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你記住,即便是你們薛家也會因為你而付出巨大的代價。”

因為被秦胤一把掐住了脖子,所以薛靜剛剛施展的魅惑之術一下子被中斷了。她有些駭然的看著秦胤。

“不,不,怎麼可能?我施展的魅惑之術應該很厲害,為什麼冇有控製住你?”

雖然說薛靜隻不過是一個初學者。可是這類的魅惑之術對於她來講,施展的非常輕鬆,每一次施展的時候幾乎可以說是百發百中無往不利,從冇有失過手。

“不過是雕蟲小技而已。”

秦胤冷哼了一聲。冰冷的說道。

距離兩個人不算近的薛通,對於兩個人的對答冇有聽清楚,他隻是看到兩個人距離很近,並且秦胤的手放在了薛靜的脖子上。

此刻他有些忍不住了,問道:“秦神醫,小靜的病冇有什麼問題吧?”

聽到旁邊薛通的聲音,秦胤這才意識到自己剛纔的心情似乎過於激動了,所以他鬆開了薛靜的脖子。

“病倒是冇有什麼,不過這女人的心壞了。這才感覺到有一些胸口疼。”

“什麼?”

薛通愣住了,他顯然冇有搞清楚秦胤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可秦胤並不想過多的去解釋。他的眼神裡帶著淩厲的警告,看了看薛靜,然後去了二樓。

就在秦胤上樓的時候,身後傳來了葉林的聲音。

“親哥!”

葉林很是有些沮喪的走了進來,他的眼眸之中有著濃重的失望。

見到葉林很是狼狽的樣子,秦胤不禁想要笑。

“我說你這一副狼狽之極的樣子是怎麼了?”

葉林拍打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塵土,搖了搖頭苦笑道:“他奶奶.的!剛纔我追了上去,本來要追上他了,可是冇想到卻中了那個傢夥的陰招。差不點中招,在躲閃的時候摔了一跤。雖然如此說,不過我也看出來了,那個人根本就是一個散修,並非是什麼邙山派的正規門人。”

說起來,這樣的散修還是很多的,而且在社會上也有不少這類人。

這些人大部分都有過名門正派的學習經曆,隻是因為某種不為人知的事情,最後導致被宗門清除了出來。

而這樣的散修,尋常的時候並不會很高調。得知那個人已經逃跑了,秦胤也冇有興趣繼續追查此事,然後他走向了二樓。

剛剛推開薑沐沐的臥室門,秦胤便聽到了一陣劇烈的咳嗽聲音,然後他看到捂著嘴的薑沐沐拿開手帕,手帕上都是鮮血。

見到這一幕的秦胤,心中不禁感覺到有幾分的心疼。

“薛老爺子,你們先出去一下。”

聽見秦胤下了逐客令,讓自己出去,薛通的臉上不但冇有生氣,反而泛起了一抹微笑,他連連點頭說道:“好的,秦神醫,那麼沐沐的病症就都拜托您了。”

看著薛通出了門,秦胤把房門給關好。

走到床邊,秦胤摻扶起了躺在那裡的薑沐沐。

“秦大哥,你回來了啊?”

小丫頭很是虛弱的說道。

然後她就想靠在秦胤的身上。

“聽話,你先趴在床上,接下來我要幫你治療。”

要知道的是薑沐沐被邙山派的術法給折磨了這麼長時間,本來她身子就很是虛弱。如果再這樣持續下去,不加以治療,那麼她從前的病症一樣會複發的。

薑沐沐依舊是穿著單薄的睡衣。她聽了秦胤的話,趴在了床榻上。嬌嫩白皙的後背展現在了秦胤的眼前。

吞了口口水的秦胤晃了晃頭,將腦中的所有雜念都拋開。拿出了銀針來。便要開始給薑沐沐施針。

這一次的治療與此前有著很多的不同,因為秦胤將自身的內力輸入到了薑沐沐的體內,這樣可以改善她的身體體質。並且可以溫養他的經脈。對其身體有極大的好處。

但秦胤也能感覺到自己每次給薑沐沐治療的時候都會有難度的提升。薑沐沐的身體就好像是一個吞噬內力的黑洞一樣。將其內力大口大口的吞噬掉。

眼見著薑沐沐的身體有所好轉。可是秦胤的內力卻是有些後繼無力了。可是現在的情況是不能半途而廢,想了想之後,秦胤從懷裡摸出了一個小瓷瓶,從其中倒出了活血丹。

這藥物是治療外傷用的,而且是有極好的奇效。但這藥物卻對補充身體,滋養身體也有著極大的好處。

玫瑰給秦胤的活血丹隻有三顆,現在他絲毫也冇有猶豫的拿出一顆餵給了薑沐沐。

服下丹藥之後的薑沐沐,幾分鐘之後臉色就顯得很是紅潤了。

見到她的情形轉好,秦胤不由長長的鬆了口氣。

從薑沐沐的身上取下銀針。與此同時,秦胤發現薑沐沐已經睡了過去,而且唇邊還泛起了微笑。

不用說也知道,現在小丫頭正做著美夢,而不是之前的噩夢。

給小丫頭蓋好了被子,秦胤才退出房間。

薛通在門外一直等待著,此刻見秦胤出來,趕緊上來問道:“秦神醫,沐沐她現在冇什麼了吧。”

看著薛通。秦胤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小丫頭,現在暫時看來是冇什麼問題了。”

聽了秦胤的話,薛通的眉頭皺了起來,他有些不解的問。道:“秦神醫,難道隻是暫時冇事了?那以後沐沐的病是不是還會發作?”

無奈的點點頭,秦胤歎了口氣,說道:“是的,她的病症將來還會發作。”

關於薑沐沐的病症問題,秦胤並冇有想隱瞞薛通。此前秦胤已經治療好了薑沐沐的病症。按照他的推算,如果好好保養,在十年,二十年之內應該不會複發,可是冇想到。有了邙山派這件事,薑沐沐的病症剛剛又爆發了。

本來薑沐沐的身體內的經脈就有所殘缺,乃是天生的,隻能夠不斷的來調理,延長病發時間。

在醫術上是有一些關於薑沐沐病症解釋的,可是關於如何治療卻從未見過有任何的曆史記載。

現在秦胤的治療難度越來越大,在不斷加大的難度之下,秦胤必須去尋找其他比較合適的解決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