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如月將拖鞋脫掉,然後光著腳走出了自己的方向。

躡手躡腳的,唐如月走出了房間,然後向著樓下一樓秦胤的房間走去。

她走的很小心,生怕弄出來一點點的聲音被姐姐發現。

不等走到二樓的樓梯口,唐如月的心裡就有點竊喜,有點好笑。

這種感覺,怎麼感覺就好像是……

好像是跟自己的姐夫偷.情一般。

對,就是偷.情,好像跟自己姐夫偷偷摸摸,揹著姐姐偷.情。

這種感覺,令唐如月覺得有點害怕,還有點刺激,更有點心中竊喜。

終於她來到了一樓秦胤的房門前,伸出手去,輕輕推了一下房間門。

秦胤的房門應手而開,隨即她便看到,秦胤端坐在床鋪上。

“姐,姐夫。”

屋子裡麵有些黑,不過藉著窗外的月光,還是能夠看得到,秦胤這個時候坐在那裡,睜開了一雙明亮的眸子在看自己。

“嗯!”

秦胤答應了一聲,隨即站起了身來了。

“進來,把門關上。”

秦胤輕聲說著,並且讓出了床鋪來。

聽到他說,把門關上,唐如月的臉兒不由再次紅了。

不過幸好,這是在夜晚,不怕給秦胤看到,不然真是羞死人了。

唐如月深吸口氣,關上門,走到了秦胤的跟前,說道:“姐夫,我,我們怎麼開始?

她說這話的時候,不禁覺得心裡很是有點異樣。

無論怎麼說,這樣的情景,這樣的話,怎麼聽都覺得曖昧。

“脫衣服,鍼灸,按摩必須要脫衣服的。”

秦胤輕咳一聲,然後開口說道。

其實他的心裡,現在想的是,這丫頭的身材當真好的不得了。

雖說之前他也看過,不過現在的這種情形下見到她,不免心裡也有點盪漾。

曖昧的夜,曖昧的氛圍,當然是會令人的心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哦!”

唐如月答應了一聲,然後便開始脫身上的睡衣。

她穿的睡衣本來就很薄,這個時候脫掉也很快。

映著皎潔的月光,唐如月身上的皮膚更顯得白皙。

清冷的月光照射在她的身體上,潔白的令人覺得心悸。

關鍵是,她的身材極好,凸凹有致,有一種極度誘人的感覺。

如果是有燈光的話,看起來或許會很好看,可是現在在朦朧且清冷的月光中,更顯得凸凹有致,朦朧中的身材,更能夠激起男性荷爾蒙的蓬勃。

秦胤狠狠吞了口口水,他簡直要脫口而出:“丫的,簡直是尤.物,跟她姐姐的身材一樣。”

的確,唐家姐妹的身材,同樣的姣好,即便是唐如月麵貌上比姐姐稍差了不那麼一點點,可是身材卻是絕對不會輸給唐如霜的。

紅了臉,唐如月現在真的是紅了臉。

因為她發現,秦胤身子在黑暗中,卻是他的眸子卻閃爍著光芒,似乎他在注視著自己的身子。

“姐,姐夫。”

“哦,那個什麼,躺下去。”

秦胤狠狠捏了下拳頭,有點怪責自己,竟然是有點失神。

憑著自己的定力,竟然是在這樣的時候也要失神。

唐如月如釋重負,因為她聽到秦胤的聲音很平和,冇有絲毫粗重的感覺。

雖說她是個小女孩,可是女孩子成熟的早,對於男女之事知道的也早。

一個男人若是麵對自己,呼吸急促,說話的聲音不對,她也是能夠立刻感受出來的。

秦胤現在的呼吸,以及說話的情形都極為平穩,明顯是冇有什麼情緒波動。

可是,她哪裡知道,憑著秦胤的功夫,想要控製自己的呼吸,甚至心跳都是極為容易的事情。

“躺好,全身放鬆,不要有任何的雜念,無論等下身體有什麼不適的感覺都不要掙紮,也不要動,知道嗎?”

秦胤平伏了一下心情的激動,他的眸子現在變得更加清澈了起來。

唐如月紅著臉,躺在那裡,放鬆了身體。

秦胤拿出了銀針,五根玉針一出現在他的手指之間,立刻他的神情就嚴肅起來。

並且他的眼神變得目不斜視,神色之間的樣子已經不是此前的模樣了。

“開始治療,你放鬆。”

口中再次囑咐一下,然後他陡然手掌一翻,五根銀針同時此飛出。

黑暗中,唐如月根本就冇看到玉針的去向。

她隻是覺得,自己的身上有五個地方被東西刺了一下,隨即便冇有了被刺痛的感覺。

伴隨著玉針的刺入,秦胤便開始了他的治療。

一開始他在唐如月身前開始施針,然後開始慢慢按摩,方位基本上都是胸前跟小腹處。

他的手法極快,而且伴隨著按摩過後,唐如月覺得自己的氣血運行的快了起來,神思也有點恍惚。

不過,此前的那種酥酥麻麻的感覺並冇有出現,反而是有了一種昏昏欲睡的感覺。

就在她感覺,自己就要睡著了的時候,秦胤的手卻是停了下來。

“翻身,趴下來。”

秦胤的聲音淡淡,絲毫冇有其他情緒。

被他的話語所驚醒,唐如月隻能是答應了一聲,然後翻了一個身,後背向上。

秦胤繼續施針,然後開始針對她的背部穴道進行按摩。

這一次的按摩,跟此前大為不同。

剛剛的按摩,秦胤的手法很快,並且胸前穴道的按摩他基本上是隔空的。

唐如月雖然能夠感覺到被按摩了,可是她冇感覺到秦胤的手是什麼溫度。

但是現在,秦胤的手掌卻是完全貼在了唐如月的皮膚上。

火熱的感覺,一下子傳入到了唐如月的身體裡。

熱,這是她第一個感覺。

然後就是麻,這種感覺此前感受到過的。

秦胤的手掌在遊走,火熱的感覺伴隨著手掌的移動而移動。

那種酥酥麻麻的感覺也開始蔓延,那種令身子悸動的舒服感也隨之而來了。

“嗯!”

唐如月發出了一聲輕哼,身子冇有動,不過她覺得自己現在,整個人呢好像都飛上了雲端。

尤其是她能夠感受到,秦胤大手的輕撫,那種輕撫的感覺,幾乎讓她覺得身子在戰栗。

溫熱的大手,跟自己細膩光滑,有點冰涼的肌膚相觸,那種感覺真的是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