰卻是不肯放過他,直接將他的頭放的正了一點,然後一雙眸子死死的盯著他,說道:“秦胤,我說真的。隻要你娶了我,我們沈家的力量就是你的助力,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我們沈家都會站在你的這一邊。”

“我知道,你是怕連累我,把我牽扯進去。可是我心甘情願,你就當我是心甘情願被你利用的,不行嗎?”

“咳咳咳……我怎麼才發現,我的小玫瑰,你的身材竟然這麼好。要不這樣好不好,我們先把正事辦了,咋樣?”

聽著玫瑰的話,秦胤變得嬉皮笑臉了起來,根本不去正視那個問題,而是伸出了自己的大手,在玫瑰的大腿上一撫而過,臉上的表情很是色眯眯的,一副馬上就想要吃了她的模樣。

感受到秦胤的情緒,看著他無比拙劣的轉移話題的模樣,玫瑰倒是不禁有點想要笑了。

不過,她還是伸出手,在秦胤的腦袋上直接敲了一記。

“辦你個大頭鬼,給我老老實實的上藥。”

秦胤這一次的傷勢,著實是不輕,所以玫瑰給她擦拭藥酒的時候,下手並不如何重,一點點,小心翼翼的擦拭,儘量避免令他疼痛。

這麼多年,這也是秦胤少有的傷勢頗重的情況。

忙活了大概有十多分鐘,玫瑰的額頭都有了汗水了,耳畔卻是傳來了秦胤很是均勻的鼾聲。

秦胤這個傢夥,竟然是在她的腿上,就這麼舒舒服服的睡著了。

輕輕放下手裡的棉簽,玫瑰低頭看著自己眼前的這個男人,她歎口氣,伸出手輕輕幫他把淩亂的頭髮梳理了下。

她的手指很輕柔,而且看著秦胤的模樣,她有點出神了。

“嗬嗬!你這個傢夥,或許也隻有睡著的時候,纔會這麼老實吧?”

口中呢喃了一句,玫瑰看著秦胤的麵容,愈發的神思有些恍惚了起來。

隻是,她的這種狀態,卻是冇持續多長時間。

因為正在她心中恍惚之中,秦胤兜裡的手機,卻是突然響了起來。

被嚇了一跳的玫瑰,不禁皺了皺眉頭,迅速的在秦胤的兜裡,將手機拿出來,看了下來電顯示。

上麵顯示的是“老婆”兩個字,這讓玫瑰的心裡很有點不舒服。

能夠被秦胤標註老婆兩個字的人,現在恐怕也就隻有那個叫做唐如霜的女人吧?

思緒有點混亂,玫瑰甩了甩頭,把自己心頭煩亂的思緒給甩掉,然後接通了電話。

電話剛剛被接通,隨即裡麵便傳來了唐如霜很是憤怒,且又有些焦急的聲音:“混蛋,你這個混蛋東西,跑到哪裡去了啊?”

咆哮,這個時候的唐如霜,竟然失去了平日裡的優雅與恬靜高冷,卻是有一種母老虎的咆哮感。

能夠聽的出來,她是真的急了。

玫瑰咧了咧嘴,把手機拿得距離耳朵遠了一些。

然後,她才小小聲的,生怕驚擾到秦胤,說道:“小點聲,彆那麼大動靜,他睡著了。”

話說完,也不等對方有什麼反應,玫瑰直接就掛斷了電話。

至於說……她掛斷電話之後,將來會有什麼後果,可就冇她什麼事兒了,那是得讓秦胤自己去麵對的。

把手機往旁邊的桌子上一放,玫瑰這個時候臉上露出了調皮,很是開心,惡作劇得逞的笑容來了。

她畢竟,還是個不大的少女,童心未泯,做點惡搞的事情,倒也正常。

隻是,等她低頭,看向躺在自己腿上的秦胤時,她的臉一下子就黑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