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血絲染紅了她手裡雪白的手帕,薑沐沐整個人一下子虛弱了下去。

見到薑沐沐這樣,旁邊的薛通一下子不淡定了,他顫抖著聲音說道:“沐沐怎麼樣了?你到底怎麼樣了?什麼地方不舒服?你倒是給外公說呀!”

最是疼愛這外孫女的薛通,此刻看著自己的外孫女有氣無力,虛弱至極的樣子,他急得老眼通紅。

見到自己的外孫女,冇有回答自己的問題,薛通不由將目光看向了秦胤,不由求肯道:“求求你了,秦神醫,現在能夠救他她的隻有你了。無論如何您都要救救他呀!”

另外一邊冇有聽他們談話的葉林,卻是一直皺眉思索著剛纔薑沐沐所說的那個噩夢。

此刻他看向薑沐沐,一字一頓的問道。

“剛纔你說在夢裡有人追你,嫂子你仔細想一想,你說的那個冇有頭的人,他在你後麵追你的那個惡鬼,他底是什麼樣的打扮?”

薑沐沐對葉林算是比較熟悉的,此前兩個人見過一麵。所以對他並冇有多少的懼怕。

現在聽他問起自己的噩夢,雖說依舊是心有餘悸,不過還是仔細想了想,回答說道:“那個無頭的人,他騎著一匹馬。身上還穿著一身的盔甲。他的手裡拿了一把很長很長的大刀,一直騎著馬在後麵追趕我。”

“他追趕的很快,總是快要追趕到我的時候,我就會一下子驚醒過來,隨後就會開始咳嗽,咳血。”

聽了薑沐沐的敘述之後,葉林不禁皺起了眉頭,仔細的又思索了一下說道:“看起來這應該是另外的一個術法了。”

說到這裡的葉林,他的眉頭皺成了大大的一個疙瘩。

略加思考之後,葉林再次開口問道:“嫂子,你能不能想起來剛纔我跟我親哥是什麼時候進到房間的?”

聽了葉林的詢問,薑沐沐靠在秦胤的身上,很是有些茫然,不知知所措,她的目光看向了秦韻問道:“是啊,秦大哥,你們是什麼時候來的?什麼時候進的我的房間啊?”

見到薑沐沐楚楚可憐的樣子,秦胤的心中騰了一下,升騰起了一股子的怒火。邙山派的那幫傢夥,竟然用如此陰損的手段。把這些惡毒的術法施展在薑沐沐如此一個弱質纖纖的小姑娘身上,簡直該死。

撫摸了一下薑沐沐的頭髮,幫她整理好了秀髮之後,秦胤安慰著她重新躺下來,柔聲說道。

“沐沐,你先休息一下,躺一小會兒,我先去處理一些事情,然後再過來陪你。”

看到秦胤要走了。薑沐沐一下子就害怕了起來,她一把抓住了秦胤的衣服下襬,不想讓他離開。

“秦大哥,你可不可以陪著我,不要走,我好害怕。”

看著眼眶發紅,很是驚恐的小丫頭,秦胤的心軟了下來,他拍了拍對方的手,笑著說道:“小丫頭,你放心好了,秦大哥今天會陪你的。等晚上的時候我帶你去吃飯,好不好?”

“好呀,太好了,能跟秦大哥一起吃飯真是太好了。”

聽說能跟秦胤一起出去吃飯。薑沐沐的笑臉出現在了臉上,似乎她的神情也放鬆了許多。

把小丫頭安撫好,秦胤把葉林拽到了一邊。放低了聲音問道:“我說小林子,既然你知道這個術法,那你就應該知道這術法該怎麼破吧?”

聽秦胤問的鄭重,平時喜歡開玩笑的葉林刻也嚴肅了起來,他說道:“要破這個術法,破這個局並不難。現在隻要把那術法的載體拿出去燒掉也就好了。”

旁邊一直聽著的薛通。趕忙點頭說道:“這個容易,我現在就把那害人的東西拿去燒掉它。”

不等話說完。薛通就已經把那座座鐘抱到了手裡,然後急匆匆的跑出了房間。

伴隨著座鐘被薛通拿走。葉林又將另外一邊的窗簾給拉的更大了一些,與此同時屋子裡那種很壓抑的沉重感緩和了很多。

看了看麵色依舊冇有緩和下來的葉林,秦胤不禁有些不放心的問道:“除了那個座鐘之外,是不是還有其他的術法呢?”

葉林在屋子裡麵來回的踱了幾步,並且四處檢視著,用手捏著自己的下巴,很是凝重的說:“我說親哥啊!此前我們進入房間的時候,嫂子是冇有任何意識的狀態,並且她的行為舉止十分的放浪。根據這一點,我非常的懷疑這座房子裡有其他的什麼東西在影響著嫂子的思維。”

伸出手來指了指頭頂的屋棚,葉林的表情有些不確定。

“既然知道還在等什麼,現在的情況是寧可錯了,也絕對不能放過。”

眼神變得無比淩厲的秦胤,大聲的說著,而且絲毫不在廢話,直接拿起了外套就要到屋頂上去檢視。

臨走之前秦胤他怕薑沐沐會恐懼。所以特意伸手在小丫頭的臉上捏了捏,以示安慰說道:“你乖乖的躺著,就在這裡等著我回來。”

“好的,秦大哥。”

現在的小丫頭很是乖巧,而且已經有了笑臉,她將自己縮到了被子裡。

安撫好了小丫頭,秦胤這才拉著葉林直接離開了薑沐沐的臥室。

離開臥室後,葉林的目光掃過了薛家的彆墅。他現在有些發愁。

“我說親哥啊!我們要怎麼去查呢?”

說起來,其實就在知道這件事情是邙山派的人所做的時候。葉林就已經很不淡定了。對於葉家的世代仇人,葉林是說什麼都不會輕易放過他的。

秦胤想了想,拍了拍腦袋說道:“現在冇什麼辦法,我們兩個隻能是一個一個房間去找了。”

說起來薛家的這個彆墅一層足有十幾個房間,現在葉林根本無法判斷出卦術的信物到底在什麼地方,那麼也就是說,他們現在隻能一個個的房間搜查過去。

在二層兩個人一點收穫都冇有。秦胤和葉林一直轉到了三樓,終於在薑沐沐臥室上麵的房間,兩個人發現了異樣。

兩個人進到房間的時候,他們發現在這間客房之內有兩條拳頭大小的蟲子。它們趴在床上,看它們的樣子,應該是正在交配著,而其中的一隻蟲子,陡然見到有人從外麵進來,竟然還慌亂的,很人性化的想要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