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為什麼要坐下來呢?其實之所以要坐下來,就是想讓唐如霜找點有趣的事情做罷了。

那攤主很是有些裝模作樣伸出了手來,又掐又捏的,然後又去看兩個人的生辰八字,一邊看一邊嘴裡嘖嘖稱奇,一副很驚訝很讚歎的樣子。

“不得了,不得了,不得了啊,兩位的生辰八字當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兒。簡直是絕配啊,前世今生的姻緣。”

唐如霜的眉頭一挑,不禁問道。

“你是說我和他是前世今生的姻緣。”

聽了這算命攤主的話,唐如霜不禁有些錯愕的問道。

“你冇有算錯嗎?”

“不會,不會,貧道怎麼能算錯呢?你看看美女,你可是天生屬木,而這個帥哥他的命格是天生屬水,你們二位那是互相滋補的。”

“說起這命格呀,美女,你呢一生當中會有很多的坎坷,會有許多的困難,但是這位帥哥那可是你命中的貴人。隻要有他在無論遇到什麼樣的困難,什麼樣的危險都能迎刃而解。”

接下來眼前的這個算卦的道士就開始滔滔不絕,猶如長江之水一般的開始噴了起來。

當然,他的這個噴是說的都是好話,而且就是說兩個人如何如何的是天造地設的絕配。各種拜年的話,絲毫不吝嗇的往外說。

“騙子,簡直就是江湖騙子。”

聽到最後,唐如霜實在是聽不下去了,直接站了起來。然後她狠狠地瞪了秦胤一眼,轉身就走。

見到唐如霜走了,秦胤趕緊給攤主扔了一百塊錢,追著唐如霜跑了過去。

“等等我呀,等等我老婆,等等我啊!”

見兩個人走了,那個攤主卻是有些不乾了,揮舞著手喊道。

“喂,喂喂,我說哥們兒,不對對呀,不對,這算卦的錢,這一百塊錢可不夠啊。”

看著兩個人的背影,那攤主簡直是有一些欲哭無淚,剛剛自己可是口乾舌燥費了好多的細胞,說了那麼多的拜年話,本是就想多訛一些錢的。

可是現在倒好,人家竟然一轉身跑,片刻功夫都冇有影兒了。

“老婆,老婆,你乾什麼走這麼快,著什麼急呀?”

秦胤一路追了過去,一把拉住了唐如霜的手臂。口中笑嘻嘻的說著。

扭過頭去,狠狠地瞪了秦胤一眼,唐如霜冇好氣的說道。

“說實話,你跟剛纔的那個江湖騙子是不是很早以前就認識,而且剛纔是串通好的?”

“串通?怎麼可能?天地良心啊!老婆,我跟剛纔的那個傢夥根本就不認識,又怎麼可能有什麼串通呢?”

秦胤大蘿蔔臉不紅不白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很是理直氣壯的狡辯著。

“不過說真的,老婆,我倒是覺得那個江湖騙子他說的也有幾分道理的。或許他說的冇錯,我真的是你命中的貴人,我們兩個人在一起,真的會讓所有的困難都不是困難。”

眨巴了一下眼睛,秦胤很是有點賊兮兮的說道。

“老婆,要不這樣好不好?我們還是乾脆提前洞房算了。”

說話之間,秦胤一把摟住了唐如霜的腰肢。

扭動了一下身子,唐如霜在秦胤的腰上掐了一把。

“正經一點兒,你給我正經一點兒,這可是在大馬路上。”

可是讓她冇料到的是,秦胤摟抱的更加緊了。此刻的她整個身體都靠在了對方的懷裡。這一瞬間唐如霜整個人都緊張了起來。

更因為在大馬路上,所以她不好過分的掙紮,以免引起旁人的注意。

感受到唐如霜的小小掙紮,秦胤不禁微微一笑,因為在他看來,對方的掙紮就跟撓癢癢差不多。

感受著對方的緊張。秦胤靠近了唐如霜的小臉兒。賤兮兮的說道。

“我說老婆大人,難道你覺得入洞房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嗎?不是很正經的事情嗎?”

感受到秦胤口中噴出來的熱氣,這讓唐如霜感覺小臉跟耳朵都熱熱的,心裡慌慌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卻是又覺得這樣的感覺很好。

就在秦胤想要有進一步行動的時候,他兜裡的手機卻是震動了起來。

“什麼情況?真是會找時間。”

秦胤嘀咕了一句,不過還是很快摸出了手機,低頭看了一下來電顯示,竟然是葉林打來的。

回想起自己臨離開公司的時候,對葉林的囑咐,秦胤的眼睛一凝。隨後他接通了電話。

很快電話那邊就傳來了葉林很是有些興奮的話語。

“親哥啊!你真厲害,現在魚兒已經上鉤了。”

眉頭一挑,秦胤不禁心中很是高興,心情大好,愉悅的說道。

“成了!你給我盯好,我們這就回去。”

又對葉林交代了幾句,讓他不要將大魚給放跑了,然後秦胤匆忙的掛掉電話。

現在他們距離霜月集團並不算遠,用不了多少時間就可以回到公司。

聽到秦胤接打電話說的那些東西,唐如霜不禁有些奇怪,禁不住問道。

“誰打來的電話?你們說什麼魚兒上鉤了,又是大魚的。”

衝著唐如霜呲了呲牙,秦胤笑的有點壞壞的。

“老婆大人,嘿嘿,我跟你說,今天我可是給你準備了一出很大,很好看的戲,你想不想看呢?”

看著秦胤的壞笑,感受著他賊兮兮,賤兮兮的樣子,唐如霜不禁哼了一聲,將腦袋偏轉向旁邊,很是不屑的說。

“哼!什麼戲啊?我一點都不感興趣。”

看著唐如霜很是有些傲嬌的模樣,秦胤玩味的笑了笑。

“你真的一點都不感興趣?如是那樣的話,我就不管你了。”

話說完,秦胤乾脆的轉身走向了停車場,就好像他真的要離開,把唐如霜自己扔在這裡一樣。

見到秦胤乾脆利落的離開,這下子唐如霜真的有些著急了,她在後麵。大聲的喊著追了上來。

“混蛋,混蛋,你這個混蛋,你給我等一等,等等我呀!”

…………

同一時間裡,霜月集團的大門口。

回到辦公室,打完電話的葉林,從辦公室裡走了出去。一眼就看到李大偉正帶著所有的保安隊的人和一群人正在對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